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提携
    经历了净禅大师的洗礼,张横意识中的那头天巫图腾兽也有了一些奇异的变化。

    以前的天巫图腾兽,是一种朦胧的影像,似乎并没有实质。

    但是,现在的天巫图腾兽,变得凝实了许多,更多了一丝灵气,似乎变得灵动起来。

    “看来,天巫图腾兽也隐藏了不少的秘密啊!”张横微微沉吟着,心中很是震动。

    要知道,当日在地铁的时候,无意中捏碎那个核桃木挂件,之后就莫名其妙地接受了天巫传承,意识中也多了这头天巫图腾兽的影像。

    然而,对于这东西怎么就跑到自己的意识中,它到底有什么作用,直到现在,张横也是西里糊涂。

    不过,此刻感受到天巫图腾兽的变化,张横的心却有一种莫名的期待。

    也许,随着自己力量的增加,隐没在自己意识中的这头天巫图腾兽的秘密,总有一天会最终被自己揭露出来。

    对于这只溶入意识里的天巫图腾兽,张横的心中确实是充满了好奇,也是感觉到神秘,很是希望能揭开它的秘密。

    “阿弥佗佛!”

    正心中寻思,这个时候,净禅大师睁开了眼来,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脸上那抹欣然的神色更浓:“施主果然根骨极佳,是我玄学界百年难得一见的好苗子。”

    净禅大师在张横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特别的气息,这让他心中很是感慨。这种气息,意味着眼前的这个年青人,是玄学修练的奇才,今后极有可能,会有让人难以想象的成就。

    “大师谬赞了。”

    张横惊醒了过来,连忙施礼:“大师好些了吗?”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微微颌首:“老衲已恢复过来了。”

    说着,他大袖轻舞。

    顿时,一蓬甘霖凭空而降,浇在了张横的身上。

    刷!

    张横的全身刹那被浇了个通透,身上原本的污秽,也顿时被冲涮了个干净。

    经历了刚才的筑基,张横的身上再次被弄得一塌糊涂,浑身如同是泥猴一样。

    不过,净禅大师这一蓬甘霖,却是为他涤清了全身的污秽。

    “多谢大师!”

    张横由衷的道了声谢,对净禅大师的手段,已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也不迟疑,心念一动,体内巫力鼓荡,一股热力刹那蒸腾如沸。

    只是眨眼的功夫,被甘霖淋透的衣物已完全干透,浑身变得舒坦无比。

    净禅大师眸中露出欣然的神色,沉吟了一下,手一翻,把挂在手腕上的一串佛珠,递到了张横面前:“施主,你与老衲相识一场,老衲也没什么别的东西送你,这串佛珠是老衲平时念经所用,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材料,只是檀木制品,但与老衲相伴这么多年,已溶入了老衲的一些念力,具有宁心静气的作用,如果戴在身上,可以帮助施主在平时打坐时静心宁气,就当是老衲送你的礼物吧!”

    “多谢大师!”

    张横恭敬地接了过来,心中很是感动。

    净禅大师的这串檀木佛珠,其实说起来应该已是一件风水道具中的法器。

    经过他这位高僧多年的念力加持,这串佛珠已具有了避邪镇煞的作用。

    当然,这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对于象张横这样的修练者来说,更是具有其他妙用。

    正如净禅大师所说的那样,凝聚了他念力的这串佛珠,可以在修练时有助于宁心静气,这对张横今后的修练,绝对是具有极大的益处。

    这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感动?

    细细地摩挲着手中的这串佛珠,一股温润的感觉传入手心。每一粒佛珠的表面,经过这么多年的念力加持,都已如同是黑玉一样盈润着光泽,在天巫之眼的视野中,更是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光是这串佛珠本身的价值,就不比当日在珍藏居的那只玉獬豸低。

    更何况,这串佛珠上,还有一件翡翠观音佛像,晶莹透彻,透体温润。

    张横虽然对珠宝玉石没有研究,却也可以看出它绝对的价值不菲。特别是这翡翠观音像,观音的身体都是碧绿的玉石,但它的衣服却是纯天然的雪白。

    这并不是镶上去的两块玉,而是天然形成的玉质,更见其珍贵之处。

    “多谢大师恩典!大师今日之恩,小子没齿难忘,一定会名记在心。”

