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小蕾的隐疾
    “小蕾,什么事?”

    电话正是韩冰蕾打来的,只是,她此刻打电话来,让张横心里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果然,电话里传来了韩冰蕾有些羞涩的声音:“张大哥,我那个来了,你要不今天过来给我看看。”

    “好的,我马上过来。”

    张横看了看时间,立刻答应下来。

    也许在别人听来,韩冰蕾的那句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叫我那个来了?

    但是,张横心里自然非常清楚,因为,这正是他与韩冰蕾之间的约定。

    当日在地铁的时候,张横就已看出韩冰蕾所得的病乃是心之结。

    这一病症在平时并无什么异样,但在来例假时,却会痛如刀绞,非常的可怕。

    因此,那次在浣溪渡假村再次遇到她,张横就与她约定,等她下次来例假时,就给她好好治治,希望能一次性断根。

    所以,此刻韩冰蕾打电话来,意思就是说她例假来了,这才要让张横去看看。

    这边刚因为秋总例假的事,影响到了财神位。那边,韩冰蕾的病又与这玩意有关,张横心中还真是有些难以莫名。

    咋今天自己就与女人家这东西给铆上了呢?

    “秋总,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得走了。”

    心中感慨,张横却也不迟疑,当下与秋云等人告别。

    “实在是对不起张少,您今天帮我解决了财神位的事,本来应该好好请张少吃顿饭,但现在看来,只有以后找机会再谢您了。”

    秋云无奈,与张横握了握手,目光转向了王馨兰:“这样吧!王小姐的这辆车子,我让人给她提高些配置,给她装行车导行,换真皮座椅,这完全就跟这一车型的顶级配置相同了。”

    秋云还是非常识数的女子,立刻给予了回报,她这一翻增加配置,相当于是白给了一万多块。

    “嗯,那就多谢秋总。”

    张横也不客套。

    自己给她找出财神位的问题,收她点好处,也是理所当然。

    至于车子给了王馨兰,张横这也是慷他人之慨,反正这车子的车款是长有德所付,张横是一个子儿都没花。

    而且,张横自己现在有了一辆陆虎巡航舰,确实也不需要这辆二十万的普通车。

    车子给了王馨兰,不但买了个人情,也算是为她出了口气。说实话,之所以与遥金魅扛上,目的就是为了给王馨兰出头。现在这样的结果,可谓是非常的圆满。

    当下,张横告别众人,开上了那辆牛皮哄哄的陆虎巡航舰,向韩冰蕾约定的地方而去。

    望着张横离开的背影,四s店里的几人目光都变得有些难以莫名。

    尤其是王馨兰,满满的都是感动,心中更多了一种难以喻意的东西。

    开车在张横很多年前就学会了,还是跟师兄刘兴强学的。

    只是,以前开车,心中只有羡慕那些有车一族的份,以为自己想要拥有车子,也不知是在那个猴年马月。

    然而,得到了天巫传承,这一梦想就很快变成了现实,自己如今也拥有了一辆三百八十万的豪车。

    陆虎巡航舰这款越野车的性能非常不错,不仅外型霸气,行车的感觉更是极佳。

    在大城市的马路上行驶,简直就感觉不出它在开动,丝毫没有震动的感觉。

    只可惜,现在的城市路况实在不堪,到了繁忙路段,车子都几乎成了龟爬速,一路堵堵塞塞,丝毫发挥不出越野车的优势。

    韩冰蕾的住处就在之江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区里,当张横开车来到那里,已是下午四点多钟。

    现在正是夏天,日长夜短,这个时间天色还很亮。

    韩冰蕾住在小区一幢楼房的四楼,房间是个近百平米的中套,家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张大哥来了!”

    看到张横,韩冰蕾那冰冷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娇羞的笑意。

    “小蕾,这房子你一个人住?”

    随意地扫视了一眼四周,张横似是漫不经心地问道:“你父母并不与你住在一起?”

    张横上回就看了出来,韩冰蕾之所以会得心之结的怪病,是因为受阳宅的冲煞。所以,他一进门,自然就非常注意这间房屋的格局。

    只是,在进门换鞋的时候,张横发现,放在这里的鞋子,全部都是女式的,并没有一双男鞋。因此,他这才会问韩冰蕾是不是一个人住这里。

    否则,这屋里要是她与父母同住,至少会有她父亲的鞋子。

    “嗯!”

    韩冰蕾轻嗯了一声,但她显然不愿在这事上多说:“还有一个保姆阿姨,她这几天回乡下去了。”

    “哦!”

    张横点点头,心中却有些狐疑。

    上回在浣溪渡假村的时候,意外地遇到周庆国这位省府的秘书长。

    当时,从周秘书长对韩冰蕾的态度中,可以看出,这位韩大小姐来历不凡,应该父母是很有背景。

    可是,她竟然与父母并不同住在一起,这就让人感觉有些奇怪了。

    心中狐疑,不过,人家不愿说这些事,张横自然也不能多问。

    韩冰蕾所住的这个套房格局很简单,进门就是客厅,铺着红木地板,客厅里摆着一张西式的长条餐桌,旁边有六把椅子。

    进门的一排壁柜上,摆了一些瓷器摆件,让这个客厅显得很是高雅。

    对着门就是一间橱房间,旁边却是个卫生间,客厅对面就是一个卧室和一个书房。

    卧室和书房的门都关着,张横一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是,房屋的整体格局,他已是全看在了眼里。

    整体来说,这房屋中规中矩,除了橱房和卫生间有些问题外,其他暂时还没有什么出格之处。

    但是,张横心中就奇怪了。

    要知道,韩冰蕾得心之结这个怪病,就是受阳宅冲煞而来,从这一点上来说,她所住的地方,应该煞气很重,肯定有风水破败之处。

    可是,张横自进入屋里,就没有感受到这房里有什么阴煞,更不要说风水上的大破败。

    那么,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什么地方漏掉了关键?

    “张大哥,怎么了?”

    见张横眉头微皱的样子,韩冰蕾立刻觉察到了:“我这房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暂时还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小蕾。”

    张横的目光望向了韩冰蕾:“要不,去你的书房和卧室看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