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追根问源
    当杨文竹和张横他们来到小屋的时候,福伯夫妻正在烧菜做饭,看到几人进来,福伯连忙站了起来:“大小姐,快休息一下,饭菜马上就好了。”

    “嗯,福伯!”

    杨文竹点头,神情却是变得肃然无比,目光灼灼地望着福伯:“吃饭先不急,福伯,我有一件事要问你。”

    “大小姐有什么事尽管说。”

    福伯很是讶异,他也感受到了杨文竹语气中的凝重。

    一边的福嫂也走了过来,与杨文竹打了个招呼,默默地站到了旁边。

    “福伯,这是我们从我爷爷的坟后找到的。”杨文竹指了指小青手中端着的两具小铜棺,神情变得悲愤无比:“这是有人在我爷爷的坟上下了邪镇。”

    “啊!怎么会这样!”

    福伯夫妻两人脸色骤变,身形都颤抖了起来:“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有人在老爷子的坟上下邪镇?”

    福伯夫妻确实是被震惊了。

    他们两人虽然不知道这两具小铜棺是什么东西,但是,邪镇这两个字,还是深深地把他们给震动了。

    要知道,他们本就住在这山村中,自然对于阴阳风水非常的迷信,也是听说过坟墓下邪镇的事。

    只是,两人做梦都想不到,他们守护的杨家祖坟,竟然会被人下邪镇。

    “福伯!”

    杨文竹深深地吸了口气:“您替我们家守了十多年的墓,我自然是相信您的。只是,这次有人在我爷爷坟墓下了邪镇,我必须调查清楚。”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变得凌厉起来:“刚才我们在坟上看过了,这东西埋到我爷爷坟里,大概在一年时间。那么,福伯,在这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有什么人到过这里,您是否看到了形迹可疑的人。”

    为了守护这片杨家的祖坟,杨家在这里也是投入了巨大的财力,不但修建了上山的石阶,而且,更是在这孤山上拉起了电线和电话线。

    甚至在坟地四周以及上山和下山的路上,都安装了许多监控。

    因此,无论是谁来到这里,都会被守墓的人看到,更不要说在坟地上做手脚了。

    对方在杨文竹爷爷坟上埋下两具铜棺,绝不可能没有被守墓的福伯看到。

    所以,杨文竹此刻要向福伯问个清楚。

    “一年的时间?”

    福伯和福嫂两人互望一眼,脸上都现出了回忆的神色,好一会儿,这才转向了杨文竹:“大小姐,这一年来,我们没有离开过,也一直尽心尽力看护着这里,从来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到坟上去,更不要说让人在老爷子的坟上动手脚了。”

    “是啊,是啊!”

    福嫂在一边也连忙道:“当年老爷子为我们村里镇里和县里做了许多事,让村里的人都无比的感激,政府部门也因为感谢老爷子的投资,特意批准了这片坟地归我们杨家管理,不允许别人再来这里建坟。”

    “因此,可以说,这片坟地就是我们杨家独有的。”

    福嫂继续道:“这铜鼓山本来就偏僻,除了每年祭祖的时候,平时根本没有人会来这里。”

    “我们夫妻长年守在这里,从来就没让外人进入。”

    福嫂信誓旦旦地说着,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大小姐,我们两人受你家这么多好处,如果没有你们,也许我们两夫妻现在说不定都早就死了。我还记得,当年阿强他爹重病,就是老爷子出的钱,这才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不仅如此,现在我家阿强和阿岳都在金泰工作,而且每年都能拿十几万的工资,两人都成了家。”

    福嫂说着,眼眶里已盈满了泪水:“可以说,没有你们,我们家就没有今天这样的好日子。你们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们这一生都无法报答。”

    “是啊,大小姐!”

    福伯神情也激动起来:“你们对我们有大恩大德,所以,我们守这坟地,也是尽心尽力,绝对没有敢松懈的时候。就算是我们生病,也一定会叫人来替我们看管。”

    “福伯,福嫂,我知道。”

    杨文竹微微点头。

    她一直仔细地观察着两人的神情,看他们这副样子,确实是发自内心。

    显然,他们不应该会有假话。

    可是,如果他们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来这里,爷爷的坟上怎么会被人下邪镇呢?

    “你们生病了,会让人替你们前来看管?”

    张横也一直默默地在听着两人说话,这个时候,不由皱了皱眉头,似是想到了什么:“福伯,那是不是说,你们也有不在这里的时候。”

    “这位是?”

    福伯目光狐疑地望向了张横。

    “他是我们集团的张顾问。”

    杨文竹连忙替张横介绍,她也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福伯,你想一想,这一年来,你和福嫂是不是有不在这里,让人替你们看守这里的时候。”

    “哦!”

    福伯和福嫂两人再次互望一眼,又低头回忆了起来。

    好一会儿,福伯猛地一拍腿:“大小姐,说来还真有不在的时候。”

    “应该是去年开年初,我还记得非常清楚,刚刚过了元霄节,我和老婆子两人突然生病了,上吐下泄。”

    福伯满脸的苦笑:“可能是吃坏了什么东西,本来想撑一下,但到后来实在撑不下去,就去了医院。”

    “最后,还是在医院里住了一星期。”

    福伯继续道:“我和老婆子住院,这里自然不能没有人看管,所以,当时我们就让阿岳过来,替我们看守这里。”

    福伯有两个儿子,一个叫杨伟强,另一个叫杨伟岳,他所说的阿岳正是小儿子杨伟岳。

    “原来是这样!”

    杨文竹和张横交换了一下眼色,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里觉察到了什么。

    “福伯,你可不可以叫阿岳过来一趟。”

    杨文竹沉吟了一下。

    “当然可以,大小姐有事问他,我马上打电话给他。”

    福伯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也知道今天的事情无比的严重。

    说着,他拿出了手机就准备打电话。

    然而,号码还没有拨出去,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福伯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喃喃地道:“咦,真是凑巧了,刚要找阿岳,阿岳就打电话来了。”

    福伯也不迟疑,按下了通话健。

    然而,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声音,福伯的脸色骤变:“啊,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福伯浑身剧震,神情也变得惊慌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