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无迹可寻
    阴阳风水中,对于各种材质应用于风水局,是有着很多讲究的。

    无论是张横替人治病用的桃木针还是柳木针,都是因为本身属性中所含阴阳之理。

    当然,不同的材质,发挥的作用也完全不同。

    上回说过,柳树、桑树、槐树、大叶杨树、苦楝树这五种树木为五阴之木,是树木中最容易纳阴藏邪的树种。

    不过,还有另外五种树木,却是这世上最珍贵的树木,它们是红木,金丝楠木,紫檀木以及黄梨木和黑桃木。

    因为这五种树木名字上都带着颜色,因此,它们又被称为五色木,是阴阳风水中,最具灵性的木种。

    无论是红木还是金丝楠木或是紫檀木以及黄梨木和黑桃木,它们都是需要经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真正成材,其木质也不是普通数年或十数年就可以长成的木头可比。

    不仅如此,这些树木因为本身成长慢,成长周期长,蕴含的灵气也是其他树木的数十上百倍,这正是这些名贵木才珍贵的原因所在。

    汪家的这部楼梯,用金丝楠木做为盘龙柱的真龙髓,因为金丝楠木本身蕴含的灵气,可以真正摧化这个风水局的力量。

    可以说,汪家得这一风水局之助,确实是能如龙盘大地,傲视群雄。

    要知道,盘龙柱的风水局,具有镇地气,吸纳地脉龙气的作用。

    龙气汇聚,自然贵不可言。

    张横更知道,汪经伦的父亲名叫汪海龙,再想想汪家所经营的产业:龙翔酒业,更是暗合了这别墅的风水局。

    不是吗?门口鲤鱼跃龙门,家中盘龙柱,无一不是与龙有关的风水局。

    家中有这样的风水局,又占据玉皇山这片风水宝地,汪家想不发达都不行啊!

    张横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不过,这并不是今天来汪家的重点,现在的张横,需要找出汪家风水的破败之处。

    心中想着,张横拾阶而上,已来到了汪家别墅的二楼。

    二楼东边是汪海龙和余百美夫妻的主卧,旁边是两个书房,夫妻各自一间,再旁边就是一间保姆住的小卧室。

    西边是一处健身房,里面摆满了各式健身器材。

    所有的装饰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奢侈。

    细细地察看了四周,张横的眉头却是皱得更紧,这二楼上的布置中规中矩,并无破败之处。

    那么,汪家风水的冲煞到底来自何处?

    张横这回也疑惑起来。

    一般情况下,房屋的冲煞从外围到门庭,这是最重要的地方。

    除了这些之外,那就是厕所橱房以及卧室。

    现在,这些地方都没有发现问题,那就有些让人感觉不可思议了。

    “张少,怎么了?”

    见到张横皱眉沉思的样子,一边的余百美忧心冲冲地问道。

    她还以为张横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余总,到现在为止,我还没什么发现。”

    张横自然不会说谎:“那只能上三楼看看了。”

    “嗯,好的!”

    余百美点头:“张少请!”

    说着,带头向三楼的楼梯走去。

    三楼的格局与二楼差不多,只不过东边的卧室现在由汪经伦所住,旁边也有书房,其他的房间都空着,但都布置成了临时客房。

    显然,是供家里来亲戚朋友住的。

    走了一圈,张横这回是真的有些傻了眼,这里的风水格局,也丝毫没有问题。

    这也就是说,从目前的情况看,汪家别墅根本没有风水的破败之处。

    可是,这怎么可能?

    明明自己进入汪家别墅,就感受到了一股阴煞。而且,伏以神尺司南上的反应,也能说明这里有很严重的问题存在。

    但是,自己为什么就无法发现问题的所在。这到底是怎么了?自己到底那里疏漏了?

    张横站在了三楼的走廊上,不禁沉思了起来。

    如今,整座别墅除了三楼上的一个隔热层,其他所有地方几乎都走遍了。

    从一般道理上来讲,三楼之上的隔热层不住人,那一层的目的就是别墅的一层保护层,既可以防屋顶渗漏,又可以在夏天时避免太阳直接暴晒在屋顶,从而导至屋内气温太高。

    有了隔热层,就能夏凉冬暖。

    而且,隔热层的层高很低,大概就一米左右,正常身高的大人根本直不起腰来。

    张横还真是有些想不通,汪家风水破败的地方会出在隔热层。

    不过,现在其他地方都看过了,只有隔热层没去,张横却也不得不上去看看,也许真的会在那儿发现点什么。

    微微沉吟,张横举步走向了三楼之上的隔热层。

    “呃!”

    见张横竟然向三楼之上的隔热层走去,余百美和汪经伦母子互望一眼,也是感觉很诧异。

    说实话,这隔热层自别墅建起来后,他们还真从来就没有走上去过。

    如果说那里会有什么问题,他们也是不信。

    只是,现在这位张少走了上去,做为主人,两人却也只好跟着走了上去。

    走上三楼半的楼梯,立刻就看到了那一层矮矮的隔热层,果然就只有一米的层高,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

    纵然现在是大白天,隔热层里仍是显得昏暗一片,四周的一切看起来有些朦胧。

    张横也不迟疑,弯腰进入了隔热层,一间一间地看了起来。

    因为别墅是呈“凹”字形,所以,上面的隔热层也是同样的形状,并被承重墙隔成了三处广阔的空间。

    只是,隔热层里的空间是真的空间,里面没有堆放任何的东西,也不象普通人家那样,会放些杂物,空荡荡的一片,一眼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以这样的格局,要说它有什么破败,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它根本就不能算是这别墅的主体,最多也就只是一个辅建筑。

    不仅如此,弯着腰在各个隔热层的房间里走了一圈,张横也根本没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好象汪家的别墅,真的没有什么能引起冲煞的地方。

    “奇也怪哉!”

    张横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的怪事,明明有冲煞,却怎么就找不出来呢?这究竟是怎么了?”

    正寻思着,这个时候,突然手腕上的伏以神尺陡地一震,水晶片上的司南,猛地加速旋转起来,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

    “难道?”

    张横心头一震,脸色也陡地变得凝重无比:“难道问题真的出在这里?”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