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因祸得福
    就在刚才引龙入体的时候,地脉潜龙那股庞大的力量,几欲要把张横体内的经脉全部撑破。

    虽然在最后一刻,张横奋起全力,把引入体内的力量,轰击了出去,终于破解了那个阴阳风水阵。

    但是,引入体内的潜龙之力实在是太恐怖,张横根本无法全部把这股可怕的力量引导出去。

    顿时,他体内的经脉轰然焚烧了起来,似是要把他整个人焚为灰烬。

    “不好!”

    张横大骇:“这下哥们要玩完了。”

    就在张横以为自己必将无可幸免的时候,突然,脑海一震,意识中那一直蜇伏的天巫图腾兽,陡地睁开了眼来。

    嗡!

    心神剧震,两道金光从天巫图腾兽眼眸中暴射而出。

    刹那,体内暴乱的潜龙之力,如同是受到了一股奇异力量的吸引,滔滔地向天巫图腾兽汇集而去。

    并没有结束!

    天巫图腾兽如巨鲸吸水,刹那把所有的暴乱之力吸入其中。

    光芒大作,一圈圈奇异的波纹从天巫图腾兽身上散发出来,渐渐的弥漫了张横全身。

    顿时,一股暖流在身体里流转,张横整个人象是沐浴在了温暖的春风里,说不出的舒坦和惬意。

    不仅如此,在内视的视野中,他原本因潜龙之力被撑得有些破烂的经脉,在那股暖流的滋润下,竟然以一种可觉察的速度在迅速地愈合。

    只是一会儿功夫,体内的经脉已完好如初。

    “呃,这,这,这……”

    张横的嘴顿时张成了蛤蟆,感受着意识中出现的这幕不可思议的景象,整个人呆在了当场:“难道天巫图腾兽是活物?”

    张横的心确实是惊诧莫名。

    要知道,自昨天晚上,得到净禅大师的洗礼,他就感受到了溶入自己意识中的天巫图腾兽,似乎有了某种变化。

    但是,他仍是想不到,在自己面临生死危机的这一刻,天巫图腾兽竟然再次象是苏醒过来了,吸取了贯入体内的暴乱潜龙之力,并散发出了一股奇异的能量,正在治愈自己体内的伤势。

    此刻,再仔细观察天巫图腾兽,似乎又有了些变化。

    原本还显得有些虚幻的身体,变得更加的凝实了。而一种无比亲切,无比熟悉的感觉,也陡然传来。仿佛天巫图腾兽已有了某种意识,与自己产生了奇异的共鸣。

    “看来,天巫图腾兽果然隐藏了什么秘密。”

    张横又惊又喜:“也许随着自己力量的强大,总有一天能解开它的秘密吧!”

    不过,让张横惊喜的还不止这些。

    随着天巫图腾兽散发的光芒越炽,体内流转的那股暖流也不断地增强。

    咔喇喇!

    脑海中陡地响起了一阵如同是一层隔膜被砸碎的异响,张横浑身剧震,神情再次变得难以喻意的震动:“进阶了,竟然进阶了,哥们竟然突破凡巫的一品境界,达到了真巫二品境界的初期!”张横喃喃着,喜难自胜。

    此时此刻,他的体内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原本受创的经脉已完全恢复,而且经脉内流转的巫力真元,竟然粗壮了好几倍,巫力真元的颜色,也从凡巫境界时的无色,变成了此刻淡淡的金色。

    这正是巫力真元进阶,修为突破到真巫境界的现象。

    果然,心念一动,体内的巫力真元流转如沸,一股似可拔山的澎湃力量,也刹那充塞了四肢百骸。

    细细感应,自己对四周的感知也似乎完全不同了,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空气在自己肌肤间的拂动,空气中蕴含了一股勃勃的生机。

    这样的感觉,是以前的张横从所未有的,他仿佛感受到了天地的呼吸。

    “这就是真巫的境界吗?”

    张横心中惊喜莫名。

    跨入了真巫的境界,让他对自然的感应,进入了一种崭新的层次。

    “阿,张少他这是怎么了?我的天!”

    旁边,杨文竹和小青姑娘此刻却也是目瞪口呆。

    原本以为张横遭到了雷劈,两女正不知所措。

    但是,下一刻,张横身上却发生了一幕不可思议的变化。

    他身上那些焦糊的皮肤,不知怎么的,突然象是灰尘一样,西西索索地掉落。

    一阵风吹过,满地的焦灰,夹杂着他破烂的衣服碎片,转眼间飞满了坟地。

    只是一会儿功夫,张横身上象是蛇蜕皮一样,就这么脱落了全身的皮肤,光溜溜地站在了两女面前。

    “阿!”

    望望赤条条站在面前的张横,两女猛然回过了神来,刹那都是娇羞难忍,连忙转过了身去,那里还敢再看张横一眼。

    开玩笑,杨文竹和小青姑娘,那可都是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那里见过男人赤条条的样子啊!

    “呃!”

    这个时候,张横也猛然惊醒了过来,立刻看到了自己此刻赤条条站在两女面前展览的情形。

    就算张横自认脸皮比麻袋也薄不了多少,此刻也是臊得要找地缝钻了。

    幸好,张横的背包里带着换洗的衣服,他连忙手忙脚乱地找了套衣裤穿起来。

    正有些不知该如何向两女解释,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啊呀,大小姐,这里发生了什么,你们没事吧?”

    “福伯!”

    几人的目光连忙望了过去,立刻看到福伯正一拐一拐地朝这边奔来。

    刚才,因为杨文竹交待过,不需要福伯陪同,所以,福伯和他妻子福嫂两人,就一直在那边屋中烧饭做菜,准备等会好好招待几人。

    因此,最初这边发生的一切,两人根本不知道。

    但是,后来听到外面一阵天摇地动,紧接着更是雷声轰鸣,却是把福伯夫妻给吓了一跳,连忙走出了屋来。

    于是,他们便看到了这边坟地上似乎是遭到了雷劈。

    夫妻两人大惊,那敢迟疑,这才跑了过来,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不过,两人都是因为小时候患小儿麻痹症,双腿有残疾,所以等他们跑到这边,一切都已结束,只看到了坟地里狼藉的一片,以及衣衫不整的三人。

    这却是让福伯又惊又疑,一时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福伯,没事。”

    杨文竹目光望了望四周,神情也是变得难以喻意。

    此时此刻,这片坟地上的情形,确实是无比的不堪。尤其是原本埋着那两口七星子母棺的地方,青石板已被炸成了粉碎,那两具铜棺更是成了一片焦黑,铜棺中原本的几具黑猫尸体,也已化为了乌有。

    等目光再转到张横身上,杨文竹更是身形不由一震,俏脸上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