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罪有应得
    “是!”

    一众警察怒喝,那里会有丝毫迟疑,立刻如狼似虎地扑向了面前的一众小混混。

    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欧阳伟。

    开玩笑,局长大人就在旁边看着,这些警察那个不想表现一下。更是要在此刻划清与赖长明的界线,自然不会对欧阳伟客气。

    “啊,你们,你们!”

    欧阳伟浑身颤抖,那里还有先前的嚣张,整个人象是软骨虫一样几乎要瘫软了。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转变成这样,不但他舅舅被当场免职,而且还要一查到底。

    失去了这把保护伞,他欧阳伟的好日子也要到头了。

    此刻,面对如狼似虎扑来的警察,他只觉眼前一黑,感觉世界末日到来了。

    “啊,我的妈呀!”

    一众小混混原本还想看好戏,以为警察来了,就能把痛奏他们的那个年青人抓起来,好好收拾。

    那知,现在情况却是直转直下,他们的靠山轰然倒塌,这些警察更是反过来要抓他们。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们惊骇?

    一时间,一众小混混哭爹喊娘,狼奔狗突,就想逃离现场。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徐连根早就打出了电话,让所里的其他警察前来支援,还没等这些小混混逃散,呼啸的警车已包围了他们,这些人今天是注定是要去所里好好交待交待。

    “好,好,早该把这些地痞流氓给收拾了,还我们一个郎郎乾坤。”

    四周响起了一片叫好声,所有看到这一情形的人们,个个拍手称快。

    被伟哥欺压了多年,以前是敢怒而不敢言,今天总算看到了这些家伙的下场,如何不让这里的经营户畅快之极?

    顿时,整条美食街呼喊声响成一片,许多经营户还放起了鞭炮,噼噼啪啪的震天轰响,整条美食街沸腾了,就如同是过节一样。

    “这回总算是太平了,以后不用受那些小混混的鸟气了!”

    朱天星激动得不知该说些什么,眼眸里都擎满了泪花。

    原本以为今天自己的店要开不下去了,但是,现在事情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横行美食街多年的恶霸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他以后最也不用担心被敲诈,不用把辛苦赚来的血汗钱交出去当保护费了。

    心中想着,朱天星的目光变得炽烈起来,望向一边的张横和韩冰蕾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两个年青人的出现。

    现在,他也看出来了,张横和韩冰蕾,这两个年青人绝不是普通人,尤其是那个漂亮的小姑娘,连公安分局的局长,都要对她毕恭毕敬,这岂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能办到?

    望望四周沸腾喜庆的人们,再看看如丧考妣,被警察们押上警车的欧阳伟,张横和韩冰蕾互望一眼,心中也是无比的欣慰。

    “走吧!”

    韩冰蕾拉了一下张横,低声道。

    “嗯,小蕾!”

    张横点点头,他自然也不愿被人们瞻仰,所以也是迫不急待想离开这里。

    “小蕾,这事我一定会禀公处理,一定会给一个满意的答复。”

    平振楠此刻心中仍是无比的忐忑,再次向韩冰蕾保证道。

    虽然这事发生在美食街,但是,美食街毕竟是他管辖的街区之一,无论如何,他也是脱不了一个治下不严之责。

    所以,他是生怕韩冰蕾对他今天处理的还不满意,要是这事捅到上面去,他是真的吃不了兜着走。

    “平伯伯,我相信你。”

    韩冰蕾自然不会一棒子打翻一船人,抓住了赖长明这头害群之马,她却也不愿把问题扩大。

    “好的,好的,小蕾!”

    平振楠总算松了口气,有韩冰蕾这句话,他算是放心了,知道眼前这位江南省公安系统一哥的千斤,不会把问题牵涉到自己身上。

    当下,他恭敬地目送张横和韩冰蕾离去,心中却已是把韩冰蕾身边的这个年青男子,牢牢地记在了心上。

    开玩笑,能与韩冰蕾表现得如此亲昵的男子,关系绝对的非同小可,他自然要把这样的人物记在心里,免得以后无意中给得罪了。

    把韩冰蕾送回她住的小区,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多钟。

    张横也不再逗留,开着他那辆拉风的限量版陆虎回到了群居楼。

    今天发生在美食街的事,虽然是个意外,但却也让张横心中有一种难以喻意的莫名。

    如果换在以前,遇到今天的事,肯定是要吃憋,说不定现在还得在派出所里接受审问。

    但是,在韩冰蕾这样的**面前,事情却完全变了。

    这就是身份和地位,有的人就是咬着金钥匙出生的,你就算是羡慕妒忌恨,也没办法,谁叫人家投胎投的好,有个好父亲呢?

    当然,张横也暗自庆幸,自己得到了天巫传承,可以结识到象韩冰蕾以及杨文竹这样的人物,这是自己的人脉,也是自己以后立世的一张底牌。

    刚回到群居楼,就接到了韩冰蕾打来的电话,说是有关妞妞的户口问题,她已与平振楠局长联系过了,对方答应可以解决此事,随时可以去西城区公安分局办理户口的事。

    这让张横不禁一阵暗喜,心中却也感慨无比。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许多千难万难的事,在那些有权力的官员面前,真的只是一句话而以。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张横刚坐在床上练功,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同一时间,一个尖锐的嗓子响了起来:“开门,姓张的小子,赔老娘医药费。”

    “包猪婆!”

    张横不禁皱了皱眉:“这娘们怎么一大早就来闹事?”

    心中想着,张横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正是诸美婉。

    只不过,今天她的形象貌似还真有些悲惨,眼角贴着一大块纱布,嘴唇肿得象是两根香肠,看起来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昨天她从楼梯上滚下去,摔破了嘴唇,今天完全肿出来了。

    “啊哟,姓张的,陪老娘医药费。”

    诸美婉一见张横,顿时双手叉腰,厉声尖叫起来:“老娘昨天被你推下楼梯,这医药费你得赔,不然,老娘跟你没完。”

    包猪婆还真会血口喷人,她昨天明明是自己不小心摔下了楼梯,现在却硬要载在张横头上,她这是准备蛾张横一笔。

    果然,还没等张横开口,她口沫乱溅地就算起了帐来:“老娘昨天看病化了一千多,加上营养费,美容损失费,杂七杂八的费用,至少你得赔一万。”

    诸美婉一根象罗卜一样粗的手指,几乎指到了张横的鼻子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