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粹炼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全身陡然金光暴逸,手中也结出了一个奇异的手印,低声向张横喝道:“施主,屏气凝神,意守神魂,老衲要施为了。”

    “是!大师您尽管施为!”

    张横点头,神情一片肃然。

    经历了三次进阶,张横都是经受过巫力对身体洗礼的痛苦熬炼。

    所以,接下来净禅大师为自己巩固根基,有可能会遭受痛苦的熬练,他心中早有思想准备。

    “开!”

    净禅大师低喝,全身金光爆闪,一个金色的佛家手印就印在了张横的眉心上!

    “嗡!”

    心神剧震,意识轰鸣,张横只觉脑海中嗡的一声巨响,仿佛是平地炸起了一个响雷,意识刹那有些浑沌起来。

    同一时间,原本筑基茶化成的滚滚能量,溶入四肢百骸的那些气流,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触动,猛地一下子变得炙热无比。

    刹那,一股热流在全身蒸腾如沸,张横身体里似是燃起了一团烈焰,正在熊熊地炙烤着每一根经络,每一寸皮膜肌肤,甚至是每一个细胞。

    全身传来刀扎针刺般的灼痛,仿佛身体正在被无数利刃一点点地分割切碎!

    “乖乖不得了!”

    张横苦苦支撑,死死地咬住了牙关,滚滚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眨眼间整个身体已象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被汗水给浸透。

    他心中暗叫乖乖,还真没想到,净禅大师所谓的煎熬,一点没夸张的成份,这比自己经受三次进阶时,巫力洗礼所受的痛苦要厉害百倍。

    不过,张横心中知道,这是紧要关头,虽然痛得真有想大喊大叫的**,但他还是竭力忍住了。拼命地咬牙坚持。

    灼烧感越来越强烈,仿佛每一根经络和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

    那种痛苦,是刺入灵魂的,张横的意识更加朦胧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意识中一团彩光闪过,张横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幕无比怪异的景象:纵横交错的血色河流,如同蛛网一样纠结漫延。每一条血色河流中,更是奔腾着汹涌的血水!

    “这是什么?”

    张横心神一震。

    脑海中出现的这幕情形,实在是有些恐怖!

    “阿弥佗佛!”

    这个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净禅大师的声音:“灵台一盏灯,皓月照我心!”

    “嗡!”

    心神一振,原本有些迷糊的意识,陡地惊醒了过来。

    张横的神情中现出了一抹难以喻意的古怪,心中更是恍然:“原来如此,自己脑海中出现的血色河流,那应该是自己身体内的经脉!”

    一念及此,张横那敢迟疑,全身心地沉浸在了意识中出现的那幕奇异的影像中。

    要知道,以前的张横,虽然体内凝成了巫力,也可以凭意念驱使。

    但是,巫力的运转,他是完全无法窥探到。

    然而,此刻经受了净禅大师力量的洗礼,自己竟然开启了内视,可以觉察到体内经脉间巫力的运行,这对于张横来说,无疑是一个崭新的尝试,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张横相信,有了这内视的能力,今后自己对于巫力的修练,会更加细致入微,对自己以后的帮助,更是无与伦比。

    心中想着,更加细细地感应起来。

    果然,张横可以感觉到每一条经络中奔腾的血水,正按着某种规律在循环往复。

    每循环一次,那血水就淡几分,变得如同琥珀般纯净透明。

    与此同时,一股无比玄妙的感觉印入意识里,张横仿佛触摸到了这天地宇宙间的某种奥秘。

    渐渐的,张横沉浸在了这种奇妙的感觉中,忘了身体的痛苦,也忘了所有的一切,全身心地沉浸在了对那种玄妙的体会里。

    嗡!

    空间微漾,劲气流转,原本蜇伏在张横左右掌心和左右双足的那四团因果之力,此刻也陡地象是苏醒过来,轰然旋转,加入了体内经脉的运转中。

    气雾旋转,吞吐不定,时尔渗入他的身体里,时尔又出现在他的身体体表中。而他全身的肌肤,却是象钻入了虫蚁一样,不断地起伏蠕动,看起来无比的诡异!

    “定!”

    净禅大师猛地又是低叱一声,一个金色的佛家手印印在了张横的头顶上!

    轰!

    金光爆闪,空间振荡,张横浑身剧震,猛地睁开眼来,从那玄妙的感受中清醒了过来。

    立刻,他看到了面前的净禅大师。

    此刻的净禅大师满身是汗,一件宽大的袈裟已全被汗水打湿了。他那张原本慈祥的脸上,也显出了疲惫的神色。

    “多谢大师!”

    望着净禅大师这副萎靡的模样,张横心中一震,神情中也现出了感激之色。

    他自然明白,这是净禅大师为了给自己筑基,消耗了不少功力的原故!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微微一笑,望着眼前的张横,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欣然之色:“幸不辱命!”

    说着,他拿起了茶几上那杯他刚才为自己倒的筑基茶,一饮而尽,然后垂眉盘膝坐了下来。

    “多谢大师,小子铭感五内!”

    张横深深地向净禅大师一拜,却也不便再打扰他调息。

    当下,张横也盘膝坐了下来,心念一动,仔细地感受起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嗡!

    天巫之眼开启,意识中呈现了一幕奇异的影像。

    “果然不一样了,自己这次是真的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细细感应着自己的身体,张横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

    体内的经脉,经历了这一次洗礼,畅通无比,巫力也变得更加的精粹凝练。

    如果说以前张横经历三次进阶,一下子达到了凡巫境界的顶峰,这种突破,就象是在沙地上建房,建的房子虽然又快又高。

    但是,这沙地上的房子却根本没有根基。

    只怕风吹雨打,就会有崩塌的危险。

    然而,经历了这次净禅大师的洗礼,张横建筑在沙地上的房子,已打下了地基,变得无比的坚实起来。

    有了这个基础,今后就算是房子建的最高,也不怕会有崩塌的危险。

    这就是这次净禅大师给张横锤炼筑基的好处。

    不仅如此,细细感应,张横也发现溶入意识里的那个天巫图腾兽,似乎在这次洗礼中,也有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变化。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