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因果之力
    此时此刻,张横的身上确实是出现了异样。

    嗡!

    空间微漾,眼前陡地一黑,天空中一团浓得化不开的黑气缓缓地笼罩了下来,向张横直扑而至。

    “这是什么?”

    张横心头一震,竭力想躲闪这股笼罩下来的黑雾。

    然而,他现在仍是全身酸痛,别说是想跑出这泥坑,甚至连爬起身为都没那个力气。

    刚才被泥石流爆发时的强大冲击波冲击,确实是让他受了不轻的伤。

    嗤嗤嗤!

    刹那的愣怔,那团黑雾已覆盖在了他的身上,一阵清凉的感觉传来,黑雾竟然丝丝地从皮肤的毛细血管间渗入了进去。

    “啊,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大惊。

    但是,下一刻,他的脸上却是陡然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因果之力,这是因果之力,哥们这回是因祸得福了。”

    不错,随着那黑雾的丝丝溶入,身体的经脉皮膜骨骼,如同是受到了温泉的滋养,浑身十万八千汗毛都发出了快乐的呻吟,那种舒坦和畅快,简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不仅如此,脑海中那蜇伏的天巫图腾兽,也猛然似是苏醒了过来,陡地睁开了眼睛。

    嗡嗡嗡!

    意识中一阵嗡鸣,无数的信息流再次涌现:一饮一啄,一还一报,种其因,得其果……

    不错,涌入意识中的信息流,正是一段关于因果之力的消息。

    天地乾坤,因果报应,这个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获得和失去,付出和得到之间是存在因果关系。

    眼前出现的这团黑雾,正是因为泥石流爆发时,张横预先示警,让无数人得以生存。这却是让他得到了其中的因果。

    此时此刻,这团黑雾就是因果之力,是天地间某种神秘的力量,正在洗礼他的身体。

    果然,随着黑雾丝丝的溶入,张横体内的巫力也轰然汹涌起来,滚滚地在经脉间流转澎湃。

    咔喇喇!

    脑海一阵轰鸣,体内再次传来了如同玻璃被砸碎的异响,一种如同是火烧火燎的灼痛也刹那传遍了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和经络。

    “突破了,竟然又突破了!”

    张横的眼眸里陡然暴射出了一抹精芒,体内传来的这种声音,他实在是太熟悉了,在几天前,刚得到伏以神尺那股神秘力量的滋养,就让他刚刚经历过一次。

    只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回在浣溪渡假村,因为示警了泥石流的灾难,竟然又会有一次这样神奇的经历,得到了因果之力的滋养,让自己的修为再次来了一个突破。

    “凡巫境界后期,哥们竟然就这么突破到了凡巫境界的后期!”

    身上的灼痛渐渐平息,一股无比舒坦的感觉在身体的每一处荡漾开来,张横长长地舒了口气,心中已是惊喜若狂。

    得到因果之力的滋养,身体经历了一次洗礼,修为已从凡巫境界的中期达到了后期,原本因受泥石流冲击波而所受的伤,也在这一刻完全愈合,整个人仿佛有一股使不完的力量,让张横精神振奋。

    “天巫传承,这就是天巫传承的修练法门。”

    细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张横心中有一抹难以喻意的激动:“天巫传承,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得到因果之力,这让张横似乎摸索到了天巫传承中修练的法门,心中的震动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

    稍稍平静了一下心绪,张横再次细细感觉自己的身体,顿时喜出望外。

    身体仿佛是轻了无数倍,有一种飘然欲飞的轻盈感。而身体各处对四周的敏感程度,更是有了一个从所未有的感知。

    张横能清晰地感受到,四周刮过的夜风在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上划过的力度,甚至心念一动,自己能操控细微到指尖的一个肌肉组织的运动。

    这种感觉是无比怪异的。仿佛自己的身体已成了一台无比精密的仪器,大脑的指挥和操控,已经细微到了任一细胞的运动。

    而更让张横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吸收了那全部的黑气后,自己左右手的掌心,左右足底的脚底心,突然有了一团暖洋洋的气流汇聚在了那里。

    意念一动,那四团暖流就流转起来,整个身体仿佛是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有了使不完的劲。

    “这就是因果之力吗?”

    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心中的震动无以复加。

    掌心和足心流转的四团气流,是不同于体内巫力的力量,这相当于是说,这是给自己增添了一个外挂。

    虽然不知道它们到底有什么用,但是,至少在与人掐架的时候,有这四团气流的存在,让自己更多了一层发挥的力量。

    果然,张横下意识地一掌拍在了泥坑的地面上。

    轰!

    轻轻一掌,掌心的气流轰然爆舞,一股巨力直透而出,在泥坑底部留下了一个深达半尺的掌印。

    “好变态!”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缩,自己也被这一掌给吓了一跳。

    虽然说泥坑下面的土质比较松软,但是一掌就打出一个深达半尺的掌印,这一掌之力,绝对的恐怖。要是击在人身上,估计骨头也得粉碎。

    心中又惊又喜,张横自然也不愿呆在这烂泥坑里,连忙一骨辘从泥坑里爬了起来。

    一翻身,轻轻一跃,张横就跳出了泥坑。原本因摔下泥坑所受的伤势,早在刚才那股黑气滋润身体的时候,被化解得一干二净。

    现在的张横,只感觉身体如飞燕一样轻盈,全身上下的每一缕肌肉,每一个细胞里,都充满了力量感。

    天仍下着蒙蒙细雨,视野很模糊,但张横举目四望,却感觉眼睛里看到的事物,非常的清晰!

    经过刚才的滋润,竟然眼力也有了一种质的提高,似乎有能在暗中视物的本领。

    张横的那颗心儿更加热腾腾起来。他在人群中四处搜索,希望能找到杨文竹和小青姑娘的身形。

    刚才在泥石流爆发前,张横虽然打电话通知了两女。

    但是,因为后来电话信号受到了影响,最终中断,两女到底有没有听取自己的意见,张横心中实在是没底。

    所以,一跃出那个泥坑,张横有些迫不急待地想寻找到两人,想知道她们的状况。

    四周此刻混乱一片,许多人在叫喊着,声音噪杂之极。

    显然,刚才从大酒店里出来的人,都在寻找各自的同伴,想弄清对方如今的状况。

    张横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一时半会的,要想在这混乱的人群里,找到杨文竹和小青姑娘,还真不是容易的事。

    那么,她们还安全吗?没有被泥石流吞没吧?

    张横的心里充满了忐忑,不禁为两女担心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