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当年孽缘
    自从修为进阶到真巫的二品境界,张横的感知比先前灵敏了无数倍,对四周能量的感应更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

    因此,当走到这片工地的时候,张横敏锐地感受到了一股阴煞之气扑面而来,这让张横心中陡地一凛。

    感觉上,这片工地里,就仿佛是蜇伏了一头来自元古的凶兽,正蠢蠢欲动。

    这意味着,这片工地要不就是有风水破败之处,要不就是地气地脉受到了冲刑,否则,绝不会有如此强烈的阴煞之气。

    问题在于,如此浓重的阴煞之气,这绝对会造成事故。

    张横的眼眸不由微微眯了起来,天巫之眼开启,想看看这股阴煞之气来源于何处。

    然而,整个工地一片杂乱,到处都是堆积如山的建筑材料,再加上各种机器的轰鸣,却完全搅乱了这里的气场。

    要想在如此混乱的地方,一眼就看透其中的祸根在那儿,以张横现在的能力,还真是不可能办到的事。

    不仅如此,这个工地的面积也非常的广阔,占地有上百亩,要想在短时间内,探察其中隐藏着的阴煞,也是绝不可能的事。

    微微摇头,张横放弃了寻找那股阴煞之气来源的想法。

    不管怎么说,这工地上的事与自己一点都没关系。要是自己冒冒然跟人说,发现了这里有浓重的阴煞之气,只怕会被人当成是江湖骗子,甚至会被人立刻赶出去。

    阴阳风水上的事,就是这样,当别人相信你是位大师,你说什么别人都会信。

    若是你自己凑上去,就算你真是大师,别人也当你是江湖骗子。

    所以,张横还真没有想用自己的热脸孔去贴人家冷屁股的想法,一切随缘吧!

    心中想着,张横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跟着朱天星向里走去。

    整个工地被围墙围了起来,朝南的地方开着一处简易的大门,供车辆和人员出入,大门口有两名保安守候在那儿。

    当张横他们走到大门口时,便被保安拦住了。

    “两位兄弟,我们是来找郑虎和他妹妹黑妞的。”

    朱天星递上了烟,向两名保安打听起来:“不知道他们在不在?”

    “哦,你是找妞妞他们吗?”

    一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保安上上下下打量了张横等几人,这才道:“你们来的不巧,黑妞和他哥哥今天一早坐火车回老家去了。”

    “回老家?为什么?”

    这回轮到朱天星诧异了。

    “唉,听说是他们的母亲出了事,估计要十天半月才能回来。”

    保安满脸的感慨,显然他们也是很同情那个懂事而又可怜的小姑娘黑妞。

    “原来是这样!”

    张横叹了口气。

    黑妞兄妹不在,原本的计划也就打消,只能等他们回来再说。

    当下,张横和王馨兰向来路走去。

    刚走出不远,张横的电话响了起来。

    “吴总,您好!”

    张横看了看来电显示,正是五洲大酒店的吴行舟打来的:“好一段时间不见。”

    “哈哈,是啊,张少,好一段时间没见到你了。”

    话筒里传来了吴行舟爽朗的笑声:“不知张少现在在哪里,是不是有空?如果方便的话,请到我们大酒店来一趟,汪少想当面与你谈谈。”

    说到这里,吴行舟还怕张横不记得汪少是谁,又补充了一句:“张少,汪少就是那天富贵阁里您替他治病的那人。”

    “哦!”

    张横微微沉吟了一下:“好的,那我现在就过来。”

    反正此刻没什么事,去见见那位汪少也好。

    张横自然记得,当日那位汪少癫狂症发作,自己用筷子给他暂时压制住,并发现他的病根,来自阳宅的冲煞。

    那个时候,张横曾提醒过他,这次他找自己,想必就是为了他家里阳宅冲煞的问题。

    当然,现在的张横,也已从吴行舟那儿知道了那位汪少的身份。

    汪少说来还真是钱塘的一位顶级大少,他的父亲是全国闻名的酒业大亨,所经营的龙翔酒业,在黄酒业中,可以说是誉满全世界,据说还是国宴用酒,其姿产已达数百亿。

    这样一位顶级大少,一般人想要结识,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现在,他有事要求恳自己,张横自然不会不答应。

    对于张横来说,有人找自己看阴阳风水,他是绝不会拒绝的。

    一方面,给人看风水,这是对自己的一种实践,能加深自己对天巫传承上各种理论的印证。

    另一方面,见识各种各样的阴阳风水局,这也是一种修练,可以提高自己实际解决问题的能力。

    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更何况,给人看阴阳风水,也不是白看的,人家总得给点报酬。

    以张横如今的情况,他也确实需要大量的金钱,别的不说,光是配制各种巫药巫咒以及巫符所用的名贵药材,就是一笔恐怖的花费。

    而且,他也没忘了,要为父亲的残腿进行治疗,那更是要收集一些稀罕的天材地宝,这一切那可都是烧钱。

    王馨兰今天仍是中班,张横今天与她一起出来,没开车子,王馨兰当然得送他去五洲大酒店。

    张横也存心想请她去五洲吃一顿,反正自己有至尊卡,在五洲消费全部免费,那叫不吃白不吃。

    美食一条街与五洲大酒店在钱塘的东西两端,要横穿整个城市,当王馨兰和张横来到五洲的时候,已是快中午十一点钟了。

    这个时间段正是五洲大酒店最忙的时候,客人们陆续从四面八方赶来,大酒店前面的停车场,一溜的豪车,几乎已找不到停车的空位。

    张横只好让王馨兰先在酒店门口等自己,他驾着王馨兰的那辆别克,到大酒店后面的停车场找泊位。

    “咦,这不是馨兰吗?”

    王馨兰正站在酒店门口,这个时候,一行四五个年青男女,从停车场里走了过来。

    看到王馨兰,其中一个男子不由满脸的惊讶:“你怎么在这里?”

    “柳浩?”

    王馨兰一怔,当看清说话的人是谁时,神情却是不由一阵古怪。

    说话的男子年纪在二十多岁,一身名牌的服饰,梳着一个大分头,还真有几分翩翩公子的潇洒模样。

    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年青男女,如众星拱月一样簇拥着他,更显得他卓然不同。

    这人,王馨兰自然认识,正是当年读大学时的同学柳浩。

    不仅如此,说起这个柳浩,王馨兰的心中就是一阵莫名。

    当日在四s店的时候,遥金魅口口声声指责王馨兰,说是她勾引她的男朋友,破坏她与男朋友的关系。

    遥金魅口中所说的男友,正是这位柳浩。

    事实上,当年是柳浩在见到了王馨兰后,移情别恋,抛弃了遥金魅,转而追求王馨兰。

    但遥金魅却是把她的这段孽缘,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王馨兰身上,从此怨恨上了她。

    只是,王馨兰看透了这位花花公子的心思,对他丝毫不加辞色,直到毕业,都没与他有过什么特别的交往。

    只是,王馨兰还真没想到,今天会在五洲大酒店门口遇到他。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