    把佛珠小心地缠在了手腕上,张横再次深深一礼。

    现在的张横,确实是对净禅大师充满了感激。

    自己与这位净禅大师素昧平生。然而,他不但替自己解惑,而且不惜消耗功力为自己筑基,现在更是把他使用多年的佛珠赠予自己。

    净禅大师对自己的这份恩德实在可以说是天大。

    不过,张横也知道,象净禅大师这样的世外高僧,自己说什么感谢话语,那实在是太没营养。

    所以,他要把大师的这份恩情,牢牢地记在心上。

    “施主,这佛珠也是我的信物,他日施主如有什么为难之处,拿出这佛珠,只要是玄学界之人,必然都会给老衲一点薄面。”

    净禅大师微笑着道:“还有,这里有一本老衲闲时抄录的小本子,都是些玄学界各大玄门的一些奇闻趣事,施主有空也可看看,也许能让施主对玄学界会了解的更多。”

    “多谢大师!”

    张横感激的不知该如何说了。

    接过那本线装的小册子,封面上用墨笔写着四个古朴苍劲的字:玄门秘闻。

    字迹显然是用手写的,翻开几页,随便看了一下,每一页的内容都用端正的毛笔字书写,显然,正如净禅大师所说,这本册子是他亲自手抄。

    从净禅大师的神情可以看出,这册子的内容必然不寻常,张横心中感动莫名。

    有了这册子,自己对玄学界的了解,再也不会象以前那样没有头绪了。

    净禅大师对自己的这份爱护,无疑相当于是师父对弟子的关照。

    此时此刻的张横,已是把净禅大师当成是自己在玄学界的师父了,心中的敬意更是无以复加。

    “当然,施主以后如有什么地方用得着老衲的,也随时可以联系老衲。”

    说着,他手中已多了一只手机,把一个手机号报给了张横。

    “呃!”

    望望净禅大师手中的手机,看那式样还是如今最新款的萍果触屏四g手机,张横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

    一个穿着袈裟的老和尚,手拿触屏手机的样子,还真是有种时光错乱的异样。

    不过,这也说明了一点,净禅大师并不是个与世隔绝的和尚,他还是与这个时代在共同进步的,连四g触屏手机这样的高科技都用上了。

    张横的手机在泥石流爆发前,就被他摔碎了,现在自然没有手机。

    所以,张横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以便以后能与净禅大师联系。

    交换了手机号,张横也不敢再打扰净禅大师休息,正准备告辞。

    就在这个时候,帐蓬外守候的那两名小沙弥走了进来,向净禅大师合什道:“师父,省里的几位领导前来救灾现场,知道您老人家在这里,特意过来拜访,现在就在帐蓬外。”

    “阿弥佗佛!”

    净禅大师点头:“那就请他们进来吧!”

    “大师,您有贵客,那小子就不打扰您了。”

    张横识趣地站了起来,听到小沙弥的汇报,张横的心中还是有些震动。

    不是吗?来拜访的是省里的领导,人家是来救灾现场查看的,却因为听到净禅大师在此,就特意过来拜访。

    这绝对说明了净禅大师在省一级领导的心目中,有着很重要的位置。

    张横自然不能凑这个热闹,所以就准备离开。

    “阿弥佗佛,施主留步!”

    净禅大师连忙伸手阻止,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施主就留在这里,陪老衲见见那几位,到时让老衲介绍他们给施主认识。”

    “大师!”

    张横心头一震,望向净禅大师的眼神更多了一份感激。

    他自然能明白,这是净禅大师对自己的提携。

    省里的领导,一般人想要认识他们,与他们扯上关系,这绝对是无比困难的事。

    但是,净禅大师却愿意为自己做一个牵线人,让自己与这些前来拜访的省里领导相识。

    这无疑就是在给张横扩展人脉,是在为张横搭桥铺路啊!

    他的这一份爱护,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感动?

    正心中难以莫名,这个时候,帐蓬的门被拉开了,一大伙人走了进来。

    而一看到领头的那几位,张横的心头陡震,脸上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