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庚金犯子午
    钱塘那边,传来了对付朝平川的一些消息。

    在金泰国际暗中使力下,朝平川的公司遭到了重创,不但被工商税务等部门联合调查,而且,他的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也似乎从各个渠道了解到了一些内幕,纷纷与他分道扬镳。

    一时间,朝平川的公司完全陷入了困境,已几乎面临倒闭。

    并不止如此,几桩莫名其妙的官司也找上了他,甚至已走上了法律程序,他已面临四面楚歌的境地。

    听到这些消息,张横心中很是畅快,这也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

    不把朝家弄得倒台,张横就不会罢手,也不算是为父亲报仇。

    在诸几呆了几天,张横决定回钱塘市。

    如今的张横仍住在群居楼中。

    虽然成为了金泰国际的顾问,按集团的惯例,他可以分配一辆车子以及住房。

    不过,因为前段时间为了收集各种毒虫毒物以及药材,一直住在莫干山师兄那边。所以,他也就不急于房子与车子的事。

    后来去了诸几前,他总算抽出了时间,去看了房子,选了一套住所。

    只不过,房子是要装修的,如果想入住还得几个月的时间。张横也不急,把自己的要求交待后,就等着那边房子装簧好就行。

    一切都有金泰国际的后勤服务部人员负责,张横倒是丝毫不用费心。

    这次回来,最重要的仍是代步的车子问题。

    刚到群居楼,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吵闹声。

    “啊呀呀,我说莲姑娘,你要是再不付房租,可就别怪诸阿姨翻脸不认人,要把你这房子重新招租啦。”

    一个嗓子尖尖的女人声音,张横在一楼就听得清清楚楚。

    张横不由皱了皱眉头,心中暗道:“看来,包猪婆又在逼租。”

    那尖尖的嗓子,张横实在是太熟悉了,每个月总能听到几回,她的主人正是张横他们所住群居楼的房东。

    她叫诸美婉,年纪已是有快五十岁,以前据说在某个商场工作。

    不过,现在已办了早退手续,靠名下的几套房子出租,是位地地道道的包租婆。

    只是,诸美婉为人克薄势利,所以,这里的租客都在暗地里叫她包猪婆。

    现在,竟然又听她在叫嚷着摧房租,张横心里确实是非常的反感。

    说实话,租房付房租,这是天经地仪之事。

    然而,居住在群居楼的,都是苦哈哈的打工者,本身收入都非常有限。

    如果有时遇上家里出点事,或是生病以及单位工资拖延,就会有经济危机,付不出房租的事还真是经常发生。

    可是这位包猪婆,她可不管这些,只要到了收房租的日子,那就是象地主逼债一样,不把房租收来,那是绝不罢休。

    以前的张横,也曾因为欠过房租,被这位包猪婆几乎逼得要上吊。

    所以,此刻听到她又在逼租,心中确实是很反感。

    “朱阿姨,房租我一定会付,不过,可能还要拖几天,我们单位已有三个月没发工资了。”

    一个讷讷的女子声音传来,语气中很是愧疚。

    “是阿莲!”

    张横神情有些异样。

    那个讷讷的声音,他也一下子听了出来,正是与自己同住在一起的另一个女孩子夏清莲。

    夏清莲是安徽人,今年还只有二十岁,刚高中毕业,就出来打工,现在在钱塘一家印染厂里工作。

    夏清莲与王馨兰不同,她是位地地道道的农村姑娘,再加上只有高中毕业的学历,在这个大城市要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确实是有些困难。

    因此,她干的活也是这群居楼里一众租客中最辛苦的,好象每天都要上十二个小时,而且还没有休息日。

    因为她的出身与张横差不多,所以,张横与她的关系其实最亲近,比王馨兰都要说的来。

    “啊呀呀,我说莲姑娘,如果我的租客都象你这样,每次房租都要拖,那我吃什么啊!”

    包猪婆却那里肯依,尖尖的嗓子怪叫起来:“你看,我现在吃的穿的用的,就全靠这几套房子的房租费,你不给我房租,我这不是要去讨饭啊!”

    “朱阿姨,可是,我……”

    夏清莲更加的惭愧了,声音都到了喉咙底。

    但是,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这个时候,楼梯上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阿莲,别求包猪婆,你的房租我替你付。”

    “阿!”

    夏清莲一怔,当她抬起头来,看到从楼梯上走来的张横,不禁神情一阵激动,眼圈都有些红了。

    今天,她被包猪婆逼得实在是委屈之极,现在,听到张横的话,顿时感觉心中一阵酸楚,确实是有种象是看到了亲人一样的感觉。

    “啧啧啧!我倒是谁,原来是小张啊!”

    包猪婆转过了头来,斜着眼瞄了瞄张横,脸上露出了一个虚假的笑意:“这就好,小张愿意替你付房租,这就太好啦!”

    “喏,给你!”

    张横根本不愿多理会包猪婆,从皮夹里拿出了八百元,丢到了她面前:“我说包猪婆,做人要留点余地,不然要有报应的。”

    看到夏清莲眼圈红红的,张横知道她肯定是受了包猪婆的气,心中也是有些暗恼,那里还会给她好脸色。

    “啊哟!你还来教训诸阿姨了。”

    包猪婆一张胖脸不由抽了几下。

    诸美婉名字取的挺美的,又是美又是婉的,但是,她的那副尊容却实在是有些对不起观众。

    身形圆滚滚的,身高不过一米五十,体重却有一百八十斤,整个就是一头大肥猪。

    加上现在是夏天,她穿的是一身很宽松的裙子,看起来就更象是一只柏油桶,根本分不出那是腰那是胸,浑身上下就一个大圆筒。

    此刻,被张横抢白,诸美婉很是恼火,一对只剩下了两条缝的眼睛不由一瞪,就要发彪。

    “诸阿姨,你房租也收了,你还想怎么样?”

    一边的夏清莲见诸美婉脸色不善,生怕她与张横吵起来,连忙打圆场,一边说着,一边转向了张横,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神色:“阿横,谢谢你,这钱我一拿到工资,就会还给你。”

    “没事!阿莲。”

    张横摆摆手,他可也不想夏清莲被包猪婆就这么欺负了了事,所以朝着诸美婉冷笑道:“包猪婆,我可不是说笑,你庚金犯子午,灾祸必来临,嘿嘿,小心脚下!”

    “啊,你,你,你敢咒我!”

    诸美婉气不打一处来,粗短的手指猛地指住了张横,不禁就要发彪。

    然而,她下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却是陡地发出了一声尖叫:“啊!”

    下一刻,一幕让夏清莲难以置信的情形却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