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服软
    “嘿嘿,张少,其实说出来一点不值钱。”

    听到张横问话,杜明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我只是跟他说,我是金泰国际钱塘生物公司的杜明,昨天中午刚跟他们建设银行江南省的支行陈行长吃过饭。嘿嘿,他就乖乖地服软了。”

    “原来如此!”

    张横笑了,也立刻明白了长有德那家伙为什么服软的原因。

    不错,长有德确实是被杜明所震摄。

    开玩笑,他长有德只不过是建设银行下面分里处的一位业务经理,以他的身份,自然没有资格见过金泰国际钱塘生物公司的老总杜明。

    但是,对于杜明他却是如雷贯耳,金泰国际那可是建设银行的钻石客户。

    如果他得罪了金泰国际的杜总,只怕他的这个业务经理的位置,就得马上让位,甚至被扫地出门。

    所以,一听杜明的话,他那里还敢再放个屁,马上决定乖乖地履行赌约。

    当下,一众人再次回到了奔腾四s店。

    长有德也不再犹豫,立刻购买了一辆二十万车价的别克君威。

    “张少,车主的名字是您还是?”

    长有德一改先前的傲慢,带着几分馋媚地问张横。

    现在,他完全不敢对张横有丝毫的看不起,这个连金泰国际的杜总都要点头哈腰的年青人,绝对不是他长有德可以招惹的。

    “嗯,本少已有车了,这辆就给小兰吧!”

    张横微笑着指了指王馨兰。

    “啊,给我!”

    王馨兰娇躯一震,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下一刻,神情中却是露出了莫名的激动,甚至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刚才,王馨兰一直在为张横担心。

    直到杜明到来,付了车款,她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张横竟然随便一个电话,就让人屁癫屁癫地送巨额的车款,这事本就让王馨兰无比的震动。

    但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现在张横竟然要把赢来的那辆价值二十万的车辆,送给她。

    “阿横,我,我不要,我……”

    刹那的愣怔,王馨兰总算回过了神来,连忙拒绝。

    “哈哈,小兰,这车子本来就是你的。”

    张横无所谓地笑道:“而且,也不是我送你的,那是某些不长眼的家伙自己一定要送上来。小兰,这要是不拿,你可就太对不起人家了。哈哈哈!”

    “阿横!”

    王馨兰眼眶里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

    不是为了张横送她这辆车,而是因为张横为她出了这口恶气。

    说实话,王馨兰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子,为人行事一向都比较低调,很少与人发生冲突。

    这次与遥金魅意外相遇,一再被她挑衅,王馨兰也不愿与她争吵,只想忍声吞气就这么算了。

    但是,张横却为自己出了头,最终狠狠地给自己出了口气。

    如果今天不是张横,只怕自己真的又要受委屈了。

    不过,现在张横不但给她争了口气,还给她赢来了一辆车。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她心中感动莫名。

    眼前的这个男子,与自己同住了一年多的男子,是个可以信赖和依靠的人。

    王馨兰的心里暖暖的。

    “馨兰,你真幸运。”

    一边的秋露眼眸里满满的都是羡慕,凑到王馨兰耳边,悄悄地道:“嘻嘻,要是我有你这样的男朋友,就算让我现在死了,都心甘情愿哦!”

    “啊呀,死丫头,你说什么呀!”

    王馨兰娇羞难忍,不由举起拳头就要打秋露。

    “嘻嘻,你还不愿呀,要不让给我吧!”

    秋露嘻笑着连忙跑开,顿时,两女闹成了一团。

    “贱人,她才是真正的妖精!”

    遥金魅的脸色难看无比,眼眸里几欲喷出火来。

    如果目光能杀人,现在的王馨兰已被她不知杀死了多少次。她是把王馨兰真的恨到了骨子里。

    “有德,等等我!”

