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恶少
    欧阳伟平日嚣张惯了,那里会把张横和韩冰蕾两人放在眼里。

    而且,他也根本不认识韩冰蕾。

    事实上,韩冰蕾因为性格清冷,为人又低调,除了她圈子里的那几个朋友外,就算是学校里的同学,也并不知道她真实的身份。

    至于说欧阳伟,虽然在这条美食街上称霸,但与韩冰蕾所在的那个圈子相比,他根本连什么都不是,自然也就没那个资格与韩冰蕾认识。

    所以,此刻看到韩冰蕾这个清秀绝丽的女子,却已是动了歪心思。

    “哈哈哈,小妞,你那个草包男朋友算什么鸟啊!”

    一众小混混在后面为他们的老大伟哥造起势来:“要是试过了我们老大,你才知道什么叫厉害,哈哈哈,我看小妞,你就从了我们老大吧!”

    “流氓!”

    韩冰蕾气得俏脸煞白,素胸急剧地起伏着,已是气不打一处来。

    “兄弟们,给我上,把这不长眼的家伙给我好好收拾收拾,让他知道,马王爷为什么长三只眼。”

    欧阳伟也不再废话,陡地一声怒喝。

    “打死这不长眼的家伙!”

    白头鼠和锦鸡毛叫嚣,满脸的怨毒,恨不得把张横给一棒子废了。

    只不过,两人刚才已见识过张横的手段,对张横充满了忌惮。所以,嘴里叫得虽然凶,脚下却象是钉在地上一样,根本不敢上前。

    “打!”

    一众小混混却都想在老大面前表现表现,顿时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样,怪叫着向张横冲了过来。

    二三十个小混混,手中都拿着一根棒球棒,挥舞着,叫嚣着,气势确实是有些骇人。四周围观的人,个个脸色大变,早已远远地退了开去,虽然许多人指指点点议论着,但却尽皆敢怒而不敢言。

    甚至不少人脸上都现出了哀叹的神色,看张横和韩冰蕾两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怜悯。

    谁都以为,这次眼前的这两个年青人要吃亏了。

    “唉!”

    朱天星浑身都在颤抖,肥胖的身形抖得象是筛糠,一半是气的,一半是害怕。

    他哆嗦着想上前,但终究双脚发软,竟然移不动步子,最后索性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后面的情形。

    他也以为,张横和韩冰蕾要被这一众小混混给痛奏了。

    然而,下一刻,一幕让所有人无比惊骇的情形却发生了。

    “啊,我的妈!”

    一阵阵惨号陡然响起,冲向张横和韩冰蕾的那些小混混,如同是一个个烂麻袋一样,猛地被抛了起来。

    还没等他们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十几个人已摔成了一片,哭爹喊娘,惨叫不迭。

    并没有结束!

    还没等后面的小混混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张横已如同是一头豹子,猛地冲入了人群中。

    刹那,惨号迭起,惊叫连天,他的身影如同是一条怪蛇,在人群中曲折游走,所经之处,血光爆起,凄呼连连。

    张横恨这些小混混出言不逊,竟然敢羞辱韩冰蕾,更恨这些家伙作威作福,所以,这回出手,还真是丝毫没有留情,施展了五圣戏中的灵蛇戏,对眼前的小混混展开了痛殴。

    自修为跨入真巫境界,五圣戏中的灵蛇戏功法也灌入脑海。在诸几的那段时间,张横除了学习那些阴阳风水阵的知识外,就一直在勤练灵蛇戏。

    此刻,却是拿这伙小混混试起了手。

    小混混们虽然人多势众,但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那里见识过象张横这样高明的手段。

    甚至许多人连张横如何出手都没看清,就已被张横撩倒。

    只是一会儿功夫,战斗就已结束。

    街道上,躺满了哼杀猪调的小混混,一个个悲呼哀号着,不是头破血流,就是鼻青脸肿,却是一个个怎么也爬不起来。

    其中白头鼠和锦鸡毛这两个家伙,更是受到了张横的特别照顾,被他一脚踹在肚子上,已直接昏死了过去。

    “啊!我的妈!”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看到这一情形的人,个个震憾,人人惊呆。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俄,我的天!”

    朱天星听到四周的叫喊声,也睁开了眼来,整个人却是再次浑身剧震,一时傻在了当场。

    “伟哥是吧?”

    张横缓缓地转过了身来,目光冷冷地望向了欧阳伟,神情凛然。

    “你,你,你……”

    望望躺倒一地的一众小弟,再看看四周目瞪口呆的人们,欧阳伟脸色骤变,身形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他也被张横这恐怖的武力值给吓着了,背脊后凉气直冒。

    刹那的愣怔,他总算回过了神,也总算你出了个结果:“你,你别乱来,有话好好说。”

    “好说个屁!”

    张横那里会放过他,陡地踏前一步,一个大巴掌就掴了过去:“本少叫你嘴臭!”

    啪啪啪!

    一连串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欧阳伟整个人如同是佗螺一样在原地打起圈来。

    下一刻,他卟通一声摔在了地上,整个人已被打得晕头转向。

    此时此刻,再看欧阳伟,一张脸已是鲜血模糊,鼻血横流,嘴皮也破了,整个脑袋都仿佛成了猪头。

    “啊!”

    四周又是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无论是躺倒在地的小混混,还是在旁边看热闹的观众,个个神情古怪。

    看到横行美食街的伟哥被人奏成这副惨样,确实是让那些受他欺负的经营户无比的解气。

    但是,想到伟哥的背景,人们却还是不敢把心中的这份畅快表现出来,许多人憋的好不辛苦。

    “你,你,你敢打我?”

    欧阳伟挣扎地从地上爬起了身,手指却是恶狠狠地指向了张横,满脸的怨毒:“小子,你这是找死,等会让你去局子里好好快活快活。”

    “是吗?”

    张横不屑地冷笑:“本少看你自己才要小心,嘿嘿,山根阴晦现,牢狱终难免,你看来是好日子过到头了。”

    张横那里会在乎这家伙的威胁,一个小小派出所所长的儿子,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而且,从欧阳伟的相道上,他也看出了这家伙要倒霉了。

    山根阴晦现,牢狱灾难免,正是天巫传承中相道的一句谒语。

    山根就是鼻子根,如果这个部位出现了阴晦之气,那么,这人就有了牢狱之灾。现在的这位伟哥,就是山根处阴晦蒸腾,他倒霉的时候要到来了。

    “小子,咱们走着瞧。”

    欧阳伟满怀的怨恨,望向张横的目光几欲喷出火来。

    正说着话,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刺耳的警迪声响起,由远而近,迅速向这边冲来。

    刚才张横痛奏欧阳伟的时候,躺在地上的小混混,已有人偷偷地拨出了电话,向欧阳伟的舅舅报了信。

    此刻,美食街派出所的警察终于过来了。

    看到呼啸而来的警车,欧阳伟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狰狞的神色:“小子,这回看你怎么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