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以赌压人
    “唔,好臭,看来有人不刷牙,说话口臭味这么大。”

    听到遥金魅的指责,张横根本不屑理会,反尔是捂住了鼻子,一副臭不可闻的样子。

    “啊,你说谁嘴臭,谁没刷牙?”

    遥金魅顿时象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陡地跳了起来,手指指向了张横,妖冶的脸上,满是愤怒。

    “怎么,嘴臭还不够薰人,还想动手?”

    张横那里会在乎她,冷冷地望着遥金魅,一副你想怎么样的蛮横态度。

    刚才张横故意说那句没一两百万的车价,看不上眼,就是故意气气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也是替王馨兰出口气。这个女人一进门,就针对王馨兰,这一切张横早看在眼里。

    眼看王馨兰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张横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今天可是他请王馨兰来帮自己选车的,怎么能让她受委屈?

    此刻,看这个女人果然把矛头指向了自己,张横可也绝不会客气,立刻给予了毫不留情的还击。

    “啊呀,张少,金魅,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秋露这回是真的急了。

    刚才王馨兰进来的时候,已向她介绍过张横,所以,她现在也知道张横的名字。

    一边说着,一边她连连向王馨兰使眼色,希望王馨兰能阻止张横与遥金魅争吵。

    “阿横!”

    王馨兰确实是不愿与遥金魅在这里争吵,尤其是自己的同学秋露在这里工作,会影响到她。

    因此,她就准备拉张横,暂时离开这里。

    “咯咯!一个买不起车的穷光蛋,却打肿脸在这里充大瓣蒜。”

    被张横当众骂臭嘴,遥金魅那里肯就此罢休,斜眼瞟着张横,满脸的嘲弄和讥讽:“说什么没一两百万的车价,根本看不上眼,我看就以你这个样子,估计是把你卖了,都买不起一辆二十万的车吧!”

    遥金魅完全是没把张横放在眼里。

    尤其是张横身上穿的,都是地瘫货,全部的行头加起来,也就一张红票的价值,看起来完全就是个地地道道的打工仔。

    所以,她以为刚才张横的那翻话,就是在吹牛,就是在故意削她的面子。

    “是吗?”

    张横冷笑:“你怎么就知道本少买不起一两百万的车?”

    遥金魅看不起张横,他却更加的变本加厉地嚣张起来,连称呼也自称起了本少。

    “切!还本少?”

    遥金魅不屑到了极点:“要是像你这样的人都能买一两百万的车,估计这车价也一定是用伊拉克的垃圾钞票结算的。”

    “哈哈!要是本少买得起该如何?”

    张横放肆地大笑起来:“当然,一两百万小意思了,如果有合适的,再加个一百万软妹币也没问题。”

    张横在软妹币这三个字上故意加重了语气。

    “好了,小子,牛皮不是吹的,没钱不要在这里耍宝充大瓣蒜。”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男子冷笑道:“如果你能买一辆两百万人民币的车子,我就输一辆车给你。”

    这男子一脸的倨傲,自进入四s店后,根本连眼角都不愿瞄张横。

    这男子是遥金魅的现任男友,在建设银行当一名部门经理,名字叫长有德。

    在他看来,与张横这种打工仔说话,完全就是降低他自己的身份。

    如果不是看张横与遥金魅纠缠不休,他实在是不愿出头说话。

    现在,却是直接用一个赌注,要堵住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家伙的嘴。

    “哦,输一辆车子给本少?”

    张横上下打量了这男子几眼:“好,那就这么说,本少要是买了一辆两百万以上的车,你就输一辆车给本少。而且,本少也不要什么好车,就要你一辆二十万的车,嘿嘿,多了,量你也拿不出。”

    “哼!”

    长有德冷哼一声,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那要是你买不起呢?”

    “本少要是买不起,也输一辆二十万的车子给你。”

    张横无所谓的挥挥手。

    “小子,牛皮吹吹没用,你敢不敢写下来。”

    男子根本不信张横的话,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要张横与他立字据。想用这样的方法逼张横自行退缩,从而当众出丑。

    在他想来,这回张横该自取其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那知,张横一听,却是哈哈大笑:“好,立字据吗?那有什么,本少也怕你赖帐。”

    说着,朝一边的秋露道:“秋小姐,借纸笔一用。”

    “啊,张少!”

    秋露这回是真的傻眼了,她做梦也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阿横,你……”

    王馨兰也是满脸的震惊,脸上现出了惊惶之色。

    她是最清楚张横的,以前也就是在金泰集团当个采购员,一个月的工资只不过几千块。

    虽然,近段时间好象张横有了很大的变化,甚至前几天还借了辆法拉利耍耍威风。

    但是,如果说张横能一下子就购买一辆两百万以上的豪车,她还是不相信的。

    所以,她现在的确是为张横担心起来,心中也更加的恼恨遥金魅和她的男友,他们这是硬逼着张横出丑,也相当于是在逼她出丑。

    “咯咯咯,小子,没钱就别充好汉,写下了字据,那可是具有法律效应滴!”

    遥金魅开心极了,脸上的嘲弄和讥讽神色更浓:“当然啦,姐也是好说话的人,只要你低头向我们认个错,陪个不是,我们也就当你说的话全是放屁。”

    “嘿嘿,没见过市面的乡巴佬,还以为写字据随便写写的,要是你写了,我可以拿着那字据,把你告得倾家荡产。”

    长有德冷笑:“小子,还不给我们赔礼道歉。”

    看到王馨兰一副担心的模样,他心中更有底了,还以为张横敢答应写字据,完全是因为不懂法,是个地地道道的土包子,所以,现在他是更加的看不起张横了。

    “小兰,没事,不就两百万的车子吗?”

    张横摆摆手,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对秋露道:“秋小姐,你就拿纸笔来,今天本少就是要赢一辆车子。哈哈。”

    “呃!”

    秋露一时不知所措,望望满脸不在乎的张横,再看看脸现愁容的王馨兰,目光望向旁边充满了嘲弄和讥讽的遥金魅和长有德,她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好,小子,你既然自己想给老子做车奴,那就写字据吧!”

    长有德真的生气了,也不让秋露拿什么纸笔,从自己的皮包里拿出了一叠信笺和一枝签字笔:“来,有种的你就写。”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