    正心中恨得牙痒痒,这个时候,突然看到长有德起身走出了门外,也不招呼她一声,顾自向前走去。

    遥金魅一怔,连忙追了上去,一把挽住了长有德的胳膊,撒着娇,嗲嗲地说道。

    但是,长有德却是象甩牛皮糖一样,狠狠地甩开了她的手,冷着脸道:“遥金魅,我们从此断绝关系,以后再也不要来找我。”

    说着,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现在的长有德,确实也是把遥金魅给恨上了。

    这个不长眼的女人,这个爱炫耀且克薄的女人,今天如果不是她,他长有德那里会在这么多人面前出这样的丑。

    更重要的是:他原本开开心心可以开着新车回家,现在却是把新车白白地送了人,还得罪了金泰国际的老总。

    可以说,今天他是里外不是人,简直是倒了三辈子的血霉。今后的一段时间里,还要还那车贷款,为别人做几年的车奴。

    一念及此,如何不让长有德愤恨之极,也是窝囊之极。

    所以,他是决意要与遥金魅这个惹事精分手了。要是再跟这样不懂事理的女人交往下去,总有一天,他长有德肯定会被她害死。

    “啊,有德,你怎么可以抛弃我?你不是说过这一生都会好好爱我吗?”

    遥金魅歇斯底里地哭喊起来,想挽回她与长有德之间的这段恋情。

    然而,长有德已是铁了心,那里还会理会她,反尔是加快了脚步,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前面的转弯处。

    “长有德,你这没良心的,你抛弃老娘,不得好死!”

    背后传来了遥金魅凄厉的叫骂,哭天抢地。

    四周人一片愕然,人人神情怪异,大家还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结局。

    “王馨兰,你这贱人,你这烂女人,我跟你拼了。”

    遥金魅突然象是发疯了一样,猛地转过了头来,神情狰狞而怨毒,张牙舞爪地就扑向了王馨兰。

    “啊!你要干什么?”

    王馨兰大惊,不禁惊惶地向后退去。

    “老娘跟你拼了,你这个贱人,上学时勾引我男朋友,现在又害得我与男朋友分手,我要杀了你!”

    遥金魅已是有些失去理智,一边嘶叫着,一边指甲就抓向了王馨兰的脸。

    她是准备要让这个她心目中最恨的女子破相。

    她遥金魅不好过,她也不想让王馨兰好过。

    嗤啦!

    一声衣帛撕裂的刺耳尖啸声响起,下一刻,场中出现了一幕让人无比震憾的情形。

    嗤啦!

    一声衣帛撕裂声震惊了所有人。

    但是,让所有人更加震惊的还在后头,因为,大家看到了一幕无比香艳的情形。

    只见,遥金魅身形一个踉跄,身上穿着的衣服,就这么化为了两片破布飘落地来。

    顿时,遥金魅整个人身上所穿的,就只剩下了上面一片黑色的半透明蕾丝胸罩,下面一条黑色真丝半透明小内裤,几乎是**地暴露在了人们面前。

    “啊!”

    四周想起了一片惊呼声,人人神情怪异,个个脸色古怪。

    让遥金魅变成这副**样的正是张横。

    遥金魅要扑打王馨兰,张横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于是就上前去拉遥金魅。

    一般人打架,总是喜欢拉住自己人。

    但是,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打架的时候拉自己人,这是个大忌,很容易让自己人被对方痛奏。

    张横小时候在村里也是经常与人打架的,所以自然知道这个大忌。因此,他绝不会傻乎乎地去拉王馨兰,而是去拉遥金魅。

    只是,遥金魅身上只穿了一件吊带小背心,下面的一步裙与小背心是连在一起的。张横一拉住她的衣角,遥金魅正向前冲,顿时把她自己身上的衣服给撕裂了。

    刹那,遥金魅就成了这副几乎光溜溜的**模样。

    然而,此时此刻,遥金魅怒火中烧,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没有了衣服遮体,仍是不依不饶地向前冲去,要追打王馨兰。

    “耶!”

    四周响起了一片怪叫声,所有人被眼前这个彪悍泼辣的女人给震惊了。

    这婆娘确实是够狠的,为了打人,竟然连裸奔都顾不上了。

    不过,众人的怪叫总算让遥金魅回过了神。当她看到自己身上只剩下那两片遮羞布时,顿时身形剧震,猛地整个人蹲到了地上,下意识地双手抱胸,两腿死死地夹紧,羞得无地自容了。

    就算她最不要脸,但那份羞耻之心还是有的。在这么多人面前裸展,她还是感觉受不了。

    “好了,快换上衣服吧!”

    张横迅速地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衬衣,丢给了遥金魅,满是怜悯地道。

    这个女人虽然可恶,但张横却也不愿做的太过份。

    呜呜呜!

