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眉山起折痕
    “大小姐,那人叫刀哥,是诸几美人鱼浴场的老板。”

    杨伟岳此刻那里会有丝毫的隐瞒,把他所知道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最后已是痛哭流涕:“大小姐,我不是人,我对不起您,我……”

    杨文竹却也不愿再与他说什么,微微摆手,与张横以及小青姑娘走出了病房。

    “你这畜生!”

    三人一出门,等在门口的福伯立刻一拐一拐地冲了进去,顿时,病房里传来了福伯嘶哑的咆哮,一声响亮的巴掌声传来。

    “啊,爹,你不要打他啊!”

    一时间,病房里乱成了一片。

    不过,混乱只是持续了一会,下一刻,整个病房里呜呜的哭喊声响成了一片,却是杨伟岳已经去世了。

    听着病房中传来的声音,张横心中也是有些莫名的感慨。杨伟岳一念之差,终究是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也让他丢了小命。

    只是,这世上终究没有后悔药,许多事情,必须是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价的。

    杨文竹的心情也是非常的沉重,虽然线索已经有了,但是,结果却让她很是悲愤。最信任的福伯,他的小儿子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这是她最不愿看到的。

    不过,她毕竟是一个国际集团的掌舵人,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开始着手调查杨伟岳所提供的那条线索。

    不管怎么样,对方在她爷爷坟上做了这样的手脚,那是决心想要杨家灭门绝户,这无疑已是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怨。

    无论对方是自家的仇人,还是自家在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或是隐藏在暗处意欲谋夺杨家家产的某个人,这必然是要挖出来。

    不然,今后极有可能对方仍会在暗中搞鬼。

    打了一连串电话,动用了各种关系以及势力,杨文竹开始着手调查。

    等一通电话打完,已是整整忙了一个多小时,几人也早已离开了诸几人民医院,来到了诸几县城外的一处别墅。

    这里是当年杨文竹爷爷回到家乡后,建造的住所,本是他养老之地。

    虽然他现在去世了,这处别墅依然保存着,杨文竹每年也都会来这里住一段时间。

    现在,这座别墅却是成了她临时的指挥部。

    杨家在这里的势力确实是不可小觑,杨文竹传达出去的命令,很快就有了反应。

    不一会儿,各色人等陆续赶到了别墅,带来了她所需要的各种消息。

    仅仅只是两个小时,杨文竹的桌子上,已摆放了有关那个刀哥的所有资料。

    刀哥,真名涛大山,现在四十二岁,是诸几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原本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混混,年青时就以偷鸡摸狗为生,一直被他所在村里的人唾弃。

    因为年青时与人打架,在脸上留下了一道刀疤,所以,人称外号刀哥。

    不过,二十多年前,涛大山跟人去了沿海一带出门打工,五年后再次回到诸几的时候,已是一位小有名气的老板了。

    他在诸几县城里开设了一家洗浴场,经营起了当时说起来还算是非常时尚的按摩桑拿等业务。

    之后的十几年,刀哥的生意越做越大,不仅开有浴场,还经营了几家夜总会和酒店。可以说,他现在是诸几这个小地方娱乐业的老大。

    当然,刀哥所经营的产业,不仅只是这些,他还经营一些暗地里见不的光的业务,比如赌场,高利贷。

    所以,刀哥其实已是隐隐成为诸几地下势力的一位黑道老大。

    当日杨伟岳赌搏,就是在他的地下赌场输的,也是他借给了杨伟岳的高利贷。

    “小青,我们的人手什么时候能到?”

    望着桌上的资料,杨文竹的俏脸冰寒一片,目光望向了旁边的小青。

    整个别墅的大厅装饰很是古色古香,家具清一色的都是仿古的红木,几幅字画更是衬托出了这里主人高雅的品味。

    不过,此刻客厅里的气氛很是压抑,杨文竹坐在一张红木茶几边,神情凛然。

    小青和张横就一左一右坐在她的两边沙发上,脸色很是严肃。

    “大小姐,我们的人最迟会在傍晚的时候到达。”

    小青答道:“到时就可以行动了,我已让人暗中注意着刀哥的行踪,随时向我汇报。”

    “嗯,很好,这次绝不能出任何的意外,一定要把他给我抓回来。”

    杨文竹冷声道:“我一定要查出在我爷爷坟上下邪镇之人。”

    现在的杨文竹,充满了一股摄人的威严,还真有几分指点江山的巾帼气度。从杨伟岳嘴里得到了线索,她已是决意采取行动,暗中对付刀哥。

    杨家祖坟被人下了邪镇的事,这事摆不上台面,对方既然是玩阴谋,杨文竹也准备以牙还牙,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来对付。

    她已让小青招集人手,要暗中把刀哥绑来,以弄清事情的真相。

    张横一直默默地坐在旁边,并没有参与任何的意见。

    只是,他的眉头却是不时地微微皱起,望望杨文竹,又看看小青姑娘,一抹阴云笼罩了他的脸色。

    杨文竹现在对张横很是信任,完全把他当成了自己人看,所以,这次准备私下对付刀哥的行动,并没有隐瞒张横。

    但是,知道了这次行动,却是让张横心中有些不安。

    一方面,从那个下镇之人,能在坟上布置阴阳风水阵,就已说明对方绝不是个普通人,这让张横心中有些顾忌。

    另一方面,他突然看到了小青面相上出现的一个不祥的预兆。

    小青姑娘本是位练家子,在那天金泰生物公司的门口,张横曾见识过她变态的武力。

    现在的张横,自然也已知道了小青的来历。

    小青姑娘其实本名叫连青梅,小青是她的昵称,出身在河北一个武林世家,现在年纪也仅仅只有二十五岁,比张横大一岁。

    因为当年连家曾受杨文竹爷爷的恩德,所以,小青姑娘自学艺有成后,就陪伴在了杨文竹身边,成为了她的贴身保镖。

    小青自然也是位绝色女子,尤其是她身怀武功,因此与一般普通女子的柔弱不同,整个人有一种英姿飒爽的气质。

    只是,张横从她的面相上,看出了一丝破败。

    小青的左边眉山上,有一道折痕。

    按天巫传承相道中的说法,眉山起折痕,劫数见分明。

    意思是说,这一道眉山上的折痕,意味着她的人生会有一个劫难,而且是生死劫。

    如果能渡过这一劫,自然是后福无限,渡不过这一劫,极有可能就会夭折。

    本来,这道折痕还不明显,但是,现在这道折痕却是出现了变化。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