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人脉
    “呃,这,这,这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望着那边周庆国热情地与张横握手交谈的情形,施海浑身剧震,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来象打工仔的年青人,竟然会受到周庆国如此的礼遇。

    而且,看周秘书长的态度,根本是有巴结人家的意思。

    但是,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周秘书长本身就是正厅级的高级干部,再加上他是省委王书记身边的人,地位更是与众不同。即使是省里的几位常委,也得让他三分。

    以他的地位,只有人家巴结他的份,那里会有他要去克意讨好别人的事?

    可是,眼前的周秘书长,就是在向那个看起来象打工仔的年青人示好。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施海心头震憾?

    不是吗?人家周秘书长那是完全无视了他恭敬的迎候,把他当成了空气,却反尔对那个他根本看不起的打工仔,表现出了无比的热情。

    这无疑就是狠狠地打了他施海的脸,让他尴尬无比。

    一时间,施海原本伸出去要握周庆国的那双手,僵在了那儿,收回来也不是,伸出去更不是,脸上的神情更是青一阵红一阵,精彩到了极点。

    不仅是他,旁边的几个同伴也一个个全部惊呆了。

    他们也是做梦都想不到,那个看起来象打工仔一样的年青人,竟然能让周秘书长主动上前打招呼。

    “难道,难道他的来历非常的不凡,有着很深的背景?”

    一众衙内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个个神情变得无比的古怪,望向那边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

    “周主任您客气了。”

    张横微微躬了躬身,并不因为周庆国的热情而倨傲,仍是很谦恭的样子。

    周庆国虽然是省委的秘书长,但同时也是省委秘书科的办公室主任。

    当时省委书记就以周主任称呼他,张横也就一直以周主任相称。

    与周庆国握着手,张横的心中却是有些感慨。

    如果先前没有净禅大师在省委王书记面前的推荐,周庆国现在那里会对自己表现的如此亲近?

    这完全就是看在净禅大师和省委王书记的份上啊!

    心中想着,张横对净禅大师更多了一份感激,他当着那么多省市级领导的面,把自己介绍给王书记,就是想扩展自己的人脉。

    从如今的情形来看,净禅大师的这一个目的是达到了,自己已是被许多领导看在了眼里。此刻的周庆国就是一个例子。

    “哈哈,小蕾,原来你与小张很熟啊!”

    周庆国爽朗地大笑着,终于放开了张横的手,转向了韩冰蕾,脸上满是和蔼的笑意:“好好好,年青人就应该多多交往,象小张这样的杰出青年可是难得啊!”

    说着,又是哈哈大笑起来。

    韩冰蕾的身份比较特殊,她的父亲不但是省公安厅的党组书记,更是兼任着省委政法委书记一职,是省委十三位常委之一,可以说是省里的实权干部,也是周庆国的上级领导。

    因此,周庆国自然不能象对待施海他们那样,无视韩冰蕾,对她表现的特别亲切。

    “周伯伯,你呀!”

    韩冰蕾俏脸一红,不由娇嗔地望向了张横,眼神中却也满是疑惑之色。

    韩冰蕾虽然与张横只是相遇过两次,但从这两次的接触中,她也大概地知道张横只不过是普通的平头百姓。

    然而,此刻他竟然受到了周秘书长的殷情招呼,这确实也是出乎了韩冰蕾的意料。

    一时间,韩冰蕾美眸灼灼地望着张横,更加感觉眼前的年青人自己有些看不透了。

    一直站在韩冰蕾身边的阿娜和另两个女生,此刻也是又惊又奇。

    几人望望热情洋溢的周庆国,再看看一脸淡然的张横,目光落在娇羞难忍的韩冰蕾身上,几个女生的神情变得很是异样。

    本来,她们和施海一样,很是看不起张横这个看起来象打工仔一样的年青人。但是,现在看到了周秘书长对他的态度,这却是把几名女生给震惊了。

    几人望着张横,神情有些难以喻意,心中都在猜测张横的来历。

    “哈哈,我不打扰你们了,还要到前面去慰问受灾的群众。”

    周庆国笑着,再次向张横和韩冰蕾点了点头,这才跨步向前走去。

    走过施海等人身边的时候,他并没有再停下,只是象征性地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跟在周庆国身后的还有十几名市县的各级领导,他们自然都看到了周秘书长对张横的态度,一个个笑容可掬地都朝张横点头微笑,态度很是谦卑。

    开玩笑,连周秘书长都要主动上前热情地打招呼的人物,他们这些市县的干部,岂敢大意。

    望着这些平时都是趾高气扬的官员,此刻在自己面前表现的如此谦卑,张横的心中还真是有些感慨。

    人脉,真是个好东西啊!

    心中有些莫名,张横的目光望向了韩冰蕾,神情中现出了一丝怪异。

    张横自然不是傻瓜,看到刚才周庆国对韩冰蕾的态度,也立刻意识到了韩冰蕾的身份应该不凡。

    否则,周庆国不会对她这般亲切。

    看来,自己无意中接触了两次的这个小姑娘,挺有背景和来历啊!

    张横心中已是恍然了。

    “嘻嘻,张大哥,还真以为你是个平头百姓,原来你连周伯伯这个秘书长都认识呀!”

    这个时候,韩冰蕾凑了过来,满怀好奇地问道:“老实交待,你到底是什么人呀?”

    “嘿嘿,小蕾,我真没骗你,我就是个阴阳风水师,可没什么背景来历。”

    张横耸耸肩,有些哭笑不得。

    “嘻嘻,不愿跟我说,那就算啦!”

    韩冰蕾根本不信:“不过,不管你是谁,我反正只知道你是我的张大哥了。”

    “还有!”

    韩冰蕾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神色:“别的我不管啦,我的事,你可得放在心上,等下次有机会,你再给我好好看看。”

    “这个当然。”

    张横慎重地点点头。

    对于韩冰蕾,张横还是挺有好感的。

    看她应该是个挺有背景的女子,但却并不象施海这些家伙那样,表现的很倨傲,这让张横心中就高看她一眼。

    更何况,经历了大酒店的那件事,张横对韩冰蕾的心中,也多了一种莫名的东西,感觉上是有些愧疚。

    要知道,当时张横的举动,确实是给她带来了许多不良影响。

    因此,此刻她提出为她治病的事,张横自然是不会推辞。

    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多钟,张横告别了韩冰蕾,向自己所住的那个房间走去。

    望着张横离开的背影,施海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目光中充满了惊疑和怨恨。

    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脸,他已是把张横给怨恨上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