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泥石流爆发
    为了吸引人们追来,张横半路抢了个女子向楼下跑去。

    从六楼一路往下,追的人也越来越多。下面楼层的人也被惊动了,一些楼下的人想拦住张横,把这个抢女人的大色狼给拦住。

    但是,张横如今的力量已达到了凡巫中阶,身体的敏捷度和力气,却那里是这些普通人能相比。

    往往来拦他的人,被他轻轻一撞,就直接被撞了开去。

    如果不是张横手下留情,撞断根骨头都是象吃小菜一样简单。

    不过,张横的这种威猛,不但没吓住人,反倒是更引起了人们的公愤,也更多人认为他就是个疯子。

    不是吗?只有发疯的疯子才会力气大的惊人,普通人那能象他这样变态啊!

    叫嚷的人更凶,追赶的人也更多,当跑到楼下的时候,张横屁股后面都已跟了不下百人。

    张横就是希望能造成这样的结果,他一窜下楼,脚步毫不停留,就冲入了大雨中,向着大酒店外跑去。

    “追!不要让那疯子跑了!”

    后面追赶的人个个表现得大义凛然,竟然也没被大雨吓住,一个个跟着冲入了夜雨里。

    旁边的另几幢楼里的人,这个时候也被这里的动静所惊动,人们纷纷走出门来看热闹。

    见上百号人还追不上一个抢女人的疯子,顿时也都义愤填膺了,一下子又加入了追赶的队伍。

    一时间,出现了一幕非常壮观的情形。密密麻麻的人群,追着一个光着身子,抱着一位少女的男子。

    叫喊声,咒骂声,哭叫声,响彻了雨夜的山区!

    人流如潮,追着张横滚滚向大酒店外奔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背后的小山上一阵隆隆的巨响响起。仿佛是地底远古的凶兽陡然苏醒,咔喇喇的闷响震憾了每一个人的心灵。

    “啊,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惊叫声响成一片,人们一个个被震憾了。

    然而,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只听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背后的那座小山象是积木搭的一样,轰然崩塌。滚滚的泥石流携着巨石断木,奔腾而下。

    天地变色,大地震动,耳际只剩下了如轰雷般的炸响,每个人的尖叫狂吼刹那被淹没在了那天崩地裂的声响里。

    狂奔中的人们惊呆了,一个个被那股巨大的震动震得东倒西歪,几乎所有人在同一刻都成了稻草人,吧嗒一下都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张横虽然一直在向前狂奔,却时刻注意着后面的动静。但是,就算他早有心理准备,现在却也被那小山崩塌的泥石流那无可匹敌的天威所震摄。

    张横只觉背后传来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身体竟再也无法受自己控制,就这么直挺挺地摔了出去。

    隆隆声不绝于耳,崩塌的山石象万马奔腾般狂泄而下。所经之处,如摧枯拉朽一般,无论是车辆还是楼房,瞬息便被无情的吞噬,消失在视野里。

    张横的全身在颤抖,脸上的肌肉更是不由自主地抽搐着,心神完全被震摄了。

    眼前的情形,实在是太可怕,太恐怖!比那大片中世界毁灭的境头,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尤其是此刻身临其境,那暴厉的气流在身边狂旋怒卷,冲得漫天的暴雨都如同是利箭般呼啸刺耳。

    这一幕场景,实在无法用任何语言准确地描绘出来。仿佛在这一刻,真的已到了世界的末日,天地已淹没在了那摧毁一切的声势中。

    张横的心底突然有了一种无力之感:在自然灾难的天威面前,人是如此的缈小,是如此的脆弱。

    一种莫名的恐惧,悲哀,绝望……充塞了每一个人的心灵。所有人都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是几秒,又好象是一千年,当那震摄灵魂的巨响声终于慢慢平静,黑夜归于一片异样的死寂。

    “啊!泥石流!我的天啊,泥石流!”

    也不知是谁,人群中突然有人叫了起来。

    “啊!菩萨保佑,我们竟然避过了泥石流!”

    又有人回过了神来,悲喜交加,难以所以。

    顿时,场上一片闹哄哄的喧哗,大家望望已成为淹没在泥石流中,只剩下偶尔一点残橼断壁的大酒店,再看看四周一个个衣衫不整,无比狼狈的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种绝处逢生的喜悦,又有一种莫名的感慨。

    泥石流最后所到的地方,离大酒店的大门也就一两米路,离最后面人群的距离,不到四五米。

    但是,就这四五米的路程,却是一条生死线。跑出来的人,竟然都在这条生死线之外!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啊,那个人呢?那个赤膊抢女人的疯子呢?”

    人群中突然有人象是醒悟了过来:“刚才是他抢女人,才让大家追出来的,不然现在的后果不堪设想啊!”

    “是啊!是啊!如果不是他,我们现在只怕都要被埋在泥石流里了!”

    一经那人提醒,众人都想起了刚才的事,不由一个个附合着,并开始寻找起了张横。

    只是,夜色茫茫,此刻大雨仍是瓢泼,光线非常的黑暗,在这乱哄哄的场面下,要找一个人却谈何容易。

    众人在找张横,此时此刻的张横,却正趴在一堆烂泥堆里,在他的身上,还压着一个女子。

    说来也够倒霉,就在刚才泥石流爆发的刹那,张横被那股山崩形成的冲击波一推,正好掉进了一个大坑里。

    幸好当时他还记得怀里抱着个女子,所以在掉下坑的刹那,硬生生地来了个转身。

    于是,张横好死不活地成了垫底的人体软垫。

    刚才被泥石流的声势所震摄,他还感觉不到身体的异样。现在泥石流过去了,眼看跑出来的人都没有受到泥石流的伤害,他悬着的一颗心儿顿时就放了下来。

    心中一松,这下可不得了了。

    张横只觉全身如散了架似的,每一处地方都痛入骨髓。动一动都痛得龇牙咧嘴,一时还真爬不起来。

    显然刚才那一摔,摔的确实是不轻。

    而且,最要命的是:原本怀里抱着的女子,刚才只觉轻飘飘的,现在压在身上,却沉得象是块石头,竟然让张横有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

    张横心里叫苦不迭:都说女子是千金千金,果然有的时候份量真能压死人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