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白头鼠
    “啊,老鼠哥,您来了!”

    突然听到身后那人的话,朱天星脸色大变,连忙转过身来,用一种无比馋媚的态度向来人连连点头哈腰。

    张横和韩冰蕾却是非常的诧异,转过头来,目光望向了说话的人。

    此时此刻,在他们的身后,正站着两个年青人,年纪都在二十多岁,其中一个烫着一头的锦鸡毛,另一个却是头顶有一簇白发,耳朵上戴着个耳环,样子十分的怪异。看这两人流里流气的样子,显然应该是地痞小流氓一类的混混人物。

    说话的正是那个头上有一簇白毛的家伙,一脸的阴笑:“嘿嘿,老家伙,以前总是在哥们面前喊穷,说什么生意不好。那知全是糊弄我们,今天让哥们给撞破了。那这个月你就多交五百,按一千五来交。”

    这两人刚才就已来到了小绍兴大排档,正好听到了张横与朱天星说兵戈煞的事,也看到了朱天星硬要塞给张横一千块报酬。

    当时的朱天星注意力全在张横身上,完全没看到两人,却是给他们抓了把柄。

    “啊!老鼠哥,我真的没有骗你们,我这小店确实是生意不好,一个月交一千,已是尽我最大的能力了,要是再交五百,我真的承受不起啊!”

    朱天星都要哭了,连连向那两人讨饶:“老鼠哥,您就高抬贵手,还是按以前的数字交吧!”

    朱天星心中叫苦不迭。

    他自然知道这两个人的身份,他们是这美食街一带的地痞,他们所要他交的,正是所谓的保护费。

    “喂,你们这是干什么?”

    韩冰蕾看不下去了,在一边冷喝道:“你们是那个部门的?要朱老板交的是什么钱?怎么可以随便就乱收费?”

    突然冒出两个向朱老板收费的人,而且还不知什么原因,就说是要多收五百。韩冰蕾又惊又疑,她还真想不通,什么样的人会这样嚣张,可以向正常经营的店主收费,而且这个收费还是随口就能决定多少。

    这样霸道和嚣张!

    “嘿嘿,那来的妞儿,吃饱了饭没事干来管我老鼠哥的闲事。”

    白头毛男子斜眼瞟了一眼韩冰蕾,脸上露出了一抹淫笑:“要是真的闲着慌,还不如陪你家老鼠哥去玩玩。”

    说着,自称老鼠哥的白头毛伸出了一只咸猪蹄子,就朝韩冰蕾的脸蛋摸来:“嘿嘿,小娘们长的挺水灵的,我老鼠哥喜欢。”

    “是啊,是啊,陪我们老鼠哥玩玩,保管妞儿你欲仙欲死,我们老鼠哥可是号称银枪不倒鼠郎君,哈哈哈!”

    旁边的那名锦鸡毛年青人也满脸淫荡地符合道,一边说着,一边就伸手来拉韩冰蕾。

    两个小混混,头上长白毛的外号白头鼠,人称老鼠哥。一头锦鸡毛的家伙外号就叫锦鸡,是老鼠哥的小弟。

    他们在这一带嚣张惯了,完全没有丝毫的顾忌。看到韩冰蕾竟然敢出言询问,貌似是招惹了他们。两人那会客气,就这么当众调戏起了她。

    然而,两人的手还没有碰到韩冰蕾,一阵噼噼啪啪的脆响陡然响起。

    紧接着,传来了两声凄厉的惨号。

    “啊!我的妈!”

    白头鼠和锦鸡毛两人,象是两只烂麻袋一样,陡地飞了起来,撞倒一张门口的桌子,卟地一下子摔到了门外的街道上。

    “啊……”

    刹那,街上的行人一阵慌乱,被这突然摔出来的两人给吓了一跳。

    “阿,我的天,这下糟糕了!”

    朱天星浑身剧颤,一张肥胖的脸顿时变得死灰一片,整个人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打飞白头鼠和锦鸡毛的正是张横。

    他自然不能让韩冰蕾在这两个小混混手里吃亏,所以在两人伸手的刹那,每人赏了一巴掌,却是把他们给直接抽飞了出去。

    “你,你,你们敢打我……”

    门外,白头鼠和锦鸡毛挣扎着爬了起来,满脸惊骇地望向了张横,神情愤恨之极。

    此时此刻的白头鼠和锦鸡毛,样子实在是悲惨到了极点。两人的脸上,都印着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半边脸也肿成了猪头,甚至嘴角都流出了汩汩的鲜血。

    刚才张横的那一巴掌,可没什么留情,已奏得两人大牙都松动了。

    “打的就是你们。”

    张横冷哼一声,那里会把这两个家伙放在眼里:“怎么,还不服气。”

    说着,缓缓地跨前了一步。

    “你,你,你……”

    白头鼠和锦鸡毛吓得一哆嗦,不由自主地退了好几步。

    他们确实是被张横那一巴掌给打怕了,貌似连人家怎么出手都没看到,他们已成了这副惨样。

    现在,看到这煞星逼来,似是又要动手,两人的苦胆都要被吓破了,那里还敢再嚣张。

    “小子,你等着,敢打我们,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是伟哥的人。”

    刹那的愣怔,白头鼠和锦鸡毛总算反应了过来,两人互望一眼,白头鼠狠狠地吐了口吐沫,声嘶力竭地叫嚣道:“你打了我们,这就是跟伟哥过不去,小子,你等着,看你等会怎么死。”

    说话间,两人却那里还敢逗留在这里,转身就跑。

    四周响起了一片吁吁声,所有看到这两个小混混如此惨样的人,都叫起好来。

    只要是这美食街里的经营户,那一个不知道这些小混混。

    只不过,以前一直受这些小混混的欺压,大家是敢怒而不敢言。

    但是,今天竟然有人出手教训,这确实是让那些经营户感觉特别的解气。

    然而,望着两个小混混狼狈地离去,朱天星的脸已是死灰一片,整个人都几乎要站不住了。

    “闯祸了,这回是真的闯祸了,这该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朱天星搓着手,喃喃自语着,已是有些六神无主。

    “朱老板,别怕,这是是我们引起的,与你无关。”

    张横拍了拍朱天星的肩,一脸的肃然。

    “是的,朱老板,有什么事我们来承担。”

    韩冰蕾俏脸冰寒,胸脯急剧地起伏着,显然仍是余怒未消。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竟然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被两个小混混当众调戏。

    如果不是张横及时出手,只怕她刚才还真的要受辱了。

    所以,想到那两个小混混的嚣张,现在的韩冰蕾确实是羞愤无比。

    “小兄弟,你们快走,要是他们等会带人来,你们就走不了了。”

    朱天星猛地回过了神来,急急地向张横和韩冰蕾道:“你们不知道,这两个小混混的后台,他们的老大伟哥在这里谁也惹不起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