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守墓人
    杨家太爷爷的故事,与许多小说中的桥段一样,他救了一位风水师,那位风水师因为感谢他的救命之恩,最后为他指出了一个风水宝穴。

    等她太爷爷死后,家人便把他葬在了那个风水师指出的宝穴中。

    最初的时候,杨家人也并不把那风水师的话当一回事,因为,那位风水师所说的话实在是太玄乎。

    按那位风水师所说,只要杨家人把先祖葬在他指定的那个宝穴中,杨家后代子孙今后必然富可敌国。

    只是,当杨文竹的爷爷去了台岛,弃政从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在短短的十数年间,便积累了恐怖的财富,并让他一手创办的金泰国际,一举跃升为世界百强之一的经济巨头。

    直到这个时候,杨文竹的爷爷,才相信当年那位风水师所说的话。

    这也是他之后,要把投资转向大陆,并大力在家乡建设的原因所在。

    因为,当年的风水师在为他父亲点了那个风水宝穴后,还说过一句话,那就是真龙宝穴,有德者居之。一旦杨家有发迹之日,且莫忘了行善积德,否则,福浅德薄,纵然是家财万贯,富可敌国,却难免家中无后。

    杨文竹爷爷发迹了,自然就想起了这些事,他却也不敢违背当年那位风水大师的话,回到家乡后,大力投资,尽可能地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做点实事,为杨家后代行善积德,以增福泽。

    他死后,更是把尸骨葬在了家乡,与他父亲葬在了一起。

    “哦,原来是这样!”

    张横暗暗点头。

    对于给杨文竹太爷爷点穴的那位风水师所说之话,张横还是非常赞同的。

    风水宝穴,确实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葬,尤其是真龙宝穴,所葬之人,必是有福有德之人。

    否则,纵然是葬了风水宝穴,子孙后代受祖坟气运福荫,但却也会因为福浅德薄,从而影响到整个家族的气运。

    不过,听了杨文竹的这个故事,张横心中更加的期待起来。

    从杨文竹的述说来看,杨家的先祖受那位风水师的指点,确实是找到了一个风水宝地。

    那么,这处看起来贫瘠的石山,它究竟隐藏着什么玄机,能让此地成为一处风水宝穴?

    正说着话,三人已拾阶而上,来到了这铜鼓山的山顶。

    眼前豁然开朗,铜鼓山山顶果然名如其形,山顶是一片平坦的山地,就象是一面大鼓的鼓面,视野非常的开阔。

    站在山顶,可以看到四周群山的景色,无遮无拦,很有一种眼前为之一亮的感觉。

    山顶上的山地足足有上千平米,在入口的地方,建着一处小瓦房,此刻正有一对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夫妻,恭候在那儿。

    “啊呀,大小姐你怎么来了?”

    那对老夫妻就是在等杨文竹的到来。

    这山上有监控,当杨文竹和张横三人上山的时候,他们已看到了。所以,就等在这里。

    只是,杨文竹的突然到来,仍是让他们两人不禁大是惊讶。

    “福伯,福嫂,你们忙你们的,我这次过来,是祭奠一下我父亲。”

    杨文竹微笑着向两人道:“你们不必管我。”

    福伯和福嫂两人是替杨家看这祖坟的守墓者,两人都是杨家的血脉亲戚,说起来是杨文竹父亲那一辈的堂兄弟。

    杨文竹的爷爷当年去了台岛,杨家的其他亲戚却是留在大陆。

    后来杨文竹爷爷发迹回来后,给了自家的亲戚很大的帮助,杨家的那些亲戚,如今也都靠这层关系,生活过的非常的不错。

    只是,这福伯天生就有残疾,一条腿小时候因为患小儿麻弊症而废了。讨了个老婆,也是同样的情况。

    两夫妻以前生活很贫苦,又因为身有残疾,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所以,当杨文竹爷爷回来后,在这处山上修建了道路,又为祖坟进行了修整,就把他们夫妻请来当成了祖坟的守墓人。

    不管怎么说,福伯夫妻都是杨家的人,有他们守墓,杨家还是挺放心的。

    如今,福伯夫妻守墓也有好多年了,靠着守墓的这份工作,两人的生活也得到了改善。

    因此,对于杨文竹他们是非常感激的。

    “好的,大小姐,那您忙您的。”

    福伯搓着手:“不过,今天你来了,等会一定要留在我们这里吃饭,我叫老婆子好好弄点家乡菜。”

    福伯虽然身有残疾,但却也是个有眼色的人,看杨文竹在这个不时不节的时候上山,身边又带着陌生人,显然是有其他事。

    所以,他也就没有敢打扰,只是邀请杨文竹等会吃饭。

    “好的,那就麻烦福伯和福嫂你们了。”

    杨文竹笑着道谢,这才带着张横和小青姑娘,向前面走去。

    杨家的祖坟就在山顶上,离小瓦房也就百多米路。

    山顶显然是经过了修整,四周种上了翠柏龙柏等植物,一片生机盎然,比起山下的那片荒凉,大是不同。

    四周还有几块福伯和福嫂开垦出来的菜地,绿油油的更是增添了几分生气。

    张横举目四望,不由暗暗点头。

    这片山顶的地方,是经过精心布置的,无论是那些树木的种植,还是菜地的开垦,都有一定的布局。一眼望去,有种赏心阅目之感,让人的心神很是宁和平静。

    张横细细一察,心中已是了然,知道这里的布置确实是不简单。显然,这里杨家请过阴阳风水大师进行过整理。

    果然,见张横四处张望,杨文竹微笑道:“这里我爷爷当年重新修整的时候,请了我们台岛那边一位着名的风水大师布置过。只是,那位风水大师在几年前去世了。”

    “嗯!”

    张横点头:“你爷爷请的那位风水大师,看来应该是位高人,他在这里的布置,很是高明。”

    说话间,三人穿过面前的一排柏树,沿着修砌整齐的石板路向墓地走去。

    此刻,已是远远地可以看到墓地的情形。

    杨家的墓地并不是只有一座,从这边看去,一个个坟包,矗立在那儿,竟然有十几座。

    而且,这些坟墓式样各异,有的是土坟,有的是水泥坟,还有的是简陋砖坟。

    显然,这些坟墓是不同时代葬下的,应该包括了杨家几代人。

    只是,因为还有一段距离,张横一时却也分不清哪几座坟里葬着杨文竹的爷爷和父亲。

    当下,几人亦步亦趋走向了坟地。

    然而,刚跨出几步,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一僵,脸上的表情也猛地变得无比的古怪起来:“这是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