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黑户
    “妞妞,是不是你惹了事?”

    人群外响起了一个嗡声嗡气的男子声音。

    人群让开一条道,一个头上戴着安全帽,身上还沾染着石灰泥浆的年青男子,走了过来。

    “没有啦!”

    小姑娘一见,连忙奔了过去:“哥哥,小妞妞没惹事,是刚才有位老爷爷晕倒了,小妞妞在帮忙哦!”

    “是这样吗?”

    那年青男子狐疑地望向了人群。

    “是的,这位小兄弟,你的这位小妹妹真是个好姑娘,刚才老头我晕倒了,是她帮了我。”

    被救醒的老头连忙上前为小姑娘解释,连连道谢。

    “哦,原来是这样!”

    年青人点点头,也不再多说,拉着小姑娘便走了开去。

    这个时候,一辆警车也呼啸着开了过来,却是刚才老头晕倒的时候,有人报了警。

    不过,现在事情都已了结,警察这回又是姗姗来迟了。

    老头儿千恩万谢地谢过张横,离开了这里,人群逐渐散去,张横和韩冰蕾又回到了小绍兴大排档的座位上。

    “小伙子,真了不起。”

    老板凑了过来,他是位身形很肥胖的男子,一脸的和善,向张横竖竖大拇指,满脸的赞叹。

    “老板贵姓?”

    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便与老板闲扯了起来。

    “免贵姓朱,名叫天星,这里人都叫我老朱。”

    老板对张横很有好感,一边说着,一边为张横倒了一杯啤酒:“这酒算是我送的,今天能见识小兄弟高明的医术,真是让我佩服。”

    “谢谢朱老板了。”

    张横也不客气,举杯向他至谢:“有件事想问老板,你认识那个刚才卖花的小姑娘吗?”

    “小兄弟是说小妞妞吧!”

    朱天星脸上闪过一丝感慨的神色:“这是个可怜的小姑娘,不过,也是个聪明懂事的女孩子。”

    “哦!朱老板可不可以说说。”

    张横对那位叫小妞妞的姑娘确实是很有兴趣。

    不仅是他,旁边的韩冰蕾也停下了筷子,凝神听了起来。

    “说起这个小妞妞,附近的人都知道。”

    朱天星看看四周,见店里客人不多,此刻也没什么事,扯过一把椅子,坐到了张横这一桌边,说起了小妞妞的事。

    小妞妞名叫郑黑妞,是安徽人,别看身材矮小,但其实已有九岁了。刚才带走她的那个男子,是她的哥哥,名叫郑虎,就在附近的一个工地里做泥水匠。

    因此,这半年来,小妞妞一直在这里卖玫瑰花。

    不过,据说小妞妞是捡来的。

    当年郑虎的父亲在这边打工,却在工地上捡到了一个还是襁褓中的小女孩子,她就是郑黑妞。

    后来,郑虎的父亲就收养了他。

    只可惜,郑虎的父亲在一次意外事故中死亡,而他的老婆好象有点精神问题,很早就去世了,所以,从此小妞妞就跟着她哥哥郑虎外出打工,四处流浪。

    “小妞妞身世虽然可怜,不过,这小姑娘却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朱天星满脸的感慨:“自半年前,她哥哥到附近的工地来工作后,她无论刮风下雨,都会来这边卖花,说是要给她哥哥赚娶媳妇的钱。”

    “她不用读书吗?”

    韩冰蕾在一边插了话。

    “唉!读什么书啊!”

    朱天星摇头叹气:“听说她是黑户,到现在都还没户口,那里能上学啊!”

    “哦,是黑户!”

    韩冰蕾与张横互望一眼,神情变得很是怪异。

    两人自然知道,所谓的黑户是什么。

    因为政策的关系,那些没有正常出生手续的孩子,是无法报户口的。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有些人没有户口,属于黑市人口,在政府部门的纪录中,根本就查不到这个人。

    当然,黑户的孩子,上学,就医以及任何需要身份证明的事,都非常的麻烦,甚至以后长大,连结婚也无法领取结婚证。

    “小蕾!”

    张横的目光望向了韩冰蕾,目光中有一抹问询的意味。

    “嗯!”

    韩冰蕾点了点头,她已明白了张横的意思:他是在问自己是不是可以帮小妞妞。

    “那我在这里先替小妞妞谢谢小蕾你了。”

    张横会心地笑了笑。

    韩冰蕾的父亲能入住省府大院,想必自然是个地位很高的大官。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要让黑户人口办上户口,也许是千难万难的事。

    但是,对于一些高官来说,那完全就是一句话,问题在于是不是有人愿意管这样的闲事。

    此刻,见韩冰蕾点头,张横心中确实是非常的欣喜。

    两人之间现在似乎有了某种默契,许多话根本不用明说。

    只是,对面坐着的朱天星却是满头的雾水,不由用怪异的眼神望望两人,根本没弄明白他们在说什么,怎么眼前的男子,就要替小妞妞谢谢这个漂亮的女子了呢?

    不过,他也没有多问这些,反尔是想起了刚才的事:“对了,小兄弟,你刚才怎么就能用一碗泥水把那个老头给救醒?”

    “朱老板,刚才那位老伯,并不是发病,只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给冲煞了。”

    张横倒并不隐瞒:“所以我才用街心土为他驱煞,这是阴阳风水上的驱邪避煞的手段。”

    说着,张横把街心土的作用说了一遍。

    “啊,小兄弟原来是位风水大师啊!”

    朱天星满脸的惊讶,他还真没想到,眼前的年青人会是阴阳风水师,他刚才还以为张横是医生呢!

    说到风水的事,张横也想起了刚才进入这店门时自己所看到的风水破败,不禁微微沉吟起来。

    与朱天星谈话很是投缘,这位朱老板人不坏,而且很健谈,张横对他还是很有好感。

    “朱老板,我看你这店的生意好象不怎么好。”

    张横望望四周,指指店堂里稀疏的几桌客人,又看看旁边其他几家大排档,人满为患的景象,故意问道。

    “唉,是啊,自这店开起来到现在,生意总就是这么不温不火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到生意,朱天星的脸色顿时黯然了下来:“我做的是地道的绍兴菜,自认手艺也不差,当年在我们自己家乡的时候,十里八方的,谁不知道我老朱的这手橱艺。”

    “可是,来到这里开这大排档,生意就是好不起来。”

    朱天星摇头苦笑,满脸的无奈:“而且,我打听了一下,我这里的上一个开店的,开的是云南过桥米线店,据说也是生意清淡,最后撑不下去了,不得不转让。”

    “当时转这店的时候,价格确实是比别人便宜了些,我还以为是捡到了便宜。”

    “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朱天星说着,似是猛地想到了什么,眼睛不由一亮:“对了,小兄弟,你是风水大师,你要不帮我看看,我这店是不是风水出了问题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