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突然发病
    “啊呀,老头子,什么事,出了什么事?”

    一边的福嫂一见福伯这副样子,不禁吓了一跳,不由急急地问道。

    “福伯,怎么了?”

    杨文竹也是又惊又疑。

    “大小姐,阿岳出事了。”

    福伯嘴唇哆嗦着,好一会儿才说出了完整的话来:“电话是他媳妇打来的,说是就在刚才,阿岳突然昏倒,送到镇医院,人家直接就不肯接收,说是让送县里的医院。现在,已到了县医院的抢救室,正在急救。”

    “啊!阿岳他怎么会这样?”

    福嫂一听,身形剧颤,几乎站不住身形,脸色也已悲凄起来。

    “突然昏倒,正在急救中?”

    张横的眉头一紧,似是猛然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怪异无比。

    “那我们去医院。”

    杨文竹微一沉吟:“福伯,福嫂,你们别急,现在医疗水平这么先进,阿岳一定没事的。”

    事情突然出现了这样的变化,要问的阿岳在这个时候竟然昏倒进入了医院急救,这是众人谁也没有想到的事。

    当下,大家也不迟疑,匆匆地向山下而去,只留下福嫂暂时留在山上看守坟地。

    福伯腿脚不方便,走路实在是太慢,看着他一拐一拐地蹒跚下山,张横感觉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再加上心中有一个疑团,也是迫切地想看到他的儿子阿岳。

    所以,张横也不犹豫,把福伯背了起来,众人的速度顿时加快。

    不一会儿,几人奔下了山来,坐上了小青的车子,向诸几县人民医院飞驰而去。

    车子开得飞快,但这里离诸几县城有一个多小时的路,几人坐在车里,都变得无比的沉默,气氛显得很是压抑。

    张横却是暂时抛开了杂绪,意识沉浸到了脑海中的天巫图腾兽上,细细地感应了起来。

    这次给杨家祖坟看风水,事情虽然曲折,甚至遭遇了一次生死危机。

    但是,幸亏最终因祸得福,不但转危为安,而且让自己的修为来了一次突破,达到了真巫二品的初阶。

    不过,想想刚才的经历,张横还是心有余悸。

    现在,他算是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的力量还是太弱了,这个世界上,能人奇士不知有多少。自己以后行事要更加的小心,如果不是自己脑海中的天巫图腾兽,只怕这次是真的凶多吉少。

    心中想着这些,意识已触及到了天巫图腾兽上。

    修为跨入真巫的二品境界,天巫图腾兽中又传来了无数的信息,这回却全是有关阴阳风水阵的内容。

    这正是如今张横最渴望知道的东西。

    在坟地上被那个奇异的阴阳风水阵弄得几乎小命玩完,现在的张横,对阴阳风水阵更是迫切地想了解的更多些。

    阴阳风水阵是一个崭新的内容,让张横完全沉浸在了那神奇的世界里。

    不知不觉,当他听到小青姑娘的叫唤时,车子已来到了诸几县的人民医院。

    几人下了车,急急地向急诊楼的急救室赶去。

    急救室外等着一大伙人,正是福伯家的几个亲戚,其中杨伟岳的媳妇方幼珍正满脸焦急地守在那儿。

    见到杨文竹突然出现,急救室外的几人不禁都是大感意外。

    “大小姐,您怎么来了?”

    方幼珍又惊又是感动,原本悲切的脸上,顿时现出了激动的神色,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杨文竹做为杨家现在的掌权人,在场的人自然谁都认识。

    而且,这些人都是杨家村的村民,几乎都是在杨家金泰国际的子公司工作,因此,对于这位新任的杨家美女总裁,每个人都怀着一种敬畏的心情。

    只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杨伟岳生病,这位美女总裁竟然会亲自到医院来。

    这样的事实,实在是让所有人无比的震动,更是感觉难以置信。

    “阿岳她到底得了什么病?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杨文竹微笑着向众人点头示意,也不多罗嗦,直接问起了方幼珍。

    “大小姐,阿岳他刚才还在公司上班。”

    方幼珍此刻总算有所平静了下来,连忙道:“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晕倒了。与他在一起的同事,就马上把他送到了镇医院里。”

    “可是,医院的医生看了后,说是没有办法治疗,让直接送县医院。”

    方幼珍继续道:“我接到电话,就赶了过来,我赶到的时候,他就已在急救室抢救了,现在到底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嗯!”

    杨文竹点点头,不得不安慰她几句。当下,众人也都等在了急救室的门口,等待着里面的消息。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急救室的门终于打了开来,一大群医生和护士,推着一张病床从里面走了出来。

    病床上躺的正是杨伟岳,一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男子。

    只不过,此刻的杨伟岳,脸色腊黄,戴着氧气罩,身上插了许多管子,人似乎仍处于昏迷中。

    “医生,我家伟岳怎么样了?”

    方幼珍迫不急待地拉住了医生,急急地问道:“他没事吧?”

    “嗯,你是病人的家属吧!”

    医生是位年纪在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神情很是疲惫,他微微摇了摇头:“病人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心,肺,肾等多处脏器出现了衰竭的现象,虽然经我们竭力抢救,但仍处于危险期,能不能撑过,还得看接下来的情况。”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变得沉重起来:“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啊!伟岳。”

    方幼珍声音中顿时带上了哭腔。

    医生的意思已是很明白了,他所说的要有心理准备,这是在下病危通知书啊!

    “阿岳,阿岳!”

    福伯也顿时慌了,一边叫着儿子的名字,一边一拐一拐地挤了过来,想看看病床上儿子的情况。

    “医生,他到底得了什么病?”

    杨文竹还算是冷静,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病人的情况很奇怪,最初象是心脏病突发。”

    医生神情很是凝重:“但是,之后各脏器就出现了突变,发生多脏器衰竭,现在,各项指标正在化验中,所以,最终是什么导至了他这病,得需要各种化验结果出来,综合判断。”

    “现在,我们需要把他送入icu病房,做进一步的观察。”

    “哦!”

    杨文竹蹙起了眉头,目光望向了张横,她感觉张横似乎神情很是怪异。

    张横却是朝她微微点了点头,示意让她到一边,有话要告诉她。

    此时此刻,张横的心中确实是很震动,因为,他已明白了这个叫杨伟岳的男子,到底是什么导至了他突然发病。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