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西施捧心
    “张大哥!”

    见张横问起了自己家里的情况,韩冰蕾有些犹豫。但迟疑了半晌,她终于还是道:“我父亲住在省府大院,我搬到这里之前,就一直住在那里。”

    “哦,省府大院!”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

    虽然张横不是什么政府部门的人员,但他却也知道,能住在省府大院的人,都是省委省政府的高级领导。

    这也就是说,韩冰蕾的父亲应该是位高官。

    想到当日在渡假村时,省秘书长周庆国对她的态度,更是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韩冰蕾终究还是没有说她与父母的关系。但这已是足够了,看来她与她父母之间应该存着什么隔膜。

    最重要的是:张横现在已可断定,韩冰蕾身上的隐疾,既然不是这里的房屋所至,剩下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以前所住的那处房屋了。

    “小蕾!”

    微一沉吟,张横也不想隐瞒韩冰蕾:“我刚才察看了这里的情况,你身上的问题并不在这里,极有可能与你以前所住的房间有关。”

    “啊!你是说省府大院的房子?”

    韩冰蕾大是震惊。

    “嗯,应该是这样,要解决你身上的问题,必须去那儿看看。”

    张横点点头:“你自己决定,什么时候方便了,我就跟你去。”

    “嗯,好的,张大哥。”

    韩冰蕾显然很不情愿带张横去省府大院那边,但是,为了自己身上的隐疾,犹豫再三,她还是答应了。

    “小蕾,今天既然凑巧,那我先替你把那个心之结在身上的病症给治了。”

    张横也不迟疑:“至于房屋冲刑的事,到时再说。”

    韩冰蕾的情况有些特殊,她的病必须在她来例假时治疗。

    刚才她打电话来时已经说了,因此,张横也不准备再等。

    而且,韩冰蕾的心之结怪症,其实是包括两个部分。其中之一,就是受阳宅冲煞,体内积郁的阴煞之气。

    这是让她身体有恙的最主要原因。

    另一个就是心病。

    心之结,心有千千结,意思是说心中因为情绪的压抑,导至的无数结点。

    这却是导至韩冰蕾性格冷淡的所在。

    现在,张横决定先为韩冰蕾清除体内因受阳宅冲煞的阴煞,这样,她身上的病症就会大大改善。

    等找到阳宅冲煞的原因,就可以根除她所有的病症。

    “嗯!”

    韩冰蕾的俏脸顿时红的象是喝醉了酒,头也低得几乎要垂到胸口,声音更是如蚊蝇在哼哼了。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今天要让张横替自己治病。

    但想到自己的病都是涉及到自己最**的东西,她实在是娇羞难忍。

    幸好,有过上回在渡假村时,与张横有过亲蜜的接触。否则,她还真难以打破自己的这道心理障碍。

    “小蕾,东西我都带来了,只是,给你治病,有些特殊。”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你的病称之为心之结,其实就是因为心脉受阴煞冲刑,积淤了气血所至。这才会让你每个月例假来时,特别的痛苦。”

    “要治你的病,就得打通你心脉的气血淤积,把你体内经脉中的阴煞化解。”

    张横继续道:“之所以要在你例假来时才可以治,就是想让存积在你身体里的阴煞随经血排出体外。”

    张横把治病的原理说了一遍,最后道:“所以,你需要烧一缸的热水,到时你就坐在浴缸中,我会替你下针排毒。”

    “小蕾,你考虑一下,看是否愿意接受?”

    张横的神情一片凛然,目光灼灼地凝视在了韩冰蕾脸上。

    “阿!”

    韩冰蕾娇躯剧震,俏脸却是急剧地变幻起来。

    她已完全听懂了张横的意思,自己要治病,那就得赤条条地让他在浴缸中施针。

    这却是让韩冰蕾为难了。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个冰清玉洁的姑娘家。

    不仅如此,因为性格比较冷淡,虽然学校和圈子里的同龄人,追求她的如同过江之鲫。

    可是,她却是从来不与他们交往。别说是与男生亲蜜接触,就算是拉个手都没有。

    然而,这次要治病,却要赤条条地在张横面前暴露自己,这样的事实如何让韩冰蕾接受?

    “张大哥,我……”

    韩冰蕾又羞又急,一时却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小蕾,别急,你慢慢考虑,你这病也不会一时半会的就恶化,只是发病时比较痛苦。”

    张横一脸肃然:“如果你现在不想治,也是没问题,反正我还没找到你家阳宅冲煞的原因。”

    “啊哟!”

    正说着,突然,韩冰蕾脸色大变,嘴中也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呻吟。

    下一刻,她的俏脸上,已是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双手捂在胸口,痛得蹲在了地上。

    “小蕾,怎么了?是不是痛得厉害?”

    张横大惊,心中却已明白,这是韩冰蕾的心之结发作了。

    “张大哥,我……”

    只是一会儿功夫,韩冰蕾已是脸色惨白,再也站不住,伏在了床上,身上的衣衫以及发根上,都被汗浸透了。

    显然,心之结发作的痛苦,已把她折磨得要死。

    “小蕾!”

    张横自然不能袖手旁观,连忙伸手在她胸口连点几下。

    这是天巫传承中医道中的劫脉手法,可以暂时缓解她的痛苦。

    果然,韩冰蕾微微痉挛的身体稍稍缓和了些,整个人却是瘫软在了床上。

    望着痛苦无助的韩冰蕾,张横心中不由暗叹。

    说实话,心之结这个怪病,也并不是韩冰蕾一人才有,历史上有一位名人,其实她所得的也正是这怪疾。那人就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

    传说西施有心痛的怪病,有一句成语东施效颦,就是说这个故事。

    东施因为看西施心痛时,楚楚可怜的样子特别惹人爱怜,她就也想学西施来搏得人们的同情。

    只可惜,东施长的太丑,她这一学心痛捧心的样子,却是让人感觉隔夜冷饭都要吐出来了,反尔被人所嘲笑,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人们只知西施有心痛这一隐疾,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她这隐疾为何而来。

    不过,当日得到净禅大师的玄门秘闻,张横却是从中看到了一些记载。

    据说,西施得这怪疾后,也曾请玄门中人看过,而且,为她看病之人正是净禅大师那一支的师门前辈。

    从记载中可以看出,西施所中的怪病,与现在的韩冰蕾非常的相似。

    然而,净禅大师所在的师门,擅长的是佛法,对阴阳风水并不内行。

    所以,当时的那位前辈高人,只能给西施暂时压制,并不能最终断根。

    这也是西施直到死,都没有治好心痛的原因所在。

    自己现在虽然有能力替韩冰蕾治这病,但她自己因为害羞不愿治,这却也是无奈。

    “张大哥!”

    正寻思着,这个时候,稍稍缓过气来的韩冰蕾抬起了头来,目光望向了张横,脸上却露出了绝决的神色:“你替我治吧!”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