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年少做的孽
    余百美正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把当年发生的事情与张横说出来,此刻,见到汪海龙回来,正好有了商量的对象。

    当下,她向张横歉意地笑了笑,拉着汪海龙走到了另一个房间里。

    “什么?我家里被人下了厌镇?”

    听到余百美把张横的发现说了一遍,一向淡定的汪海龙,也不禁脸色一变:“是当年那人下的?”

    “是的!”

    余百美慎重地点了点头:“张少说了,他必须弄清楚事情的原由。”

    “哦!”

    汪海龙沉吟了起来,脸色也变得凝重无比,下意识地就拿出了一根烟猛抽了几口。

    好一会儿,他终于点了点头:“小美,这事要瞒肯定是瞒不住了,那就跟张少坦白说吧!”

    汪海龙终于做出了决定。

    从张横当日能给儿子治病,这次又看出老婆余百美做恶梦的事,如今更是直接找到了家中被人下厌镇,足以证明,这个年青人确实是不凡。

    汪海龙却也不想得罪这样的年青人,与之失之交臂。

    也许错过了这个机会,再去找其他的阴阳风水师,未必就能寻到问题的根本。

    貌似自家自感觉有问题后,也是请过钱塘如今最有名的风水大师,冯家的现任家主冯之源来看过。

    但是,冯之源就没看出问题。

    所以,现在张横既然指出来了,要想瞒他,也就没什么意义。

    做出了决定,两人重新回到了客厅,汪海龙对张横的态度也有了些改变,多了几分恭敬。

    “张少,这事就由我来跟你说吧!”

    余百美满脸的歉意:“您说的不错,我们家别墅在装簧的时候,确实是出了点事情。”

    “嗯,余总请继续。”

    张横点头。

    “说起来此事还与经伦有关。”

    余百美脸上现出了回忆的神色:“当时经伦还只有十八岁,刚读大一,那时是放暑假,他就有事没事会上这处正在装簧的别墅里转转。”

    “我们别墅装簧请的是一家专业的公司,工程的经理是位很负责的人,他的年纪与我们差不多,他几乎天天就在现场督工,指导手下的工人工作。”

    余百美继续道:“他还有个女儿叫黄雅芝,年纪与经伦差不多,也在读大学。那一次,他女儿正好来别墅的装簧现场看他,却被经伦遇上了。”

    接下来的事情,有些象小说中的情节,年青的汪经伦被黄雅芝的美丽所吸引,开始对她展开了爱情攻势。

    黄雅芝是江西人,是从农村出来的姑娘,见贯了大都市那些妖艳女子的汪经伦,被她那种纯朴的气息所吸引,惊为天人。

    于是,故事的最后,未经世事的黄雅芝,一颗芳心被汪经伦这位大阔少所俘虏,最终成为了他的恋人。

    如果两人有结果,那自然是皆大欢喜的一个美谈。

    只可惜,汪大少与黄雅之的交往,注定是个悲剧。

    不久之后,黄雅芝怀孕了,也被她父亲发现了端倪。

    当知道她肚里的孩子是汪经伦的种,她的父亲很是恼怒。

    于是,黄雅芝父亲与汪海龙夫妻交涉。

    汪海龙夫妻自然是不能同意这门婚事,不说当时的汪经伦年纪还小,根本不能结婚。就算是到了婚配的年龄,以汪家的地位,也绝不可能娶黄雅芝这样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农村女子。

    最后,两家闹得很僵,虽然汪家愿意赔偿一笔不菲的钱了结此事,但双方的怨隙却也是结下。

    汪经伦在父母的压力下,最终与黄雅芝分了手。

    说实话,汪经伦本身就是个性格比较糯弱的主,在他父亲面前,更是象老鼠见了猫,对于他父母的决定,那里敢有丝毫的反抗。

    此事就以两人分手结局,黄雅芝的父亲,也因为这事,在汪海龙的压力下,被公司辞退。

    事情似乎就这样了结了,如果不是今天张横突然提起,汪家人还真不会再想起这件事。

    然而,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当年以为是了结了的事情,却是留下了后患,黄雅芝的父亲怀恨在心,已是在他们家别墅里下了厌镇。

    这是存心想要报复汪家啊!

    “张少!”

    说到这里,余百美轻轻地叹了口气,满脸的无奈:“当时经伦还年青,年少不懂事,这才会做出这样的糊涂事。不过,事后,我们确实也是赔偿了人家。”

    “唉,只是想不到,黄雅芝她父亲会怀恨在心。”

    余百美摇头苦笑:“竟然会下了厌镇。”

    “张少,事情的原由就是这样,此事还得拜托张少了。”

    余百美目光灼灼地望向了张横,满脸的迫切。

    “原来如此!”

    张横也不禁叹了口气。

    汪家的故事,说起来也不算是新鲜。

    在这样的富豪家庭中,一位阔少玩弄一个农村姑娘,貌似在他们的眼里,确实不是什么大事。

    然而,对于受伤害的姑娘来说,也许那就是她一生的痛,甚至会影响她的今后的人生。

    可是,这个世界就是如此,许多事情就是这样的无奈。

    如果一定要怪罪汪经伦,也只能说他年少轻狂。毕竟,当时他并没有强迫那女子,双方说起来也是自愿。

    只能说那姑娘是不经事故,被欺骗了感情。

    但是,这又能怪谁呢?

    微微沉吟,张横终于点了点头:“事情既然是这样,这个厌镇我倒是可以帮忙化解。”

    说到这里,张横的目光望向了汪经伦:“不过,希望汪少以后好之为之。”

    汪家的仇怨,说起来并不是死结。而且,汪家当年也赔偿了人家,在这方面确实也算是做到了仁至义尽。

    以汪家的地位和财富,张横相信他们不会在这方面说谎。

    所以,张横决定帮助汪家化解这个厌镇。

    “唉,张少,当年也是我一时糊涂,做下的错事。”

    汪经伦满脸的愧疚:“我确实是对不起小雅!”

    想到那时所做的事,汪经伦心中确实很惭愧,甚至还有些酸楚。

    他其实到现在,仍是有些思念那位纯朴的农村姑娘,只是,迫于父母和家庭的压力,他却没有那个力量反抗。

    这也是他心中感觉对不起黄雅芝的地方。

    “那就太感谢张少了。”

    汪海龙夫妻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当下,张横也不迟疑,再次站起身来,向顶楼的隔热层走去。

    这回他不再犹豫,找到了那下厌镇的位置,用伏以神尺上的刀片,破开了三夹板的装饰墙。

    顿时,藏在三夹板墙后的厌镇,露出了它的真面目。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