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风筝争风
    张横终于发现了有问题的坟墓,这让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压抑起来,杨文竹和小青姑娘两人很是紧张,跟在张横的身后,神情肃然地望着他。

    张横也不再多说什么,手腕一抖,叩在上面的那只护腕已化为了一把玄玉伏以尺。

    无法用天巫之眼窥破这坟墓的玄机,张横只能靠伏以神尺这个风水道具来测量。

    他这也是第一次替人看坟风,更是第一次使用伏以神尺来测定,所以,特别的谨慎和仔细。

    脚下踏着奇异的步子,手中的伏以神尺不停地转换着不同的角度,张横忙的不亦乐乎。

    幸好,自那天得到伏以神尺内隐藏的使用之法,现在的张横对伏以神尺的使用已是如臂指使,因此没有丝毫的滞碍。

    “原来在这里!”

    好半天,张横的身形陡然一滞,眼眸也猛地凝注到了手中的伏以尺上。

    此刻,伏以尺上的刻度里,一个符号正闪烁起了淡淡的暗芒,仔细看去,刻度所表示的正是害字,而闪烁的符号所对应的却是害字格里的病临和死绝。

    伏以尺是以鲁斑尺为基础改造过来的风水道具,它上面有财,离,病,义以及官,劫,害,本八个字,每一个字下面又有四格,以测量方位的凶吉。

    害字格乃是凶位,代表的是祸患之意。

    害字格下的四个小格,第一格为灾至:灾殃祸患到。

    第二格为死绝:死得干干净净。

    第三格却是病临:疾病来临。

    第四格是口舌:争执争吵。

    让伏以神尺起反应的方位,正是害字格的第三小格病临以及第二小格死绝。

    “好歹毒的心。”

    细细地观察着手中伏以尺,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病临之格,死绝之地,这是存心想要杨家这一支脉人死绝啊!”

    从伏以尺上测定的方位来看,杨文竹爷爷的坟地上,在害字格方位,病临和死绝这两个小格中,被人做了手脚。

    病临乃是疾病来临的意思,死绝更是死得干干净净的预兆。

    这也就是说,在杨文竹爷爷坟地上做手脚的人,不但是想让杨家后辈人生疾病,而且是要他们全部死光光。

    这等用心,何其歹毒。

    “文姐,你爷爷的这个坟当年是谁点的穴?”

    张横回过头来,目光望向了杨文竹。

    “张少,我爷爷的这个坟是当时我们台岛的那位风水大师所点的穴。”

    杨文竹更加的紧张了:“他是我爷爷生前最要好的朋友。”

    “张少,您怀疑是?”

    杨文竹欲言又止,话说到一半,又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可能是他老人家,他是我爷爷生前最要好的朋友,与我爷爷当年从大陆一起去了台岛,两人可以说是有生死的交情,他是绝不可能会害我们的。”

    “文姐,您误会了,我不是说您爷爷的坟风出问题,就是为他点穴的风水师所为。”

    张横知道杨文竹这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道:“如果这穴是你爷爷生前最要好的那位风水师所点,恰恰说明手脚不是他做的。”

    “哦!”

    杨文竹脸上的神情明显松了口气,美眸灼灼地望向了张横。

    “从刚才你所说的话,这片坟地是你爷爷自台岛回来后,请那位风水大师重新布置过。”

    张横手指指向了坟地四周,神情变得肃然起来:“从这些布置来看,你所说的那位台岛的风水大师,绝对是位高人。”

    “你看!”

    张横指了指刚才进来时路边的那些柏树和两边的菜园:“这些柏树和菜园,看似没有什么,与其他墓地一样,但其实却暗含格局。”

    “是吗?”

    杨文竹和小青姑娘顺着张横所指的方向,看了半晌,两女却仍是一脸迷茫的样子。

    在她们眼里,确实是看不出这坟前的柏树和两边的菜园有什么特别之处。

    “其实这路边的两行柏树和两边的菜园,形成的是一个风筝局。”

    张横也不卖关子了,笑着解释道:“这片墓地用青石板铺路,两边载着柏树,而柏树之外,却是开垦出了两片菜园。”

    “一般的菜园,都会是长方形或正方形,但是,这柏树两边的菜园,却是三角形。”

    张横继续道:“而且,两边菜园相互对称,你们看,它象不象两只翅膀?”

    “耶,张少,经你这么一说,那两边的两块菜园,真的很象一对展开的翅膀哦!”

    一直默不作声的小青姑娘不由惊呼道。

    “嗯,真的象是一对翅膀。”

    杨文竹也不禁点头。

    “这就对了!”

    张横脸上的笑意更浓:“这两边菜园如果看成是一对翅膀,那么,中间这条路和种在路两侧的柏树,是不是象一只蜻蜓的身体呢?”

    “嘿嘿,这就是那位风水大师的高明之处,他用柏树和菜园,在这坟地外围布置了一个形似蜻蜓的风筝局。”

    张横竖了竖大拇指:“风水局中有言,风筝争风,聚气纳元,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布置,就让这里的地脉之气汇聚,最大程度地不让它流失。”

    张横心中确实是非常佩服布置了这风筝局的台岛风水大师。

    要知道,石山之所以会成为坟地风水中的一大禁忌,就是因为石山无法纳气聚元。

    就算这铜鼓山下面是条潜龙地脉,但它本身因为是石山,山上的灵气却根本无法聚集,除了那个龙之冠的宝穴所在的地方外,整座山却是荒凉无比。

    这就是因为石山无法聚气纳元的原因所在。

    但是,那位风水大师在上面布置了这个风筝局,却让山顶的这一片地方得到了聚气纳元的效果。

    这也正是张横刚才一踏上山顶,就感觉有一种赏心阅目的舒坦。

    风筝局贵在一个筝字,筝与争同音,风筝争风,意思就是能抢夺气运,在这里更是要把地脉潜龙的力量全部收笼,不让它散逸,以增加龙之冠这个宝穴的气运。

    从这一点来说,那个台岛风水师的高明之处,已见一斑。

    这处风筝局的风水布置,有画龙点睛之妙。

    当然,这里巧妙的地方还不止风筝局。

    张横的目光又望向了坟地,手指指向了眼前的这十几座坟:“其实,这些坟这样葬法,也是大有讲究,这也是一个极其巧妙的风水局。”

    “哦!”

    杨文竹和小青姑娘两人已完全被张横的话给吸引住了,两女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满脸的期待,想听到他对这片坟地的论述。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