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浴缸疗毒
    经历了心之结发作时痛苦的折磨,韩冰蕾终于决心要让张横替她治这怪疾。

    从这些年来发病的情况,韩冰蕾可以感觉到,这病每一次发作,是越来越严重。

    这也就是说,这隐疾是在不断地加重。

    与其这样每月都要经历生不如死的痛苦,何不就让眼前的年青人给自己治一治呢?也免得总要承受这样非人的折磨。

    韩冰蕾毕竟是接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女子,她自然清楚。在如今的医院里,医生是不分男女的,即使是妇科,也是有男医生。

    那些女孩子**部位生了病,那也得脱得精光,自己爬上手术台让男医生给治病。

    总不能为了那一点羞涩,连病都不看了吧?

    一念及此,韩冰蕾终于抛开了心中那点可怜的矜持,让张横给自己治病。

    不管怎么说,张横也是与自己有过一翻亲密的接触,这让她更能接受张横。

    “嗯!小蕾,那我去准备一下!”

    张横点点头,也不再迟疑。

    当下,他走入了卧室的那间卫生间。

    这处卫生间是韩冰蕾私人专用,里面有一只很大的浴缸,而且还是按摩浴缸。

    浴室里有电热水器,热水根本不用专门烧起来。

    张横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便在浴缸里放满了整整一缸的热水。

    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些药粉,撒在了浴缸中。

    当日在渡假村与韩冰蕾再次相遇后,答应替她治病,张横就已做好了准备,趁在诸几的那几天,就配好了药剂。

    药粉撒入水中,顿时,水中冒起了汩汩的汽泡,整缸水也刹那变得腥红一片。

    这药粉中加入了红花以及大小姐草等化血散淤的中药,还参入了当日从铁鳞皇冠蛇体内取出的一枚蛇胆。

    蛇胆有清热解毒的功效,这里却是药引,可以导引韩冰蕾体内的阴煞。

    准备好了一切,张横走回到了卧室:“小蕾,可以了。”

    “嗯!”

    现在的韩冰蕾仍是瘫软无力,娇羞地应了一声,却根本站不起来。

    “小蕾,得罪了!”

    张横看出了端倪,也不犹豫,上前抱起了她,朝浴室走去。

    “张大哥!”

    鼻尖嗅到张横身上那股男子特有的气息,身体依偎在张横厚实的怀里,韩冰蕾心突突突地跳的厉害。

    这样的感受,是她二十多年的生命里,从所未有的,一张俏脸已是红得要滴出血来。

    一双眼睛更是紧紧地闭起,根本不敢再看张横一眼。

    张横的心中也是感觉很异样,温香在抱,悠香透体,张横这也是第一次这样抱着一个女子,感觉上,怀里的韩冰蕾象是没有骨头一样,整个人软软的,柔柔的,让张横的心都要酥了。

    不由自主的,张横的身体也感觉紧张起来。

    幸好,张横还知道自己今天的目的,所以,深深地吸了口气,把韩冰蕾抱到了浴缸边,就这么把她放入了浴缸里。

    “小蕾,我准备一下,你也准备一下。”

    张横转过了身,假装收拾背包里的东西。

    他这是给韩冰蕾自己脱衣服的时间。

    韩冰蕾那里能不明白他的意思,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

    不过,望望浴缸里的水,韩冰蕾稍稍松了口气。

    浴缸里的水一片腥红,看起来浑沌一片,自己的身体浸在里面,应该可以遮掩住一些重要的部位。

    心中想着,韩冰蕾终于脱起了身上的遮羞物。

    听着背后传来哗哗的水声,张横的呼息都变得有些沉重起来。他可以想象的到,韩冰蕾现在在干什么。

    强自压抑住心中的那份燥动,听到背后水声已平静下来,张横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此时此刻,韩冰蕾已躺在了浴缸中,整个人淹没在那腥红的浴水里,虽然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她身体的轮廓,但总算不用毫无遮拦地与张横相见。

    深深地吸了口气,张横伏下了身来,手中已握了一把桃木针。

    要为韩冰蕾的心之结导引心脉内淤积的气血和阴煞,就必须为她的身体经脉开劈一条导引通道。

    所以,这次张横要在她心脏到小腹间刻划一道导引符。

    当日在地铁上,张横限于环境,只是从她手壁上扎针。

    虽然也逼出了她体内的一些阴煞,疏通了血脉。

    但那终究只是治标,完全不能排除她体内全部的阴煞。

    只有借着经血之期,才能做到完全的清除毒素。

    心中想着,张横天巫之眼开启,手起针落,已扎在了韩冰蕾的心脏部位。

    “阿!”

    韩冰蕾一声轻吟,整个人都微微地颤抖起来。

    只是,她现在双眼紧紧地闭起,根本不敢看张横的动作,心中的娇羞,已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张横此刻心中也是难以莫名,虽然隔着一层腥红的浴水,但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他仍是可以看到韩冰蕾那玲珑的娇躯,尤其是这种隐隐约约的朦胧,更是极具诱惑。

    不过,他也知道如今是紧要关头,却也不敢有丝毫的分心。

    意守本心,手中桃木针如飞施展。

    这次,张横并不没有采用挑针的手法,而是把每一根桃木针都刺在了韩冰蕾的娇躯上。

    只是一会儿功夫,一排数十根桃木针,已从她胸口心脏部位,向下沿伸,形成了一条蜿蜒的曲线。

    “叱!”

    张横陡地低喝一声,最后一枚桃木针猛地刺在了韩冰蕾的小腹上。

    嗡!

    水波荡漾,血光暴逸,躺在浴缸中的韩冰蕾浑身剧震。

    她只觉,一股暖流陡然从心脏涌起,直贯而下。

    与此同时,一种从所未有的兴奋,让她颤糜的感觉如触电般传遍全身。

    刹那间,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痉挛起来。

    卟!

    一团黑气在水底轰然爆开,猛地在浴缸中弥漫开来,眨眼间便把原本腥红一片的浴水,染成了一片漆黑。

    “成了!”

    张横心头一震,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那股从水底喷薄而出的黑气,正是从韩冰蕾体内导引出的阴煞之气。

    这也就是说,自己用导引符,为她排除体内的阴煞之毒,已经成功了。

    “阿!”

    韩冰蕾娇吟一声,猛地睁开了眼来,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

    此时此刻,韩冰蕾感受到了一种从所未有的畅快,这些年来,因为体内的怪疾,她总是感觉身体冰寒,那怕是大热天,也丝毫感受不到热度。

    然而,现在身体暖洋洋的,就仿佛是沐浴在春天的阳光下,让她浑身十万八千的汗毛都在痛快地呻吟。

    这样的感觉,让她仿佛觉得自己重生了一样。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