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财神禁忌
    “财神位是非常讲究的。”

    张横把如何确定财神位的方法说了一遍,最后道:“从这里的情况看,你们把关公供奉在东北角,位置并不算错。不过,要完全确定,却还得要秋总的时辰八字。”

    “我的时辰八字是癸丑年,甲子月,癸寅日癸寅时。”

    秋云倒也不犹豫,把自己的时辰八字报了出来,显然,她也是个相信风水命理的女子。

    “嗯,秋总日干上有三癸,命格以水为根,而且水特多,是润下格。”

    张横心中默默地排了一下八字,已然有了底。

    所谓的八字,就是以年月日时这四柱来排的,因为每一柱中都包含了六十甲子中的两个字,所以四柱一共有八个字,这才会把算命称为八字。

    一般算命先生都是以日柱为此人的根本,这就是日上推算法。

    从一个人的八字中,可以大概地看出五行属性,以及命理运程,甚至是祸福凶吉。

    当然,现在张横是要以秋云的八字来确定以她为主导的这家四s店的财神位,所以,不必去管其他,只要看她命理中的五行。

    以秋云八字属水,那么,她的财神位在北方,因为北方属水。

    又因为此屋的财神位在东北或西北两个方位上,配合她的八字来排,水生木,东北位的财神位无疑是非常正确的。

    这也就是说,现在这家四s店所供奉的财神位,完全没有差错。

    “可是,怎么会这个财神位没有丝毫祥瑞呢?”

    张横的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那么,问题出在哪儿?”

    张横的目光再次望向了那尊关公像,眼眸却是微微眯了起来,心中却是陡地一动,脸色也猛然变得无比的古怪。

    “张少,怎么了?”

    看到张横欲言又止的样子,秋云更加的疑惑了,不由满脸焦急地问道。

    “秋总,有一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说?”

    张横想了想,还是说道。

    “张少,有话尽管说,不要有什么顾忌。”

    秋云连忙答道。

    “嗯,秋总,你回忆一下,你供奉这尊财神像的时候,是不是身上有什么异样?”

    张横选择了一个合适的词语。

    “异样?”

    秋云一时不明白这句话的含意:“张少的意思是?”

    “比如,秋总当时是不是来例假了。”

    张横无奈,只得把话挑了个明白。

    “阿!”

    秋云俏脸一阵暗红。

    旁边的王馨兰却是嗔怪地瞟了张横一眼,目光中满是埋怨,秋露更是轻呸了一口。

    三女都感觉张横在这时候说这话,实在是有些不雅。

    “哈哈!”

    杜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感觉气氛有些压抑,连忙打圆场道:“秋总,张少问这个可能会有一些特殊的原故。”

    “嗯!”

    虽然被一个年青男子问例假的事,让秋云娇羞难当。

    但是,她也明白,这关系到自家四s店的生意,所以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低下了头,细细地想了起来。

    好一会儿,秋云的俏脸上再次泛起了红晕:“张少,我想起来了,那天请财神的时候,确实我是来了例假。只是,因为是刚来,若有若无,我也就没当一回事。”

    秋云总算记起了那天的事。

    “这就对了。”

    张横脸色有些古怪:“秋总,这里的财神位之所以出了问题,就是因为这个原故。”

    张横把原因说了出来。

    在阴阳风水中,女子的经之血是一种非常污秽之物,别说是财神,那怕是那些阴邪的东西,也能被它所玷污。

    因此,在请神之时,如果女人身上有这玩意,那绝对就是大禁忌。

    在旧社会的时候,别说是请神,那怕是过年过节祭祖拜菩萨,那些重规矩的人家,女人是不能参与的。

    这也是因为怕女人身上的这些东西冲犯了先祖和神灵。

    在鲁迅先生的小说中,祥林嫂的故事里,就有这样的说明。

    请才神更是如此,一旦财神受这污秽之物冲煞,财神位如何还能再聚集祥瑞之气?

    “啊,那该怎么办?”

    秋云脸色大变,又羞又是后悔。

    想不到她一时疏忽,竟然造成了这样严重的后果。

    自家四s店这半年来生意滑坡,竟然是因为财神受到了冲煞。

    “现在只能重新请财神!”

    张横道:“选个吉日,备齐五畜三牲,好好地请财神,到时就能让财神位重聚祥瑞。”

    看在秋云是王馨兰同学阿姨的份上,张横还是愿意帮她一次。

    说实话,如果秋云这家四s店的财神位一直如此,只怕她撑不到一年,肯定要倒闭。

    天巫传承中有言:世上财神分文武,统管八方又五路,若是财神不出力,累死累活枉虚渡。

    足见财神的重要性。

    “那就一切拜托张少了,请张少帮我挑个吉日,需要准备些什么,我也好心里有底。”

    秋云满脸的感激。

    “嗯,这个没问题。”

    张横点头:“武财神的生诞为阴历九月十七,因此,每个月的十七都是迎财神的好日子,可以不用顾忌其他。”

    “你就选在这个月的六月十七,我给你画道请神符。”

    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出手了,张横倒也不准备藏私。

    “那太谢谢张少了。”

    秋云无比的感激,连连道谢。

    “还有,武财神供奉一定要有肉食,这千万要注意。”

    张横目光望向了店里供奉的关公像:“这些电子蜡烛和电子香也最好不用,根本没什么用处,只有用上好的檀香,每天供奉,才能让财神位的祥瑞之气更加凝聚。”

    现在许多商家为了怕有火烛之灾或是省事,都用电子蜡烛以电子香来替代焚香。

    事实上,这看是好看了些,但完全是无用功。

    焚香具有凝气通灵之效,绝不是现代的电子烛和电子香可以比拟的。

    所以,既然请了财神,就不要怕麻烦,就得诚心诚意地供奉。否则,这个财神不请也罢。

    “好的,好的,谢谢张少,这些我都记住了。”

    秋云如今那里还敢再有丝毫的大意,把张横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在了心里。

    等一切说完,秋云也记了好大的一张纸,仔细地折好,放了起来。

    “张少,这次太感谢您了。”

    秋云正想准备晚上邀请张横吃顿饭,以示感激。

    但是,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张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变得无比的古怪。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