    遥金魅终于捂着脸呜呜呜地痛哭了起来。

    今天她算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各位,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这个时候,一位年纪在四十多岁的女子从奔腾四s店里里间走了出来,朝着众人挥挥手,把围着遥金魅看好戏的一众人赶出了店去。

    来人正是奔腾四s店的老板秋云,她实在看不下去了,不得不出面赶走这伙在店里看热闹的人。

    好戏终于结束,遥金魅那里还有这张脸留在这里,灰溜溜地哭哭涕涕地走了。

    一众看客见没有了戏看,自然也就散场。

    “不好意思,王小姐,张少,杜总,让你们在我店里受委屈了。”

    秋云上前向王馨兰和张横以及杜明他们道歉。

    对于杜明这位金泰国际的老总,她也是认识的,而且两人的关系不错。

    “秋总客气了。”

    张横点了点头,对她还是比较友善。

    秋云是秋露的阿姨,张横就算是看在王馨兰的面子上,也不能给她脸色看。

    更何况,自己今天在奔腾四s店这么一闹,确实也是影响到了人家的生意。

    “哈哈,秋总多日不见,依旧这样风采照人。”

    杜明在一边打起了哈哈,想把气氛活跃起来。

    “咯咯,杜总那里话呀!”

    秋云妩媚地一笑。

    别看她年纪已快四十了,但风韵尤存,特别是她那种成熟女人的韵味,确实是更具别样的魅力。

    “秋总生意是越做越大了,哈哈,以前还只有两个店面,现在都有四个店面了!”

    杜明与她有一句没一句地客套着。

    “唉,现在生意难做呀,还需要杜总以后多多关照。”

    秋云笑着,脸上却是现出了一丝无奈:“反正自从搬到这里后,生意一直很清淡,还不如以前只有两个店面的时候。我都在怀疑,这店是不是风水不好啊!”

    秋云经营汽车专卖也有好多年了,只是她以前并不在汽车城,是今年开年初刚刚搬来的,盘下了这四间店面。

    本想大显一下身手,但却是生意越来越清淡,确实是让她非常的焦急。

    “哦!”

    杜明的眉头微微一挑,目光望向了张横,沉吟了一下,这才道:“哈哈,秋总,这里就有一位真神,我们张少就是位风水大师,如果你要请人看风水,根本不用找别人。”

    “是吗?”

    秋云惊疑地望向了张横:“那还得请张少多多指点哟!”

    一边的王馨兰和秋露两女也满脸惊奇地望向了张横,神情中有些异样。

    杜明说张横是位风水大师,这还是有些出乎两女的意料。

    “秋总!”

    张横微微一笑,他自然是看出了几人的狐疑:“在下也只不过是学了点皮毛,指点是不敢,随便说上几句倒是可以。”

    “啊呀,张少谦虚了,能给我们看风水,这是我秋云的荣幸。”

    秋云连忙道谢:“还请张少不吝指教,我秋云感激不尽。”

    眼前这个年青人,能得到杜明的推崇,秋云虽然不知道张横的细底,却也是不敢丝毫的怠慢。

    “嗯,那在下就献丑了。”

    张横倒也不侥情,而且,自刚才一进这家四s店,看到这店里的财神位有问题,他心中其实也是有些疑惑,正好趁机问个清楚。

    “我看了这店里的风水,其实并无什么破败之处。”

    张横指指四周:“只是,这店里的财神位有点问题。”

    张横思索了一下:“按现在的财神位,你店里的情况确实是不怎么样,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们店看车的人不少,但是,真正交易成功的,却不多。甚至许多时候,明明是约好了要定车的,但后来就莫名其妙的不要了。”

    “啊!”

    秋云脸上的神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

    旁边的秋露也是这样,神情急剧地变化着,看张横的目光就象是在看外星人。

    不错,张横所说的情况,正是如今奔腾四s店的写照。

    这半年来,自从搬到这里后,生意之所以清淡,就是因为许多客户,总是莫名其妙地毁约,以至业绩不断下降。

    这也就是说,眼前的年青人,已是一语道破了奔腾四s店的结症所在。

    “张少,那该怎么办?”

    秋云有些迫不急待,满脸急切地问道:“我们的财神位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那里不对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