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大师有请
    “阿弥佗佛!”

    敲门的是一个小沙弥。

    小沙弥自然是与净禅大师在一起的那两个和尚中的其中之一。

    他一见到张横,脸上的神情顿时肃然起来,上前几步,向张横恭敬地双掌合什道:“施主,小僧的师父净禅大师有请!”

    “净禅大师有事找我!”

    张横一怔。

    他还真没想到,净禅大师竟然会派人找自己。

    不仅是他,旁边的杨文竹和小青姑娘也是满脸的诧异。

    杨文竹对净禅大师还是非常了解的,这位得道高僧,平时想求见一面,都是非常困难,还真没听说他会主动找人的。

    要知道,当日杨文竹为了求见净禅大师,不但向他所在的寺庙捐赠了上千万的香火钱,而且,还整整等了近一个月,这才得到净禅大师的接见。

    见面后,净禅大师也只是给了她一个提示,并没有多说其他的。

    然而,今天净禅大师竟然主动约见张横,甚至听这位小沙弥的意思,净禅大师是连张横的名字都不知道的。

    那么,这其中有什么玄机?

    一时间,杨文竹和小青姑娘互望一眼,满脸的都是惊疑,望向张横的眼神又不同了。

    “正是!”

    那位和尚仍是恭敬地合什:“如果施主现在方便,就请跟小僧前去见师父!”

    “当然方便!”

    张横微一沉吟,立刻做出了决定:“那就麻烦这位小师父了!”

    说着,张横站了起来。

    对于张横来说,见识了净禅大师把数十人从泥石流中救出来的神奇手段,他对这位大师,心中也确实是充满了好奇。

    现在,人家大师有意与自己会面,张横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当下,那位小沙弥也不再客套,就带着张横离开了房间。

    望着张横离开的背影,杨文竹和小青姑娘的神情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净禅大师怎么会请张少去?”

    杨文竹喃喃着,心中无比的震惊。

    净禅大师也住在这临时安置点,只是房间已被别人住满了,所以,被按排在一处单独的帐蓬里。

    那位小沙弥把张横带到帐蓬门口,便示意让张横自己进去,他却退到了一边。

    张横心中也满怀的疑问。

    净禅大师为什么找自己?他难道也看出自己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了吗?

    想到在大酒店第一次遇到净禅大师,以及后来净禅大师带人走出泥石流,似乎他都注意到了自己。

    这个想法更觉得可信起来。

    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绪,张横拉开了帐蓬的门。

    帐蓬很小,只有七八个平米的空间,里面的摆设更是简单到了极点,除了地上摆着几个蒲团外,再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然而,一进入帐蓬,张横却有了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仿佛他这一脚跨入的不是一个帐蓬,而是跨入了另一个世界。

    耳边哗啦啦的雨声突然间消失了,原本那些记者和工作人员间噪杂的争论声也听不到了,一种宁静,无比详和的宁静刹那充塞了张横的心灵。恍然间,他有一种心灵被涤净的舒坦和通达,整个人都变得清明了起来。

    “阿弥佗佛,施主来了!”

    正感觉莫名,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个慈和却充满了磁性的声音。

    “大师!”

    张横眉毛微微地跳了一下,从刚才那奇妙的感觉中清醒了过来,眼前立刻也看到了坐在帐蓬中的净禅大师。

    此刻,净禅大师正盘膝坐在一个黄色的蒲团上,一脸的慈祥。

    但是,他微睁的双眼中,却闪烁着一缕精芒,正上下打量着张横。

    被净禅大师这样瞄着,张横心中陡然有了被人脱光了衣服偷窥的感觉。

    “好厉害的大和尚!”

    张横心中一震,却丝毫不敢放肆,连忙双掌合什,恭敬地向净禅大师行礼。

    “阿弥佗佛,施主不必客气!”

    净禅大师微微一笑,指指他对面的一个蒲团:“此地简陋,只有请施主坐这蒲团了。”

    “那在下就打扰大师了。”

    张横也不客气,依言坐到了净禅大师的对面。

    坐到了净禅大师的对面,两人相距不过一米多远,张横这回算是真正地看清了这位神奇的大和尚。

    净禅大师身材并不高大,在那身宽大的袈裟掩映下,反尔有一种枯瘦的感觉。

    他须眉皆已花白,看起来似是有八十多岁,但他的脸色却红润的象是婴儿,感觉上还真有鹤发童颜的意味。

    待张横坐下,净禅大师又是合什道:“阿弥佗佛,施主今日替数百人消去一劫,功德无量,老衲代他们谢过了。”

    一听净禅大师这话,张横眉毛微微地跳了一下。他自然是能明白净禅大师话中的意思,是指刚才自己以抢美人为契机,把楼里的人引出来,从而让他们逃过了被泥石流活埋的危险。

    这净禅大师当时并未在场,但一切却仿如他亲见。这位大师实在是了不起。

    不过,想到这位大师能从淹没的泥石流中带人脱困而出,那种近乎神迹的事他都能做。

    那么,清楚自己所做的那点小花样,估计也应该是小菜一碟!

    想到这里,张横心中释然了。他自然不敢在净禅大师面前摆工,连忙谦虚道:“小子只是适逢其会,从小山的地脉气运看到了一点端倪,这是小道,不足挂齿,那比得上大师以一人之力,用无上神通,把那数十个埋在泥石流中的人救出来。”

    张横这翻话说的很有机巧,不但点明了自己能看透地脉气运,而且也暗暗指出了他已明白当时净禅大师救人的内幕。

    果然,净禅大师一听,寿眉不由微微一挑,慈祥的脸上,也露出了欣然之色:“阿弥佗佛,施主果然非常人也,老衲那一点点小把戏,却是让施主见笑了。”

    “不敢,大师佛法无边,小子真心的佩服。”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再次向净禅大师恭敬地行了个礼:“大师,小子今天能有幸见到您,有些事想请您给小子解惑!”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宣了个佛号:“施主有何疑问,请直说不妨,老衲知无不言。”

    “那好,多谢大师!”

    张横心中确实是有许多的狐疑,今天却要向这位奇人请教个明白。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