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都是赌搏惹的祸
    果然,当杨文竹和张横他们赶到icu病房的时候,房间里已挤满了医生护士,正在对杨伟岳做最后的抢救。

    方幼珍和福伯等一众杨伟岳的亲人,站在门口,一个个脸现焦急的悲切,却一时都是手足无措。

    杨文竹和张横交流了一下眼色,也默默地站到了门口。

    现在这种情况,自然不宜做任何事,一切都得等医生把杨伟岳抢救过来再说。

    好半天,围在病床边的医生都停下了手来,一个年纪在四五十岁的中年医生摇了摇头,带头走出了病房。

    “医生,怎么样了,我家阿岳怎么样了?”

    方幼珍急切地拉住了那个医生,满脸焦急地问道。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病人的病情实在是恶化太快,现在已是全身各器官衰竭,没有希望了。”

    医生叹了口气:“你们准备后事吧!”

    “哇!”

    方幼珍顿时哭喊了出来,身形摇晃着,几欲昏倒。

    “啊!”

    福伯也是身形剧震,感觉天旋地转。

    旁边的几名亲戚连忙把两人扶住。

    一众人冲入了病房,围在了杨伟岳的病床边,一时间,气氛变得无比的压抑,一种沉痛的悲哀在整个病房里漫延。

    “张少,您有办法让他苏醒片刻吗?”

    杨文竹悄悄地走到了张横身边,低声问道。

    见识过张横那些神奇的手段,当此刻遇到难题的时候,杨文竹立刻想到了张横。

    “嗯,可以。”

    张横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就拜托张少了。”

    杨文竹大喜,立刻带着张横进入了病房。

    众人见她进来,连忙让开了位置。

    杨文竹也不向他们解释,与张横走到了杨伟岳的身边。

    张横也不犹豫,伸手叩住了杨伟岳的脉搏,一缕巫力真元就输入了他的体内。

    巫力真元蕴含了强大的生命力,虽然无法让死人起死回生,但是让人弥留片刻,还是可以的。

    果然,巫力真元输入杨伟岳体内,他原本毫无表情的惨白脸上,眼皮竟然急剧地跳动了起来。

    “啊,阿岳有反应了,阿岳有反应了。”

    围在床边的人顿时惊喜莫名,不由惊呼道。

    一会儿,躺在床上的杨伟岳终于慢慢地睁开了眼来,原本惨无人色的脸,似乎也多了一丝异样的红光。

    他目光茫然地望向了四周,当看到站在床边的杨文竹时,却是陡然浑身一震,脸色也刹那变了。

    “大小姐,我,我,我对不起您!”

    杨伟岳艰难地说出了这句话来。

    刹那,全场震惊,所有听到这一句话的杨家人,个个惊呆了。

    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杨伟岳与大小姐之间会有什么瓜葛,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啊!真的是你这畜生做的好事?”

    福伯更是身形一阵摇晃,几乎栽倒。

    在场的人只有他知道今天大小姐来的原因,此刻一听杨伟岳的话,已使他意识到了杨家祖坟上邪镇的事,极有可能真的与自己的小儿子有关。

    否则,他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

    只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小儿子竟然会与此事有关。

    刹那的震惊,福伯猛地反应了过来,全身哆嗦着,猛地扑到了杨伟岳面前:“你这畜生,大小姐一家对我们恩重如山,你竟然敢做这样的事,你快说,是不是你做的,否则,我打死你。”

    说着,福伯就要举手扑打床上的杨伟岳。

    幸好,旁边的众人一把拉住了他。

    “各位,你们先出去,我有些话要与他说。”

    杨文竹神情一凛,已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向众人道。

    此刻的杨文竹,有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完全展示出了她做为金泰国际美女总裁的强大气场。

    杨伟岳的一众亲戚虽然满腹的狐疑,但那里敢违背她。立刻一个个默不作声地走了出去,屋里只剩下了杨文竹小青以及张横三人。

    “阿岳,告诉我,是谁在我爷爷坟上下了邪镇。”

    杨文竹丝毫没有拐弯抹角,语气无比的凌厉。

    “大小姐,我,我,我对不起您,我对不起老爷子……”

    杨伟岳终于开了口,他满脸的愧疚和后悔,一边说着,一边已是呜呜呜地痛哭起来:“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一时糊涂,做出了对不起大小姐和老爷子的事。”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杨伟岳此刻也感觉到了他自己已是处于回光返照的弥留之际,所以,他却是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表现出了极度的忏悔。

    在他断断续续的述说中,杨文竹和张横终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杨伟岳现在是金泰集团在诸几一家子公司的部门经理,每年的年薪也有十几万。

    这几年来,因为有了这份工作,不但讨起了老婆,而且生活也过的十分的滋润。

    这对于杨伟岳这个只有初中毕业的人来说,他对这样的生活,已是非常的满足了,对杨文竹一家,自然也是充满了感激。

    然而事情就出在一年多前。

    手中有了积蓄,杨伟岳平时也就会出去在外面娱乐娱乐。

    一次他在一家洗浴中心,被人拉着去玩牌,赢了好几千块钱。

    于是,在之后的日子里,他渐渐的迷上了赌搏。

    最初的时候,他还总能赢一点。但是,后来他却是时运不济,就总是输钱了。

    不仅如此,他的赌瘾也越来越大,从一开始的几十几百,到后来的几千,以至到最后几万十几万的赌。

    终于,短短的几个月,他欠下的赌债竟然高达上百万。

    这个时候,原先放赌资给他的人翻了脸,向他发出了最后的通谍,说是如果他不立刻归还这笔赌债,就会要他全家好看。

    杨伟岳那里拿得出这么多钱,苦苦哀求,希望能让他宽容一段时间。

    但是,逼债的人那里肯依,扬言要是他不马上还钱,会砍了他的一只手,并会要拿他的家人报复。

    不过,逼债人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只要他答应替他做一件事,就可以免除他的这笔债务。

    当杨伟岳听到对方所提的要求时,完全惊呆了,因为,对方就是要让他帮他们可以进入杨家的坟地。

    杨伟岳自然不是傻瓜,一听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这是他们想在杨家的祖坟上做手脚。

    虽然杨伟岳最初不肯答应,但在他们的威逼下,最后只好按照他们的吩咐,做了违心的事。

    去年,福伯夫妻之所以在元霄节后,突然上吐下泄生病住院,其实就是杨伟岳在他们的饭菜里下了泄药。

    之后,福伯夫妻住院,杨伟岳替他们看守坟地,就让那些人进入了坟地。

    至于那些人在坟地里做了什么,杨伟岳根本不清楚。

    其中还有一个细节,在杨伟岳答应他们的条件后,曾被他们从他身上抽了一管鲜血。

    当时的杨伟岳完全只能听凭他们摆布,也不敢把这事跟任何人说。

    “那些人是谁?”

    听完杨伟岳的述说,杨文竹脸色已是无比的难看,立刻问出了问题的关键。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