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两人之间的秘密
    少女光着脚,脚上没穿袜子和鞋。

    她刚才被张横抱来的时候,刚洗完澡,原本是穿了一双拖鞋。

    只是,在被张横一路抱来的过程中,那双拖鞋早已不知丢到了那儿。

    少女的脚上沾了不少的泥巴,张横下意识地用她的裙角给她擦了擦脚。

    顿时,一双玲珑温润的纤纤美足,就这么呈现在了张横的眼前。纤细而小巧的脚趾,晶莹的指甲,拿在手中,堪堪盈盈一握。

    张横的呼息不禁一滞,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欣赏一个女子的脚,想不到竟然也有这样一种让人炫目的美。

    “阿!”

    少女又是轻吟一声,一张俏脸已是红得如同要滴出血来。

    被一个大男人这样亲昵地握着脚,少女实在是感觉娇羞难忍。

    尤其是脚底传来的那种酥酥痒痒的感觉,更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嗯,看来果然是扭了脚了。”

    张横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自压抑住心中的那份燥动,很仔细地给少女检查起来。

    少女的脚踝有些红肿,显然是摔下泥坑的时候不知碰到了什么地方,扭伤了脚脖子。

    “你忍着点!”

    张横一手握住了她的脚心,一手捏住了她的小腿。

    天巫传承中有医道篇,关于人体的各个关节自然也都有描述,治疗少女的这个扭伤,张横还真不在话下。

    说话间,他的手一扭一折。

    只听一声轻微的喀嚓声传来,夹杂着少女的轻呼,她脚脖子原本的红肿已然消退了。

    “好了!”

    张横有些恋恋不舍地放下了少女的脚:“你试试看,是不是还痛?”

    “谢谢你!现在感觉好多了。”

    少女目光复杂地望了望张横,又羞涩地低下了头去。

    被张横这么一折腾,脚痛果然好多了,这让她对眼前的男子,更多了一丝敬佩。

    “对了,我叫韩冰蕾,现在在之江大学读大三,我的朋友都叫我小蕾,你呢?”

    少女目光瞟了一眼张横,这才想起要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张横。”

    张横的目光仍是有些痴迷。

    眼前这个少女,原本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但是,此刻,她的那抹娇羞,却让她的那种冰寒似是溶化开来,多了一种别样的风情,实在是让人赏心悦目。

    不过,少女的话总算让张横回过了神:“我是位阴阳风水师!”

    “啊,阴阳风水师?”韩冰蕾一阵诧异,神情也变得异样起来。

    “嗯,我学的是医卜星相。”

    张横微笑点头。

    “原来是这样。”

    少女定了定神,也报以羞涩的微笑:“你应该比我大,我就叫你一声张大哥,上次在地铁的时候,还没谢谢你给我治疗。”

    “不用客气。”

    说起地铁上的事,张横的神情有些古怪。

    微微沉吟,张横继续道:“不过,说实话,你的病有点麻烦,因为你的病并不是原生的疾病,而是受你家里风水的冲刑造成的。”

    当日在地铁的时候,张横虽然看出了韩冰蕾的病情,判断她得的是心之结的怪疾,但当时并没有说明病因。

    此刻,再次遇到她,张横却还是要提醒她一下。

    “家里风水的冲刑?”

    韩冰蕾的俏脸上露出了愕然的神色,有些难以置信地望向了张横。

    做为一名大学生,经受过现代的高等教育,张横的话确实是让韩冰蕾又惊又疑。

    “是的,我说过了,我是一名阴阳风水师。”

    张横神情肃然了起来:“所以,我可以看出你的病是受了风水冲刑。”

    “真的?”

    韩冰蕾更加的惊异了,睁大了一对美丽的大眼睛,望向张横的眼神中满是异样。

    一直以来,韩冰蕾以为当日在地铁上给自己治病的男子,应该是一位很高明的中医师。

    那知,现在竟然听他亲口承认,他是位阴阳风水师,这一事实,确实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在韩冰蕾的观念中,所谓的阴阳风水,算命看相,她一直认为是那些江湖中骗人的把戏,从来就是根本不信。

    可是,眼前的这个在地铁上治疗了自己隐疾的男子,却告诉自己,他并不是一位医师,而是阴阳风水师。

    不仅如此,他还告诉自己,她所得的病就是受了风水的影响。

    这一切,完全癫覆了她原先的许多观念,一时间,韩冰蕾还真的有些转不过弯来,呆愣在了当场。

    不过,刹那的愣怔,韩冰蕾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也陡地望向了张横,神情中现出了震惊的神色:“那是不是说,你刚才之所以说泥石流要来了,也是凭你的风水之道看出来的?”

    韩冰蕾猛然想到了今天晚上的事。

    如果不是眼前的男子,抱着她冲出了大酒店,只怕现在自己就得被突然爆发的泥石流给埋在废墟中了。

    但是,对于泥石流的突然爆发,这完全是毫无先兆。别说是大酒店方面没有任何的提示,甚至是当时所有人都不信会有泥石流发生。

    而且,当眼前的男子说要爆发泥石流的时候,人们都把他当成了疯子。

    可是,事实却证明他说的就是真的,泥石流就在他示警不久之后就爆发了。

    那么,他能预先知道泥石流的发生,是不是就是因为他是位阴阳风水师的原故呢?

    “嗯,我确实就是从小山的地理气脉上,看出了要爆发泥石流的先兆。”

    张横点点头,神情变得肃然起来:“不过,你可得为我保守秘密,我不想因为这事给自己带来麻烦。”

    “哦,我知道了。”

    韩冰蕾乖巧地点点头,望向张横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怪异起来。

    明白了眼前的男子是位阴阳风水师,而且,刚才的泥石流就是他凭着风水之道有了预警,现在的韩冰蕾,感觉眼前的男子充满了一股神秘的气息。

    再想到自己多年的隐疾,也是眼前这个男子暂时给治疗压制住了,她对张横更是充满了好奇。

    “小蕾,小蕾,你在哪里?”

    正寻思着,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叫唤声,同一时间,许多人的叫喊也传了过来:“小蕾,你在哪里?”

    “啊呀,是小娜他们在叫我啦!”

    韩冰蕾一听那声音,顿时吐了吐小舌头:“张大哥,我的朋友他们来找我啦!”

    “那你快去!”

    张横点点头,又加了一句:“千万记住了,别告诉别人,刚才是我。”

    说着,朝韩冰蕾眨了眨眼。

    “嗯,知道啦!”

    韩冰蕾也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嘻嘻。”

    “对了,你还没给我电话号码呢?”

    韩冰蕾似是想到了什么,向张横要起了联系方式。

    上回在地铁上错过了,这回她自然是不愿再错过。

    当下,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

    “以后有事,我就找你,你可不能躲着我。”

    韩冰蕾很高兴,说着,从泥坑里站起身来,向张横挥了挥手:“张大哥,那再见啦!”

    “嗯,再见了,小蕾。”

    张横微笑,望着韩冰蕾爬出泥坑,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

    对于这个在地铁上有一面之缘的少女,尤其是经历了今天的事,张横无来由的对她有了一种难以莫名的感觉。

    正心中难以喻意,这个时候,突然张横的神情陡地一震,脸色也猛地变得震惊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