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铁鳞皇冠
    嗖嗖!

    两道黑影如闪电般直射而来,一道射向了张横,另一道却是射向了他身后的杨文竹。

    “毒蛇!”

    张横大凛,脸色更是骤然剧变。

    他虽然用伏以尺在拨弄那铜棺里的东西,但天巫之眼却是时刻注意着四周的一举一动。

    因此,那具子棺里突然发生异动,他立刻觉察到了。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从子棺中射出的不是什么机关暗器,而是两条活的毒蛇。

    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他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是两条全身漆黑,闪烁着黝黝金属光泽,粗有手指,脑袋却呈现恐怖三角,上面还有一个奇异的鸡冠状突起的小蛇。

    两条小蛇曲扭摆舞,如同是两道箭矢,急射而来,速度之快,常人根本无法来得及反应。

    不过,张横自然不是常人,在这一刻,他陡然暴喝:“杀!”

    手中伏以尺轰然怒舞,尺边刚用来撬开棺盖的那柄刀片,刹那闪起了一道炫目的弧光,斩向了直射身后杨文竹的那条小蛇。

    嗤!

    小蛇发出一声尖啸,脑袋却已被刀片斩成了两截,没有了蛇头的尸体,仍是直飞了出去,啪地一声撞在了旁边的白玉石栏杆上。

    面临生死危机,张横仍是先斩杀了噬咬身后杨文竹的那条小蛇,他心中清楚,杨文竹这位美女总裁,根本没能力自保。

    若是任由这条小蛇去咬,只怕她绝对逃不过蛇吻。

    因此,张横先解决了这个隐患。

    嗖!

    正是时,另一条扑向张横的小蛇已到了面门。

    张横此刻已来不及用手中的伏以尺还击,眼看就要被那条小蛇咬上鼻子。

    “呱!”

    好个张横,突然张口就是吐出了一声哇鸣,却正是蟾蜍戏中的蟾蜍音。

    刹那,一股强悍的气流陡然形成,如同是一道细小的龙卷风一样,狠狠地撞在了当头扑来的小蛇脑袋上。

    嗤嗤嗤!

    血光怒溅,劲气横逸,小蛇脑袋被张横这一口蟾蜍音撞上,顿时炸成了一片血肉模糊,整条蛇尸,也猛然倒飞着撞在了坟墓上。

    “啊!蛇!”

    身后传来了杨文竹的惊呼声,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突然看到了摔下的蛇尸,以及怒溅的鲜血。

    “张少,你没事吧?”

    小青姑娘也已反应了过来,身形挡在了杨文竹面前,俏脸煞白。

    小青姑娘虽然是位体内凝练出了内家真气的女子,但是因为她所站的位置在两人后面,所以,当七星子母棺内发生异常的时候,她最初根本没看到。

    等她意识到出了问题,一切已结束了。

    “没事!好歹毒的手段。”

    张横嘘了口气,用手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心中也是尤有余悸。

    刚才看似轻松地斩杀了那两条小蛇,但其实已是让张横使出了浑身懈数,尤其是那一口蟾蜍音,更是几乎消耗了他一半的巫力。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经净禅大师洗礼,自己的巫力得到精炼,只怕这一口蟾蜍音还不一定能击落那条小蛇。

    “这是想把发现他阴谋的人,直接害死在这坟地里。”

    想到那个在坟墓上做手脚的人,竟然在七星子母棺中,埋下了如此阴毒的暗招,张横的心中也是不由一团怒火往上直窜。

    不是吗?七星子母棺里暗藏了两条毒蛇,这是存心想把发现这邪镇的人置于死地。

    而且,目光一扫那两条小蛇,张横的眼眸更是不由一凝,心中暗叫侥幸:“铁鳞皇冠蛇,那家伙藏在铜棺中的竟然是这种极毒之物。”

    铁鳞皇冠蛇在天巫传承的百品灵媒中排行七十,比位列七十三名的碧眼蟾蜍还要排名在前,足见它的变态。

    它脑袋上如同鸡冠一样的小突起,正是它独特的标志,一般民间也叫它鸡冠皇蛇。

    铁鳞皇冠蛇毒性极其的恐怖,见血封喉,中者必死。

    张横好象记得,在一本非常有名气的盗墓网络小说中,似乎就有这种蛇的出现。

    只是,他也没想到,那个设下如此歹毒阴谋的人,使用的就是这铁鳞皇冠蛇。

    不过,铁鳞皇冠蛇虽然剧毒,但是对于张横来说,这却是一宝,它身上的材料,正是炼制各种巫符巫咒以及巫药的稀罕之物。

    张横那里会客气,当下便把这两条铁鳞皇冠蛇的尸体收了起来,装入了背包中。

    深深地吸了口气,张横的目光再次望向了那两块青石板下的七星子母铜棺。

    现在,那具子棺也已在飞出两条毒蛇的时候,自动打了开来。

    这应该正是这七星子母棺的一种机关。当有人打开母棺的时候,就会牵动子棺,从而让藏在子棺里的毒蛇发动攻击。

    用心之歹毒,实在是可见一斑。

    子棺中也装了东西,而且看起来好象是两团。

    只是,那两团东西粘糊糊,黑乎乎,大小只有成人拳头,根本分不清是什么。

    刚才的那两条毒蛇显然就是藏在这两团东西中,如今表面上出现了两个黑乎乎的洞,可以看到里面有象内脏一样的存在。

    “嗯,看来这是两具还未出生的某种小动物的尸体。”

    细细地看了良久,张横做出了判断:“甚至还是这母棺中的这只小动物所生。”

    按照天巫传承对七星子母棺的描述,七星子母棺做为镇物,如果里面要装入东西,必然是同为母子的关系。

    这不但符合了子母棺的名称,更能增强子母棺的威力。

    张横把目光转回到了母棺上,手中的伏以尺再次拨动了那只黑乎乎的小动物尸体。

    他必须弄明白子母棺中葬的是什么动物,才能最终了解这七星子母棺邪镇的具体效用。

    伏以尺一拨,蜷缩成一团的那只小动物尸体终于翻了个身,它原本被压在下面的脑袋,也露了出来。

    “啊,竟然是只黑猫!”

    经历了刚才的毒蛇事件,小青姑娘和杨文竹两女,现在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两女退后了几步,离张横有二三米远,但仍可以看到张横这边的动作。

    小青姑娘更是挡在了杨文竹面前,不愿让她再冒险。

    然而,看清铜棺里葬的是只黑猫,小青姑娘不由惊呼了出来。

    “黑猫!”

    张横也喃喃了一句。

    但是,他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禁脸色大变:“啊呀,不好!”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