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自辱
    四周哗然一片,但张横全然不在意,拿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

    “好了,等着吧!”

    张横坐到了一边的待客沙发上:“马上就有人过来付钱。”

    “哦!”

    众人还是满是置疑,甚至连那位销售员小姐,态度也变得有些冷淡了,连杯茶都没端上来。

    气氛一时变得很是压抑,一大群人就围在这家陆虎四s专卖店里,等待着消息。

    大家都想看看,眼前这个年青人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

    幸好,没让大家等候多少时间,一辆奔驰七零零停到了门口,车门打开,一个身形肥胖的中年人急冲冲地从车里跑了下来,看到四s店里围着这么多人,不由又惊又疑。

    “张少在吗?”

    来人正是杜明,他刚接到张横的电话,那里敢有丝毫的怠慢,连忙赶了过来:“张少在哪里?”

    “嗯,我在这里,杜总!”

    坐在沙发里的张横挥了挥手。

    “啊呀,张少,我没来迟吧!”

    杜明一张满是肥肉的脸上,顿时绽开了花儿,笑得无比的馋媚:“刚才吃了好几个红灯,真是把我急死了,后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闯了几个红灯。”

    杜明擦了一下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迹,完全不在意四周人怪异的目光:“张少的事,我老杜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啊!”

    “啊,是杜总!您怎么有空过来啊!”

    这个时候,四s店里跑出了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是这家四s店的经理,迎着杜明热情地伸出了手来。

    杜明做为金泰国际钱塘生物公司的总经理,也算是一号人物,这家四s店的经理,很早就认识。

    此刻,见到他突然到来,确实是有些意外。

    “哈哈,刘总好,我这是给我们张少送车款来的。”

    杜明与刘林虎握了握手,向他介绍起了张横:“这位张少是我们集团的顾问。”

    “失敬,失敬!”

    刘林虎满脸的惭愧,连忙上前握住了张横的手:“对不起,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张少来我们的小店,实在是失礼的很,没有好好招待您。”

    说着,目光狠狠地瞪了那位销售员一眼,满脸的责怪。

    那位销售员此刻已是脸色惨白,心中满是后悔,不该怠慢了眼前这位年青人。

    看现在的架势,这个年青人绝对是大有来历的主啊!

    不仅是他,四周看好戏的众人,此时也是一个个神情古怪。

    杜明那句送车款来的话,确实是把所有人给震惊了。

    “呃!”

    长有德和遥金魅两人脸色惨白,神情难看无比。

    他们是做梦都没想到,眼前这个看起来象打工仔一样的年青人,竟然真的一个电话,招来了一位给他付车款的人。

    而且,听这四s店里刘总的意思,来人还是位总经理。

    那么,这小子真的能购买那辆三百八十万的限量版陆虎巡航舰吗?

    突然,长有德眼睛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他不由上前一步,走到了张横面前:“小子,有一件事必须说明,你购的车子,必须是在你名下的。嘿嘿,要是你买的这辆车,是你们公司或集团的,那可不能算是你的车。”

    长有德还是不信张横能买三百多万的豪车,以为他这是替公司购的车。

    “哦,你就是与张少打赌的那家伙吧!”

    还没等张横说话,一边的杜明脸色一沉,向长有德喝叱道:“你什么东西,竟然敢置疑张少。”

    说着,转向了刘林虎:“刘总,马上办手续,让那些不长眼的东西知道,我们张少是什么人。”

    杜明现在也已清楚了张横与人打赌的事,所以,当仁不让地替张横护起驾来。

    “好好好,张少,杜总稍等。”

    刘林虎喜出望外,头点得象是波浪鼓:“我马上叫人办手续。”

    三百八十万的车价,杜明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在一张支票上填了数字。

    自张横从诸几回来后,杜明就得到了杨文竹那边的指示,要求他满足张横的一切条件。

    别说是三百八十万,就算是三千八百万,现在的杨文竹也绝不会丝毫打折叩,张横帮她化解了祖坟的邪镇,这份恩情,绝对不是金钱能衡量。

    杜明自然是不敢违背杨文竹的意思,现在他是更加敬畏张横,知道这位张少如今是美女总裁面前的大红人。

    车款付掉,一切手续也顺利办好,这辆限量版的豪华陆虎,现在已归在了张横的名下,只等着上个牌照。

    “嗯,小子,那你与我们张少的那个约定怎么说?”

    杜明可丝毫没有客气,寒着一张脸,向长有德喝问道。

    “呃!我,我,我……”

    长有德现在已是完全乱了方寸,我我我的不知该我什么了。

    有心想赖掉那份赌约,但刚才他亲自写下的字据,这可绝不是开玩笑。

    然而,赔二十万的一辆车,这却实在是他无法承受的损失。

    要知道,这次他与遥金魅一起来购车,虽然就是准备买一辆二十万的车子。

    但是,那是需要用车贷购买,要他一下子拿出二十万,他还真没这个实力。

    可是,现在他已是骑虎难下,当着这么多人,要想赖帐,这还真是件不可能的事。

    遥金魅现在也是惊惶莫名,整个人都象是傻了一样,呆在当场。

    原本是想好好地羞辱一下王馨兰,在她面前耍耍威风,现在,羞辱对方不成,反尔是自己这边自取其辱。

    问题在于:赌输的那一辆二十万的车子,这笔巨款该怎么办啊!

    一时间,遥金魅脸色青红黄绿地变幻着,已是完全失去了分寸。

    “怎么,难道想赖帐吗?”

    杜明满脸的不善,逼近了一步,声音突然放低了下来,在长有德耳边说了几句。

    “啊!”

    长有德浑身剧震,脸色已是死灰一片。

    “我马上就付,我马上就付。”

    刹那的愣怔,下一刻,长有德的态度立刻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象杜明点头哈腰地极是馋媚。

    “呃!”

    四周又是一阵难以抑制的惊愕声,人们望向杜明和长有德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谁也不知道,这位杜总到底对长有德说了什么,竟然让他就这么愿意乖乖地实行赌约了。

    张横也是很奇怪,不由目光问询地望向了杜明:“杜总,你跟他说了什么,让这家伙怎么就成了乖孙子?”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