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讹诈
    “是吗?”

    张横冷笑,很是不屑地拨开了诸美婉点到鼻子前的手指,冷冷地望着她:“要是我说不呢?”

    对于这个克薄而势利的包猪婆,张横没有任何一丝的好感。

    此刻,看这婆娘竟然敢来蛾自己,心中更是愤怒。

    “啊哟哟,伤了人还不赔,这还有天理啊!”

    诸美婉顿时如同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如果你不赔,老娘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想必知道,老娘的那位,可是这街道派出所的副所长。”

    诸美婉语气变得不善起来:“要是你不赔,老娘今天就让你去派出所里吃干饭。”

    “是吗?”

    张横更加的不屑了:“包猪婆,你以为派出所是你家开的啊!”

    “你!”

    被张横冷嘲热讽,诸美婉气得肺都要炸了。

    说实话,这么多年来,因为丈夫是这条街派出所的副所长,平日里左邻右舍那个不给她几分面子。因此,她也是猖狂惯了。

    然而,昨天莫名其妙地从楼梯上滚下来,还破了相,这让她感觉这是受了平生的奇耻大辱。

    所以,心中越想越窝囊,这才一大早前来闹事。

    在她看来,昨天之所以会从楼梯上摔下来,完全是因为被张横气的。

    此刻,见眼前这小子还这么嘴硬,她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好好好,那老娘倒要看看,你等会怎么求老娘。”

    诸美婉那里还会客气,立刻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她老公的电话,朝着话筒吼了起来:“老鬼啊,老娘昨天被人伤了,你就无动于衷?你还不死过来,不然老娘跟你没完。”

    包猪婆还真是够彪悍的,把她老公简直当孙子一样训。

    也不知话筒那边说了什么,她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老鬼,限你五分钟内马上赶到,我一定要这姓张的小子好看。”

    说完,满意地挂了电话,一对肿得象是猪泡一样的眼睛,斜瞄着张横,嘿嘿冷笑道:“姓张的小子,现在求老娘还来得及,否则,等会我家老鬼来了,你就得去派出所喝咖啡。”

    “好啊!本少还真没喝过派出所的咖啡。”

    张横完全当她是放屁。

    “阿横,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旁边的房门打了开来,探出了王馨兰的脑袋。

    她还在睡觉,却是被外面的吵闹声给惊醒了。

    其他两个房间倒是没有动静,显然夏清莲和另一位租客并不在房,否则,以诸美婉那恐怖的声贝,就算是睡死了也能被吵醒。

    “没事,小兰。”

    看看头发散乱,睡眼朦胧的王馨兰,张横摆了摆手:“包猪婆昨天从楼上摔下去了,硬说是我推她下楼的,这不说要我赔偿她。”

    “啊呀呀,就是你把我推下去的。”

    诸美婉那里肯依,尖叫道:“我这楼梯都走了几十年了,怎么从来就没摔下去?不是你推老娘,老娘怎么会摔成这样。”

    “俄!”

    王馨兰总算明白了事情的来笼去脉,脸色不禁微微一变。

    她自然清楚包猪婆的为人,这个克薄势利的老女人,没事也要惹点事,现在招惹她身上,那还能罢休。

    一念及此,王馨兰不禁为张横担心起来。

    “诸阿姨,您消消火,这事我们好好商量。”

    王馨兰还想做个和事佬。

    但是,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却被诸美婉不客气地打断了:“啊呀,有什么好商量的,除非他赔老娘损失费,老娘这回破了相,光是美容费就要上万,他不赔老娘,老娘跟他没完。”

    “小兰,别理这疯婆子,就让她象疯狗一样乱叫吧!”

    张横也不愿王馨兰去求恳这无可理喻的女人,再次摆了摆手,要王馨兰不要去管她。

    “阿横!”

    王馨兰望望张横,脸上的担忧之色更浓。

    她自然清楚,包猪婆的老公是这条街派出所里的副所长,事情要是闹大了,张横肯定要吃亏。

    貌似她说被张横推下了楼,这事还真说不清楚,这楼上又没监控,而她脸上也确实带了伤。到时,她硬要栽赃给张横,只怕张横跳入黄河也洗不清。

    正说着话,这个时候,楼梯下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急冲冲地跑上了楼来。

    正是诸美婉的老公温太和。

    “死老鬼,你来了,你看,这小子昨天把我推下楼,我伤成了这样,现在要他赔,他竟然不承认。”

    一见温太和,诸美婉顿时更来劲了,口沫乱溅地狂喷起来。

    “啊呀,你怎么摔成这样子?”

    看到老婆这张肿成猪头样的脸,温太和也是非常的诧异。

    他昨天晚上值班,并没有回家。虽然昨天诸美婉就打电话给他,说了从楼梯上摔跤的事,但还真不知道会摔得这样严重。

    此刻,看到诸美婉这副惨样,心中也是一股怒气陡地升了上来。

    “是你推的?”

    温太和猛地转向了张横,声音变得无比的严厉。

    “你最好调查清楚了再说。”

    张横冷笑。

    “调查清楚?”

    温太和嘴角浮起了一抹阴冷之色,似乎就要说出狠话。

    但是,望着张横,他陡地似是记起了什么,脸色猛然变了:“你叫张横?昨天美食街的事就是你?”

    温太和猛然想起了张横的名字,身形却是不由自主地一震。

    昨天美食街发生的事,如今早已传开,尤其是同为警察系统的人,更是对其中的内幕知道的非常的清楚。

    美食街派出所的所长赖长明,因为得罪了一对年青人,最后被当场免职,甚至要查老底。估计他这回是真的完了。

    据事后的调查,那对年青人中,其中那个年青男子叫张横。

    不仅如此,温太和在手机的微信朋友圈里,也看到了那个叫张横的年青人的相片,不是眼前这人,又会是谁。

    开玩笑,出了昨天美食街的事,各个街道的警察都注意上了,谁也不想以后不长眼,去招惹那个叫张横的人。

    所以,张横的照片,在他们警察的圈子里,现在几乎大多数人都人手一张。

    此刻,温太和突然发现,自己老婆要让自己对付的人,竟然就是这个煞星,心中如何不震惊?

    一时间,温太和呆在了当场,后面的狠话却那里还说得出来。

    “啊呀,死老鬼,你傻啦!”

    见温太和发愣,诸美婉一时还搞不清状况,不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的鼻子就喝骂起来:“你还不把他带到派出所,让他好好交待交待。”

    诸美婉叫嚣着,眼眸里露出了报复的快意,在她想来,这回张横肯定要遭殃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完全把她人震傻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