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龙之冠
    看了半晌,张横还是没看出这片坟地的奥妙,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不过,正常的手段不能看破的奥秘,现在的张横却还有更大的底牌可以使用。

    “入微!”

    张横心中低呼一声,手指陡地点在了眉心上。

    嗡!

    意识轰然一震,脑海中的那头天巫图腾兽陡地睁开了眼来,两道金光直射张横的眼瞳。

    刹那,眼前出现了一片光怪陆离的影像,原本正常情况下的天巫之眼视野里的情形,再次有了细微的变化。

    入微,正是张横在经历了净禅大师力量的洗礼,获得了内视的能力后,天巫之眼得到的进一步优化。

    在入微状态下,天巫之眼可以观察到正常情况无法窥破的存在。

    “原来是这样,竟然是龙之冠,这里竟然是这条潜龙地脉的龙之冠!”

    感应着入微状态下,天巫之眼视野中觉察到的情形,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

    不错,在天巫之眼的入微状态下,张横看到了一幕奇异的景象。

    只见,整座铜鼓山蒸腾着氲氲的紫气,一股浓重的灵气笼罩其上。

    紫气与铜鼓山相连接的山势贯穿,远远望去,就仿佛是一条紫色的腾龙,正曲扭摆舞着,向这边飞舞而来。

    只是,紫气凝成的龙形,到了铜鼓山附近,突然钻入了地底。

    这正好符合了张横刚才的判断,铜鼓山所在山脉的地气正是一条潜龙。

    不仅如此,张横此刻也终于知道了铜鼓山在这条潜龙中的位置,正好是龙头的所在。

    只不过,潜龙的龙头是潜伏在地底,这也就是说,露出地面的这座铜鼓山,并不是潜龙的龙头,而是这条潜龙龙头上的一个龙冠。

    “怪不得杨家这么多坟都葬在一起,原来此处的风水宝穴是龙之冠。”

    张横心中有些感慨:“看来,当年替杨文竹太爷爷点风水宝穴的那位阴阳师,的确是位高人。”

    龙之冠就是龙头上戴的龙冠。

    龙冠上自然会有一粒宝珠,那粒宝珠所在的位置,正是这风水宝穴的所在,也正是如今杨文竹太爷爷所葬的坟墓位置。

    当然,龙冠上还会有其他装饰的小龙珠,这些位置也是充满灵气,能纳灵聚气的所在,因此,它的四周也都是一些风水好穴,即使是比不上中心处的真龙宝穴,却也比一般普通的坟地要不知好上多少倍。

    显然,杨家人是知道这一点,这才会把杨家其他直系血脉的亲人都葬在这些风水位上。

    一方面是增强中心真龙宝穴的气运,另一方面这也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

    弄明白了杨家风水宝穴的来历,张横自然没忘了此次来这里的目的,那就是寻找杨家祖坟受冲煞的原因。

    当下,他也不迟疑,天巫之眼仔细地观察起了杨文竹太爷爷以及爷爷和她父亲的三座坟。

    杨文竹受坟风冲刑,其来源肯定在这三座直系血脉的坟风上。

    其他杨家亲人的坟风,对她的影响不会太大,所以可以忽略不计。

    然而,细细地观察着这三座坟墓,张横的眼眸却是微微一眯,心中疑惑起来。

    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那三座坟墓上,并没有阴煞之气直透而出。

    这也就是说,坟墓上并看不出有破败之处。

    那么,这就奇了。

    明明杨文竹头顶三花聚顶的祖荫气运出了问题,显示她的病根来自祖坟冲煞。

    但是,为什么在这三座祖坟中看不出破败,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还有其他直系亲属的坟地在其他地方?或者是,这坟地另有什么自己连天巫之眼入微状态也看不透的玄妙存在?

    “文姐,你家还有其他祖坟吗?”

    心中想着,张横目光望向了杨文竹。

    “什么其他祖坟?”

    杨文竹一时没能明白张横的意思,不由愕住了。

    不过,刹那的愣怔,她马上反应了过来,连忙摇摇头道:“我太爷爷,爷爷和父亲的坟都在这里。而且,他们的坟都是夫妻合葬的,我太奶奶,奶奶也都葬在这里。”

    “哦!”

    张横摸了摸下巴,沉吟了起来。

    杨文竹的话让张横更加的迷惑了。

    然而,手刚刚摸到下巴,张横的身形不由陡地一震,眼眸也猛地亮了起来:“啊呀,我咋忘了这件宝贝。”

    不错,张横猛然看到了自己手腕上的伏以尺,这让他立刻想到了伏以尺的功能。

    而且,此时此刻,伏以尺正对手腕上的那枚司南针,也发出了异相。

    只见,水晶片里的司南针,剧烈地跳动着,左右摇摆,竟然完全停不下来。

    “跳针,这里的坟墓坟风果然有问题。”

    张横眼眸陡然眯紧,目光凝注到了手腕伏以尺的司南针上,心中咯噔一下。

    跳针是伏以尺上司南针出现的一种异相,一旦上面的针不安的跳动,就显示这里的气场混乱,暗中隐藏着凶煞之气。

    “看来,自己还是修为尚浅,这回要是没有这伏以神尺,只怕真要出洋相了。”

    张横心中有些感慨。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天巫之眼虽然神奇,但是,天巫之眼的能力,自己如今也仅仅只是开发了极小的一部分。还只能窥探到事物表面的一些东西,真正内在的实质,或者是被掩蔽的一些真相,还是无法窥破。

    只有随着自己修为的不断增加,天巫之眼的能力不断地被开发,也许等自己提升到神巫的五品境界,才能真正发掘出它全部的力量。

    心中想着,张横的全部注意力,都凝聚到了手腕的伏以尺上。

    “是文姐爷爷的坟有问题。”

    细细地观看着伏以尺上司南针的变化和指向,张横目光陡然一凝,望向了两座华丽坟墓的其中一座。

    这座坟墓的主人正是杨文竹的爷爷,墓碑上赫然刻着他的名字。杨金泰。

    “张少,您发现了什么?”

    看到张横突然脸色大变,一边的杨文竹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不由惊疑地问道。

    旁边一直未曾作声的小青姑娘,也是神情紧张地望向了张横,眼眸里满是询问之色。

    她们已感觉到张横似是有所发现。

    “是的,文姐,您爷爷的坟可能有问题。”

    张横慎重地点点头,举步向那座坟墓走去:“不过,我现在还没看出其中的端倪。”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