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替死鬼
    “张少,什么事?”

    杨文竹满怀狐疑地与张横来到一边,低声问道。

    “文姐,就是那人的血。”

    张横神情凝重。

    “什么那人的血?”

    杨文竹一怔,但立刻反应了过来,脸色骤变:“你是说那铜棺中用的是杨伟岳的血。”

    “是的,就是他。”

    张横慎重地点头。

    “啊,竟然是他对爷爷的坟下了邪镇!”

    杨文竹娇躯剧震,神情也刹那变得悲愤无比,满口的贝齿都一下子咬得紧紧的了。

    “不是,文姐,你听我说。”

    张横连忙摇头:“铜棺中的血肯定是他身上的血,但是,他却不是下那个邪镇的人。确切地说,是那个下邪镇的人,用了他身上的血,但是,这事他必然知道一些内幕,甚至有可能清楚是什么人下了那个邪镇。”

    张横解释道。

    “竟然是这样!”

    杨文竹那好看的秀眉猛然一挑,目光灼灼地望向了张横:“张少为什么如此确定?”

    杨文竹此刻已迅速地冷静了下来,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因为他的病,就是遭到了那个邪镇的反噬,这才会突然发病的。”

    张横也不隐瞒:“我们那边刚破了那个邪镇,他就马上突发疾病,而且是从心脏处发作的。”

    “啊,是邪镇的反噬!”

    杨文竹再次被震了一下,但是,她已是更加相信张横的话了。

    她可没忘了,她自己当时就是因为受坟风冲刑,心脏出了问题。

    虽然杨文竹并不知道所谓的邪镇反噬是怎么回事,不过,想来既然是反噬,自己得什么病,反噬之人也应该出现同样的状况。否则,就不叫反噬了。

    杨文竹猜的确实不错,只是,她并不知道,张横有些事并没有对她明说。

    张横之所以敢断定杨伟岳是遭到邪镇反噬,那自然是有原因的。

    刚才,杨伟岳从急救室里被推出来,张横一直站在旁边默默地观察,并且天巫之眼开启,在探寻他的病况。

    然而,一望之下,张横的心却是被震动了。因为,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他可以清晰地看到,杨伟岳的心脏被一团如同坟包般的漆黑之物所包裹,与当日杨文竹身上的情况类似。

    不同的是,他心脏的坟包,已出现了膨胀的现象,那股黑气完全侵蚀了心脏的功能。

    这正是杨伟岳突然发病的原因,也是他全身多器官出现衰竭的根本所在。

    不仅如此,天巫之眼探察到他头顶的三花聚顶,更是证实了这一点。

    因为,杨伟岳此刻三花聚顶中,代表祖荫气运的那团光氲中,现出了一幕恐怖的影像。

    只见,一团黑雾翻滚,黑雾中,两具诡异的棺材在浮沉,隐隐的,还可以看到三头黑猫正张牙舞爪地在噬咬着他祖荫气运的光氲。

    这一幕影像,与张横在杨文竹爷爷坟上看到的那两具七星子母棺的情形完全符合。也正是遭到坟风邪镇反噬的现象。

    这更是证实了他就是提供血脉的杨家人。

    阴阳风水中,下邪镇并不是随便可以下的。尤其是能至人于死地的坟风邪镇,要是被人破解,就会遭到反噬。

    天理昭昭,因果报应,这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福,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祸,一切都有着因果存在。

    风水更是如此,用风水邪镇害人,也是要承受被邪镇反噬的后果。

    当时,张横在破解了那个诡异的阴阳风水阵的时候,就立刻想到了这一点。

    后来,当听到福伯的小儿子阿岳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病,心中就已是预感到了可能此事与他有关。

    此刻,看到了杨伟岳本人,弄清了他的病情,更是完全确定了这一点。

    当然,张横之所以说杨伟岳并不是那个在坟上下镇的人,而仅仅只是提供了血液的参与者,这也是有原因的。

    下镇之人,能在七星子母棺中布下诡异的阴阳风水阵,张横判断,那人至少是达到二品的玄门中人。

    但是,杨伟岳只是个普通人,从这一点上来说,杨伟岳就绝对不是那个阴谋者,他最多也只是个帮凶。

    事实上,杨伟岳可以说是个替死鬼。

    那个在杨文竹爷爷坟上下镇之人,也是怕被人破解了所下的邪镇,从而遭到反噬。

    因此,他才需要用杨伟岳的血液做为邪镇的引子。一则是有了杨伟岳的杨家之人血脉,可以最大程度地掩盖邪镇散发的阴煞之气。

    另一方面,自然就是为了预防杨家人能请到高人,破解了这个邪镇,以至遭到反噬。

    而用了杨伟岳的血液为引,那么,一旦邪镇被破,邪镇的反噬就落到了杨伟岳头上。

    这可以说是一石二鸟,可怜的杨伟岳被人做了替死鬼。

    这也是大多数阴阳风水师,在下邪镇时会做的,他们自然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与人赌。

    “那他肯定知道一些下镇之人的情况。”

    杨文竹的神情变得凌厉起来,目光冰冷地望向了推进icu病房的杨伟岳。

    “是的,应该是这样。”

    张横点点头:“下镇之人,既然取了他的血,肯定与他接触过。”

    “看来,只有从他身上找到线索了。”

    杨文竹又咬了咬牙。

    此刻的杨文竹,心情确实是悲愤无比,她怎么也没想到,在爷爷坟上下邪镇的人,竟然会与杨伟岳有关。

    福伯一家受自家照顾,正如福伯所说,是受了自家很多的恩惠。

    这些年来,自家让他看守祖坟,这也是对他的一种信任。

    可是,就是他的小儿子,偏偏参与了这次在坟上下邪镇的事。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杨文竹悲愤莫名。

    “走,我们去问问他。”

    杨文竹朝一边的小青使了个眼色,就要跨步朝icu病房而去。

    但是,刚跨出两步,她的身形不由微微一滞,神情也猛的变得一阵古怪,她猛然想了起来,现在的杨伟岳还处于极度的昏迷中。

    要想从他嘴里知道暮后指使者的情况,还真是不可能的事。

    正沉吟着不知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突然那边icu病房里响起了一阵急促的紧急呼救的警示音。

    杨文竹脸色骤变,她自然明白那紧急呼救的警示音代表着什么,这是意味着icu病房的病人病情有了突变。

    “不好,要是他死了,这条线索就断了。”

    杨文竹心中陡地一紧。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