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劫后余生
    净禅大师等三个和尚并没有受伤,他们也不愿去医院检查,旁边的救援人员根本不清楚刚才从泥石流里把那数十人救出来的行为,与净禅大师有关,自然更不会为难他们。

    所以,三个和尚施施然地离开了现场。

    望着净禅大师三人的背影,张横的脸上现出了沉吟之色。

    张横现在完全可以确定,泥石流中的那个金色气泡,就是净禅大师所为。因为,那团金光,与净禅大师身上散发的金光出于同源。

    不仅如此,第一次在大酒店大堂遇到净禅大师的时候,他身上的金光无比的耀眼。

    但是,经历了刚才的泥石流,净禅大师如今身上的那团金光,却是变得非常的黯淡,而且,看他的神情,也是现出了萎糜之态。

    这也就是说,在泥石流下撑起那个金色气泡,拯救了数十人,净禅大师也是消耗巨大。

    只是,以一人之力,竟然可以抗衡泥石流这种天威,仍是让张横感觉难以置信,心中的震憾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来表达。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渡假村已为大家准备了临时安置点,请大家到飘流馆休息。”

    这个时候,场中的一个大喇叭响了起来,开始招呼人们往临时安置点去休息。

    渡假村的范围很大,虽然这里的大酒店遭到了泥石流的灾难,但其他地方的设施并没有受到影响。

    而且,渡假村这边出了这样的大事,自然也早就引起了当地政府各部门的极度重视。

    此刻,县里市里的一些头头脑脑们,已连夜赶到了现场,正在竭力组织人员抢险救援。

    各种救援的物资也已源源不断地送了过来,一些工作人员正在安排原先住在大酒店里的客人,向安置点转移。

    张横稍稍迟疑了一下,便也随着人群向安置点走去。

    杨文竹和小青姑娘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也许只能到安置点那边去打听一下,看是不是有她们的行踪。

    安置点在渡假村的飘流馆,这里原本是渡假村里的另一处娱乐场所,场地非常的宽阔。

    现在,这里的一些房间已被安排成了临时的住所,空地上更是搭起了帐蓬,以便让那些受灾人员临时休息。

    安置点门口围满了人,每一个进去的客人都需要登记,以便尽快地统计出这次泥石流的灾难,到底被埋了多少人。

    许多幸存者更是挤在门口,四处张望着,叫喊着,一个个神情焦急无比。

    显然,这些人中有朋友或亲人在泥石流中失散了,却是在此处等待着消息。

    张横走到门前,不由眼睛陡地一亮:“文姐,小青姑娘,我在这里。”

    “啊,张少!”

    在门口的人群中,杨文竹和小青姑娘两女,正满脸焦急地在四处寻找。

    一听到张横的声音,两女不禁娇躯一震,脸上都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

    两女确实就是在寻找张横。

    刚才泥石流爆发的太突然,她们两人根本不知道张横的情况,生怕他被泥石流埋在了下面。

    此刻听到张横的声音,两女心中悬着的那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然而,当两女看到走过来的张横,却是不由神情一呆。

    此时此刻的张横,实在可以说是狼狈到了极点。

    他刚才掉入泥坑里,本就是全身是烂泥,象只泥猴一样。

    再加上他经历了那股因果之力的洗礼,从身体里又冒出了滑腻腻黑乎乎的脏物。

    现在的张横,简直就象是被泥石流活埋过,根本看不到他本来的面貌。

    如果说场中数百号人,谁最象是经历了泥石流的灾难,那当然是非张横莫属!

    不过,也幸好如此。场中的人才没认出这位泥猴哥就是刚才抢美女的那位疯子。否则这回张横就得立刻成为焦点人物。

    “张少,你没事吧?”

    望着张横这副狼狈的模样,杨文竹满脸的担忧,一边的小青姑娘却是有些忍俊不住的神情古怪。

    虽然两女刚才也经历了泥石流爆发前的逃亡,但是,因为有张横的及时提醒,她们比任何人都提前逃出了饭厅,两人根本没有受到多少的影响,最多也就是身上的衣服和头发被雨淋湿了,其他的还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凌乱的地方。

    所以,看到张横这副泥猴样,两人确实是又惊又奇。

    更尤其张横现在只穿了一条小内裤,背了个背包,身上没有任何其他的衣物,这个样子确实不是一个可怜可以形容。

    “我没事,文姐。”

    看到杨文竹那关切的神情,张横心中也是有些感动:“你们没什么吧?”

    “嗯,我们没事。”

    杨文竹点点头:“幸亏是你提醒了我们,不然,这次还真不知会不会被泥石流埋在里面。”

    当时张横打电话提醒两女,虽然电话打了一半就因为没有了信号而中断,但却也让两女警觉起来。

    特别是杨文竹,她见识过张横那些神乎其神的手段,更是对张横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所以,当时她虽然不知道张横凭什么就敢预言泥石流要发生,但心中已是有些信了,便立刻和小青姑娘从饭厅包厢里走了出来。

    等她们刚走到外面,泥石流就爆发了。两人抢先一步,自然是没受什么影响。

    不过,想到泥石流爆发时那恐怖的情形,两人的心中仍是心有余悸。

    “张少,没事就好,你快到里面去洗个澡,换套衣服。”

    杨文竹连忙道。

    当下,张横在门口的登记处登记了姓名,便随着工作人员,进入了飘流馆的一处房间里。

    临时安置处的人很多,原本渡假村各处的服务人员,现在也被安排在这里当志愿者,尽可能地满足每个人的需要。

    张横洗了个澡,换了套衣服,被杨文竹和小青姑娘安排在了同一间房间里休息。

    飘流馆的房间有限,所以临时居住的人只要是一起的,不管男女,都被安排在了一起,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权宜之计。

    “张少,你是怎么知道泥石流要爆发的?”

    见张横坐了下来,杨文竹和小青姑娘互望一眼,目光都凝注到了张横脸上,神情中却是露出了迫切的神色:“要是没有你提醒我们,这次我们肯定要遭。”

    杨文竹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不仅是她,小青姑娘也是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神情中有一抹难以喻意的炽烈。

    对于她们来说,张横竟然预先知道了泥石流要爆发,这实在是让她们心中充满了好奇。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