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旗杆局
    余百美迫不急待地问起了家中阳宅冲煞的原因,这让张横不由苦笑。

    “余总,在下可不是神仙,既然是阳宅冲煞,那是必须到现场看了,才能知道冲煞是什么原因造成。”

    张横实话实说:“您要让我凭空想象,我还真没这个本领。”

    “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

    余百美也意识到了自己这是关心则乱,当下歉意地笑笑,扯开了话题:“不知我和经伦的这些问题,如果找到阳宅冲煞的原因,是不是可以全愈?”

    “一般来说,受阳宅冲煞的问题,只要找出了原因,都能很快不药自愈。”

    张横也不卖关子。

    “这就好,那就拜托张少了。”

    余百美很是欣慰。

    当下,几人一边吃饭,一边聊些趣事,席上的气氛变得特别的轻松,连原本很是拘束的王馨兰,也渐渐放了开来,溶入了几人的谈话中。

    一餐饭宾主尽欢,一直吃到下午一点多钟,才算结束。余百美已请了张横去家中看风水,王馨兰因为下午还要上班,所以与他告别。

    玉皇别墅区在玉皇山上,是整个钱塘市最高档的别墅区之一,这里青山绿水,环境十分的优美,每一幢别墅,售价都在五六千万,绝对是真正的富豪区。

    能入住这里的人,自然是非富即贵,普通人只怕连这里别墅的一个厕所都买不起。

    龙翔酒业老总的住宿就在玉皇山别墅区,一条宽阔的沿山公路,直达别墅区。

    当张横坐着汪经伦他们的车子,进入玉皇山别墅区的时候,也不由为这里的地理一阵感叹。

    整座玉皇山气势不凡,最高峰北高峰更是突兀耸立,远远望去,就如同是一根天住直插天际。

    “果然是好地方,怪不得能聚集这么多富豪让他们心甘情愿花巨姿购买这里的别墅。”

    望着车外的景色,张横暗暗点头。

    修为跨入了真巫境界二品的初阶,如今的张横,在感知上比先前不知敏锐了多少倍。

    他刚进入玉皇山这片别墅区,就感受到了一股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

    不仅如此,张横也暗暗开启了天巫之眼,想看看这股厚重的气息来自何处。

    然而,天巫之眼一启,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无比的异样,心中暗道:“好一个旗杆局,看来这里当年肯定是请阴阳风水方面的大师规划过。”

    整个玉皇山别墅区,从整体来看,就是一个巨大的风水局,而且是非常有气势的风水局。

    如果把玉皇山看成是一间整体的房屋,那么,远处矗立的北高峰,就如同是矗立在这房屋后的一杆旗杆,镇住了整片山脉的地气。

    修为跨入真巫二品,天巫之眼也有了进化,具有了洞察的能力。

    因此,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看到的情形是完全两样的。

    张横可以看到,玉皇山的北高峰,霞气缭绕,就如同是展开了一面巨大的锦旗,这正是这片山水被布置了一个旗杆局风水阵的判断理由。

    旗杆在风水局中其实有很多的应用,许多人如果对面有人家造房子,就会在自家屋顶竖一面国旗,用以避煞。

    一些人的办公桌上,也会放上两面小国旗,一则做为装饰之用,另一则,却是可以镇气场。

    事实上,在古代,旗杆可不是随便能插的,只有一些富贵人家或是取得了功名的书香门第,才可以树起旗杆。

    因此,旗杆局为风水局中一个非常大气的局,能依靠自然山水,布下旗杆局,不仅可以镇住这一个地方的地脉,汇聚地脉龙气,而且,也可镇邪避煞,保这一方平安。

    所以,看到玉皇山别墅区整体的大布局,张横心中还是非常欣赏的。

    “张少,我们玉皇山别墅区当年据说是冯老先生看的风水。”

    坐在旁边的余百美,看到张横一脸赞许的模样,看出了他心中所想,不由微微笑道:“他曾为这玉皇山规划了三期的别墅开发蓝图。”

    “哦,冯老先生?”

    张横眉毛一挑:“余总说的是冯家的冯半仙?”

    “嗯,就是他!”

    余百美点头:“能称冯老先生的,除了他暂时还没有其他人。”

    张横再次点了点头,却不再说话。

    关于冯家那位冯半仙的名字,张横已不止一次听过。

    当日杜明就曾说省府大院是冯老先生所设计,后面吴行舟也承认,当年的五洲大酒店也是经他之手,现在又看到了他布置的玉皇山别墅区。

    光是自己看到的五洲大酒店和玉皇山这两处的布局,就不得不让张横暗自佩服。

    “其实,我家的风水当年也是请冯家看的。”

    余百美沉吟了一下:“只是,那时候冯老先生已不再出手,冯家来帮我们家看风水的是现任的家主冯之源。”

    “后来,经伦患了那个怪病,我又睡眠不好,晚上总是梦魇缠身,我们也曾怀疑过房子是不是有什么地方风水出现了破败。”

    余百美继续道:“只可惜,再次请来了冯之源先生,他却说没问题。”

    “唉!”

    说到这里,余百美不由轻轻地叹了口气,很是有些感慨。

    她感慨的当然就是冯之源说没问题,但眼前这位张少却已点出了她和儿子汪经伦身上的隐疾出在阳宅风水上。

    从张横能把他们母子的情况说得如此准确,她是更相信张横的话是真的。

    这也就是说,如今冯家的那位家主冯之源,在阴阳风水上的水平,及不上眼前这位只有二十多岁的年青人。

    想到冯家那位老先生的威名,余百美确实是有种冯家一代不如一代的感觉。

    正说着话,车子已缓缓地停在了一幢别墅前。

    这是一幢三层的西洋式别墅,占地有上千平米,整体呈现一个“凹”字形的结构,两边突出,中间向内凹陷,看起来很是大气。

    别墅的前面是一片近百平米的草坪,中央有一个喷泉水池,站在门口,视野很是开阔。

    别墅有一个地下车库,不过出入口却在东边的下方,式样有些象当日朝百万家的那个地下车库。只是,这里的车库并不是从斜坡上填起来的,而是直接从地面挖的地下室。

    张横走下车来,他也不跟余百美和汪经伦客气,便绕着这处别墅走了一圈。

    别墅后有个小花园,面积也在百多平米,种满了各种花草,在右后方还种了一小片富贵竹,旁边摆着一套石桌石凳,看来是夏天乘凉之用。

    “张少,外面有问题吗?”

    余百美和汪经伦两人一直陪在张横身边,看到张横绕了一圈,不由问道。

    “嗯,从外围来看,别墅应该没什么风水破败之处。”

    再次回到别墅的正门口,望着面前的喷泉水池,张横点点头:“而且,布置的风水局也相当的不错。”

    “你看,你们别墅门口的这个喷泉水池,位置正是在东南面,形状呈月牙形,池中除了载种着一些莲花和浮萍外,中央的池中,雕塑了一条鲤鱼。”

    张横的手指指向了水池:“鲤鱼呈跃水的姿式,半条在水中,头和尾露在外面,鱼嘴巧妙地做成了喷泉的喷头,洒落的泉水正好浇在这条鲤鱼身上。”

    “这个喷泉水池,正是一个极佳的风水格。”

    张横脸上露出了欣然的微笑。

    “哦,什么风水格?”

    余百美和汪经伦早已被他吸引了注意力,不由齐声问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