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百煞凶器
    “啊,我的天,又是一具铜棺!”

    杨文竹和小青姑娘俏脸变色,惊呼出声。

    “七星子母棺!”

    张横的眼眸陡然暴缩,心中更是猛地一震。

    不错,病临方位上那块青石板下的东西,仍是一具铜棺。只是,这具铜棺比刚才的那一具小了一半,颜色也不是黄铜,而是青铜,上面仍然刻划了无数的奇异符号,棺盖上自然也有一幅北斗七星的星图。

    一看到这一具小铜棺,张横立刻明白了这两块青石下布置的是什么,正是极其厉害的七星子母棺。

    七星子母,如狼似虎,纳阴聚煞,绝门绝户。

    上面的话正是天巫传承中对于七星子母棺恶煞的解释,意思是说,镇下七星子母棺,必然能让被影响的人家,绝门绝户。

    这完全就是想要杨家绝后灭门的恶毒阴招啊!

    张横眸中闪过了一抹凌厉的光芒,对做手脚之人,心中也是暗自咒骂了一句。

    此人与杨家到底有什么仇恨,会下如此的邪镇,竟然想要杨家灭门绝户?

    不过,纵然是仇深似海,以如此阴毒的手段来害人,却也是有违天和。

    由此可见,下这邪镇之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文姐,你家是不是有什么仇人,对方竟然想要你家绝门绝户。”

    心中沉吟,张横转向了杨文竹,目光也变得锐利了起来。

    自己插手了这件事,但其中可能已牵涉到了人家的恩怨情仇,张横还真不愿这样西里糊涂地淌这趟浑水。

    所以,张横此刻要问个明白。

    “仇人?要我们绝门绝户?”

    杨文竹浑身一震,俏脸刹那变得煞白一片,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

    她确实是被张横所说的话给惊着了。

    “啊,这么凶残!”

    旁边的小青姑娘也是娇躯一震,脸色变得愤怒无比。

    “张少,要说我杨家有什么仇人,我还真不清楚。”

    深深地吸了口气,平息了一下心绪,杨文竹总算有所平静下来:“我也从来没听我爷爷和父亲说过我们杨家有什么深仇大恨之人。”

    “是吗?”

    张横目光凌厉地注视着杨文竹,似是想从她脸上看出点端倪。

    不过,杨文竹一脸的坦然,与张横对视着,显然她似乎并没有说谎。

    “只是,我们杨家的金泰国际这几年扩展很快,要说在扩展的过程中,没有得罪人,这也不可能。”

    杨文竹想了一下,继续道:“所以,要说仇人,也许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已是得罪了不少人了。”

    “嗯,也许就是这样吧!”

    张横无奈地点点头。

    张横自然知道,以杨家如今能名列世界百强之一的经济巨头,在扩展的过程中,自然不会是风平浪静。

    人们常说,生意场就是战场,一个资本家的发展史,就是一部血腥史。

    以杨家从当年白手起家,到如今富可敌国,这其中的曲折自是不为外人所知,但必然也有过无数腥风血雨的洗礼。

    因此,杨文竹说杨家就算没有故意与人结仇,但也许就存在着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仇家。

    微微叹了口气,张横的目光再次落到那两具七星子母铜棺上。

    现在事情已是很清楚,杨文竹身上所受的冲煞,就来自这两具七星子母棺。

    甚至张横也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杨文竹父亲之所以会在一年前飞机失事遇难,极有可能也是受了这祖坟邪镇的冲煞所至。

    只不过,现在已是无法纠其根本了。

    如今最重要的是:如何破解这七星子母棺,化解杨文竹身上的冲煞。

    既然自己已答应了杨文竹,现在更是已找到了根源所在,张横自然不会半途放手。

    心中想着,张横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缓缓地放下了背上的双肩背包,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只木盒。

    这次与杨文竹一起来杨家的祖坟,张横做了充分的准备,在钱塘的时候,制作了许多风水道具。

    此刻,他从背包里拿出来的,正是一盒特制的焚香。

    打开木盒,里面放的是一根根粗如手指,颜色却是漆黑的焚香。

    这香叫做消符香,是溶合了数十种名贵的药材,又参入当日所逮的那只碧眼蟾蜍的剧毒所制成。

    当然,最主要的材料却是老鼠屎。

    老鼠屎是一种中药,在阴阳风水中更是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平时我们俗话说,一碗汤里掉了一颗老鼠屎,就坏了这碗汤。

    在阴阳风水中,老鼠屎就是有这样具有污秽的作用。

    任何低级的符篆,一旦沾上老鼠屎,就会失去大半效用。

    所以,老鼠屎是具有消除阴阳风水符咒的效果。

    七星子母棺的表面上,刻划了奇异的符号,显然是对方在这上面刻有符咒。

    用这消符香,就可以最大程度地破除这上面的符咒,就算不能完全破除,但也能尽可能地减小它的作用。

    张横可不敢有丝毫大意,对方手段歹毒,他必须保持十二分的警惕,以防一不小心着了人家的道。

    让杨文竹和小青姑娘退后几步,张横用打火机点着了消符香。

    顿时,焚香燃烧,冒起了滚滚的黑烟,一股带着腥骚味的恶臭也传了开来。

    张横也不犹豫,手持消符香,开始对那两具七星子母铜棺焚薰了起来。

    渐渐的,七星子母棺上的那些奇异符号,变得若有若无,两具铜棺也被薰得漆黑,仿佛是染上了一层黑漆。

    “行了!”

    用脚踏灭了香头,张横目光凝注到了那口大一些的母棺上。

    母棺的形状与普通的棺材一样,一头大,一头小,在大的这一头还刻着一个寿字。

    仔细看去,铜棺的棺盖与棺身处,原本有腊密封。只是,经过了消符香的薰烤,那层腊已经有些溶化,从棺身边滴了下来。

    张横手一抖,手中的伏以尺又是叭吧一声,从一边探出了一片刀片。

    他也不迟疑,把刀片插入了母棺的棺盖缝隙,轻轻地撬动起来。

    他这是准备开棺。

    要想弄明白对方在七星子母棺里放了什么东西,只有打开这棺盖才行。

    咔嗤嗤!

    刀片与铜棺接触,发出一阵刺耳的尖锐异响,张横神情凝重,双手用力一撬,母棺的棺盖陡地被撬了开来。

    顿时,棺材里放着的东西,也呈现在了眼前。

    那是一团黑乎乎的物品,全身长满了毛发,看起来象是一只小动物的尸体。

    因为它蜷缩着被放在青铜棺中,一时还真分不清它是什么。

    “这是什么东西?”

    杨文竹和小青姑娘此刻再次凑了过来,看到铜棺中出现的玩意,不禁脸现诧异之色。

    “我也不知道,要看了再说。”

    张横一边回答着,一边用手中的伏以尺的刀片去拨那黑乎乎的小动物。

    然而,就在刀片触到那小动物尸体的刹那,突然,旁边的那只小铜棺咔的一声响,棺盖竟然自动打了开来。

    与此同时,两道黑芒,如同是两道黑色的闪电,陡地飞射向了旁边的几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