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梦魇
    吴行舟对张横如今是无比的热情。

    自从那天让张横看出了酒店风水的破败之处,并按张横的意见,进行了修整后,果然是立竿见影。

    这些天来,五洲大酒店还真没有再发生象以前那样的流血冲突事件。

    这让吴行舟对张横信服的不得了。

    事实上,今天汪经伦之所以会要让吴行舟约张横,也正是吴行舟所推荐。

    虽然,汪经伦那天被张横救治后,立刻病情得到了控制。但是,听张横说,他的病因家中阳宅冲煞而起,他却是不怎么信。

    要知道,他老爹做为酒业大亨,家中的住宅自然也是请风水大师看过,人家可没说家中的阳宅出了什么问题。

    然而,当他知道吴行舟的五洲大酒店,就是在得到张横的指点后,改变了原先的一些破败之处,从而改善了以前的一些不良状况,总算是让汪经伦动了心。

    他这才会想到要约张横来谈谈。

    不管怎么说,当日张横给他治过病,不为别的,请他吃顿饭,感谢一下还是应该的。

    一行人来到十八楼的如意厅,包厢里已坐了一个人,是位年纪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妇人,一身优雅的打扮,一看就是个很有身份的人。

    “张少,这位是余百美余女士,汪少的母亲。”

    吴行舟连忙为张横他们介绍:“余总,他就是张横张少,这位是张少的朋友王馨兰小姐。”

    余百美在龙翔酒业担任财务总监之职,所以,吴行舟称她为余总。

    “张少,王小姐,幸会!”

    余百美微微一笑,与张横以及王馨兰礼貌性地握了一下手,目光却是上上下下打量起了张横。

    对于眼前这个被吴行舟吹捧得很神奇的风水大师,竟然如此的年青,余百美心中还是感觉非常惊疑。

    “余总好!”

    张横不亢不卑地点头微笑,一副淡然的模样。

    与杨文竹这样的世界经济巨头交往过,现在的张横对于所谓的大人物,也能淡然处之了。

    倒是王馨兰,显得有些局促,今天在场的这些人物,都让她感觉很大的压力。

    幸亏有张横在场,否则,她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张横和王馨兰一到,酒菜马上就端了上来,精致而丰富,全是这五洲大酒店的精品菜肴。

    吴行舟为众人敬了一轮酒,很识趣地告辞离开。

    他自然知道,关系到汪家阳宅的风水,这绝对是人家的**,他确实是不方便在场。

    “张少,还没有感谢您上次救治了我家经伦,这杯酒不成敬意,就请允许我敬你一杯。”

    余百美端起了酒杯,满脸的真诚。

    “余总客气了,当日只是适逢其会。”

    张横点头至谢,一饮而尽。

    “听张少说,我家经伦所得的病与阳宅冲煞有关?”

    余百美目光灼灼地凝视到了张横脸上:“不知张少是如何看出来的?”

    关系到阳宅风水,并不是汪经伦能做决定。

    所以,这次是他的母亲余百美亲自出面。

    只不过,她与张横是第一次接触,虽然有吴行舟的推崇,但余百美还是要当面与张横聊聊,摸一下眼前这位年青人的底。

    “嗯,余总,汪少的病确实是与家中的阳宅冲煞有关。”

    张横避开了为什么看出来的这个问题,他总不能告诉人家,自己有天巫之眼可以看到别人头上的三花聚顶,所以就绕开了这个话题。

    “余总,其实受阳宅冲煞的不止是汪少,说句不中听的话,您也是受害者。”

    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余百美的脸上,神情变得肃然起来。

    “我也是?”

    余百美的脸色微微一变。

    “嗯!”

    张横慎重地点了点头:“余总,你是不是晚上睡眠质量不好,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做恶梦,而且,梦境差不多都会是相同或是类似的情形。”

    “啊!你怎么知道?”

    余百美这回更加的震惊了。

    张横所说的情况,正好切中了她的实情。

    每天晚上做恶梦,而且还做的是同样一个类似的梦境,这几乎是成了她的一个梦魇,让她痛苦无比。

    为了这睡眠问题,她也不知看了多少专家,跑了多少知名的大医院,甚至连美国日本等一些国外的神经专科也都去看过。但是,根本无效。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她这个不是隐疾的隐疾,却被眼前这个还是第一次相遇的年青人一语道破。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她心中暗惊。

    不仅是她,旁边的汪经伦以及王馨兰也是满脸的讶异。

    两人从余百美的神情中,都看出张横所说的话应该没错。

    可是,他怎么就能看出来?

    如果说睡眠不好,还可以从脸色差等看出点端倪,但人家做梦会做恶梦,而且还是梦到同一个梦境,他都能猜中,这就玄乎了。

    一时间,房间里的几人,望向张横的眼神都变得无比的异样。

    “余总,我之所以能看出来,就是因为我看出余总受到了阳宅的冲煞。”

    张横微微一笑,对于众人的惊讶自是在预料中:“因为,您的这些症状,就是受阳宅冲煞而引起的。”

    张横说的自然就是实话。

    从余百美头顶的三花聚顶中,张横看到她代表宅地气运的那团光氲,蒙了一层暗灰色的雾气,这正是阳宅受到冲煞的表现。

    不仅如此,这团灰色,与汪经伦头顶的宅地气运,出自同源,只不过是汪经伦的冲煞更甚,那团灰色几乎已变成了褐色。

    这也就是说,汪家母子,都受到了所住阳宅的冲煞,只不过一个严重点,一个受影响小点。

    之所以判断出余百美会做恶梦,却是因为她头顶宅地气运的灰色,沾染了眉心。

    眉心为人的灵窍所在。

    按天巫传承的说法,灵窍主思,灵窍受冲,必多恶梦。

    同样的,正是因为这是受阳宅影响所产生的问题,所以,余百美睡眠不好,所做的恶梦,肯定是类似情形的同一类梦境。

    正是凭着这些,张横才做出了刚才的判断,却是把房中的几人全部给震惊了。

    “啊,我的睡眠不好,做恶梦也是阳宅冲煞引起的!”

    余百美神情一震,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

    不过,刹那的震惊,余百美猛地反应了过来,目光也变得炽烈无比:“那么,张少,您认为,我们家的阳宅,到底受到了什么冲煞?为什么我和经伦两人,都会受到影响?”

    余百美现在已是完全相信了张横,态度也变得恭敬起来,心中更是迫切地想知道自家阳宅受冲煞的原因。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