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恩怨情仇
    汪家被人下了厌镇,而且这厌镇下在代表梁的墙里,这只能说明,这个厌镇必然是为他家造别墅或装簧的工匠所下,否则,别人根本不可能在没有破坏墙体的情况下,把厌镇下到墙里。

    那么工匠为什么要给汪家的别墅下厌镇呢?这是张横心中的疑问。

    尤其是汪家的这个厌镇,从伏以尺所测定的情况来看,是要汪家孤寡终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厌镇也算是比较恶毒,即使是没有要汪家人的性命,却也有要汪家人妻离子散不安宁。

    如果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对方是绝对不会下这样的厌镇。

    以张横的看法,要不是汪家别墅有盘龙柱这样的风水局镇压,只怕现在的汪家已出现家庭不和,亲人离散的情况了。

    纵然如此,汪家也已是受到了影响,汪经伦得了癫狂症,余百美夜夜恶梦,想来还没见面的汪海龙也应该不会好到那儿去。

    这就不得不让张横心里犯起了低咕:汪家到底得罪了什么工匠,以至于对方要报复他们?

    心中想着,张横再次望了一眼那道隐藏了厌镇的墙壁,却弯着腰退了出来,并没有动手去动那里的东西。

    既然是有人寻仇所下的厌镇,张横却也不敢随便破解,他得先问问事情的原由再做决定。

    不然,冒冒失地去破了这里的厌镇,就是与下厌镇之人结梁子。

    自从遇到过净禅大师,与他一翻交谈,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玄门的存在,张横现在也不是以前的那个愣头青,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在清楚了汪家被人下了厌镇后,张横可不想无缘无故与鲁班门的匠师派结仇,更不想连对方到底是谁都不知道,就随便插手人家的恩怨。

    “张少,怎么了?有没有发现什么?”

    见张横脸色凝重,却什么也没做,就这么退了出来,余百美和汪经伦心中很是狐疑。

    要知道,看张横刚才忙碌的样子,似乎是在隔热层里发现了问题。

    但是,他现在却象是没事人一样,就这么走出来了。

    这如何不让两人心中又惊又疑。

    “余总,汪少,我们有话到下面说。”

    张横微微点了点头。

    “好!”

    两人满腹狐疑地互望了一眼,心中的疑云更重。

    等来到了一楼的客厅,在靠窗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张横目光望向了余百美:“余总,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问?”

    “张少,有什么尽管说,只要是关系到我家风水的事,我是知无不言。”

    余百美慎重地答道。

    “嗯,这就好!”

    张横点头,神情变得肃然起来:“余总这处别墅,我确实是发现了问题,因为,这别墅的隔热层上,有人下了厌镇。”

    “啊,厌镇!”

    余百美浑身剧震,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

    做为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余百美自然是听过厌镇是什么。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家的别墅,竟然会有人下厌镇。

    “呃,厌镇,什么叫厌镇?”

    汪经伦却是满头的雾水。

    他年纪还轻,又是生活在现代都市中,接受的也都是现代科学知识的教育,对所谓的厌镇还真没听说过。

    “是的,就是厌镇。”

    张横把什么叫厌镇解释了一遍,目光陡地变得凌利起来:“余总,按我的看法,这厌镇下在别墅顶楼隔热层中间那道承重墙上,也就是这别墅的正梁处。从外面看,墙体丝毫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这也就是说,能下这厌镇的,必然就是造这房子的工匠或是给你们别墅装簧的师父。”

    张横的语气变得凝重无比:“那么,请余总告诉我,你们在造这别墅或装簧时,到底有没有得罪过什么工匠,或是与他们闹过矛盾?”

    “啊!”

    余百美又是身形一震,脸色已是变得很是古怪:“难道是他,难道是他!”

    不仅是她,旁边的汪经伦也是身形一震,原本还茫然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惊骇无比,连嘴唇也不禁微微的颤抖起来。

    “看来果然有问题。”

    张横的眉毛挑了挑,心中已是有些恍然。

    从汪家母子的神情中,张横已看出了一点端倪,显然自己所说的话,已让他们明白了什么。

    “张少,这厌镇可不可以化解?”

    刹那的震惊,余百美总算回过了神来,目光迫切地望向了张横。

    “余总,这个厌镇并不是可不可以化解的问题。”

    张横微微摇头:“说句实话,要化解它,也许并不是难事。但是,我必须弄清原由。”

    张横目光变得坚定无比,把自己的意思也明确地表达了出来。

    “阿,张少!”

    余百美嘴唇翕合了一下,似是想说什么,但终于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来。

    以她的阅历,立刻明白了张横的意思,眼前这位张少,他在不弄清事实的真相之前,是不会无缘无故插手别人的恩怨。

    但是,那件事实在是难以启齿,一时间,余百美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办了。

    客厅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三人坐在沙发上,神情各异,谁也没有再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别墅外一阵汽车喇叭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别墅的那扇自动电子门也打了开来。

    “是老汪回来了!”

    余百美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向张横抱以歉意的一笑,站起了身来。

    神情有些坐立不安的汪经伦,也连忙跟着母亲站了起来,走向了门口。

    果然,一会儿功夫,门口出现了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年纪在四五十岁,身形虽然有些微微的发福,但脚步沉稳,举手投足间便有一股俨然的气度。

    这男子正是龙翔酒业的老总汪海龙。

    “老汪,你今天这么早回来了?”

    余百美迎了上去,帮他把夹在胁下的皮包接了过来,挂到了旁边的衣架上。

    “小美,你不是说今天有位先生来帮我们家看风水吗?”

    汪海龙爽朗地笑道:“所以,我就早点回来了。”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望向了张横:“哈哈,想来这位就应该是张少了吧?我听老吴说起过。”

    “汪总好!”

    张横也早已站起了身,朝着汪海龙点了点头:“久仰大名。”

    两人象征性的握了握手,汪海龙坐到了张横对面的沙发上。

    对于眼前的张横,汪海龙也是感觉有些好奇。以如此的年纪,就能得到五洲大酒店吴行舟的推崇,这确实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然而,出乎他想象的却还在后头。

    微微沉吟,汪海龙就感觉到了屋里的气氛有些异样,不仅余百美的神情很是异样,而且他儿子汪经伦更是有些坐立不安,神魂不定的样子。

    “怎么了?小美?”

    汪海龙微微皱了皱眉,低声问身边的余百美。

    “老汪,有件事,正要跟你商量。”

    余百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