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消魂钉
    咔嚓!

    张横用伏以尺上的刀片,划开了装饰在墙面上的三夹板,顿时,里面的情形呈现在了众人眼里。

    “啊!竟然是这样一个东西。”

    汪家三人跟在张横身边,甚至连汪海龙也不顾自己魁梧的身形,硬是哈着腰挤入了这低矮的隔热层中。

    此刻,看到那墙壁里的东西,一个个不由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

    不错,墙壁里的东西,看起来确实是有些诡异。

    那是一只布娃娃,身上刻满了血红色如符如篆的图案。在布娃娃的额头上,更是画了一条如同蛇形的黑色玩意,形象很是狰狞的样子。

    不仅如此,一枚长长的钢钉,从布娃娃的眉心穿透,把它钉在了墙上。

    “摄魂偶,消魂钉!”

    张横的眉毛却是陡地挑了起来,心中暗道:“看来,那位黄雅芝的父亲,对汪家确实是怨气颇深啊!”

    摄魂偶和消魂钉虽然不能列入天巫传承中的百煞凶器,但是在净禅大师手抄的玄门秘闻中,却是有所记载。

    这是两种溶合了道家和阴阳家的风水道具,摄魂偶具有震摄神魂的作用,一旦发挥,能让受术者神经癫狂。

    消魂钉的作用也是如此,两者相加,力量会更强,如果时间一长,绝对能让受术者的大脑和神经系统受到损害,并无法恢复。

    幸好,这摄魂偶和消魂钉所下的时间还不到十年,再加上汪家家宅气运旺盛,无形中消弥了不少的阴煞。

    否则,现在的汪经伦不可能是偶尔发作他的癫狂症,极有可能都已到神经病院去休养了。

    不过,这都是他年少时做的孽,也怪不得别人。

    心中想着,张横也不迟疑,转过头来,对着汪家三人道:“汪总,不知可有上好的玉石?”

    “哦,上好的玉石?”

    汪海龙一怔,一时不明白张横的意思。

    “汪总,我需要用上好的玉石来化解这厌镇的煞气。”

    张横神情肃然地解释道。

    “原来如此!”

    汪海龙恍然:“上好的玉石家中有几块,不知有什么要求?”

    “并无什么特别的要求,大小也随意,只要品质上佳就行。”

    张横道。

    “张少稍等,我马上去取来。”

    汪海龙朝旁边的余百美使了个眼色。

    余百美那里会有丝毫犹豫,立刻点了点头。

    然后,已蹬蹬蹬地跑下了楼去。

    不一会儿,余百美抱过来了一个木盒,里面是满满一盒的玉石,从玉缀到玉佩,琳琅满目,不下数十件。

    看这些玉器的品质,每一件都是晶莹透彻,显然都非凡品。

    张横捡了其中一件玉缀,是用于做项链挂缀的,是这些玉器中看起来形状比较小的一件。

    玉石通灵,在它上面刻划符篆损耗最少,能发挥的作用也最大。

    化解厌镇,不是说拿掉了人家放在梁上的东西就行,而是要把这厌镇物上的煞气化解。

    否则,冒冒然去拿,就会被厌镇物上所含的煞气所冲。

    因此,张横才要汪家拿出上好的玉石来。

    他可没有想要为汪家这样的超级富豪家节省的想法。

    手腕一抖,伏以尺的前端咔的一声弹出了一枚如针状的尖刺。

    张横让汪家三人伸出了手指,每人的手指上都被轻轻刺破,取了一滴鲜血,滴在了那块玉石上。

    体内巫力运转,巫力直透伏以尺尖端,张横和着那三滴鲜血,在玉石上刻起了符来。

    这回,他所刻的是消煞符,具有消弥阴煞的效果。

    嗡!

    当最后一笔刻划成功,整块玉石陡地爆起了一团血芒,轰然炸成了粉末。

    张横早有准备,口中吐气喝声:“开!”

    刹那,爆开的玉石粉末全部被他吹向了钉在墙上的那只诡异的布娃娃。

    卟!

    一声沉闷的异响响彻,整座别墅都似乎震动了一下,钉在墙上的布娃娃轰然剧震,从墙上掉了下来。

    张横手中伏以尺一挑,已把它稳稳地接住。

    此时此刻,再看这只布娃娃,它身上原本被画满了血褐色的那些奇异符号,已完全消失了,就象是一只普通的布娃娃一样。

    张横长长地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神色:“幸不辱命!”

    汪家三人更是神情一松,原本紧张的神色都缓和了下来。而望向张横的眼神都有些异样。

    三人刚才是亲眼看到了张横的那些动作,就算他们不懂阴阳风水上的手段,却也看出张横刚才施展的绝不是那些江湖骗子可比。

    这是真正的高人啊!

    “张少辛苦了!今天的事,全亏张少。”

    汪海龙很是感激,殷情地邀请张横下楼。

    当张横把那只取下来的布娃娃放到一楼客厅的茶几上,三人看清这布娃娃和眉心的那根长长的钉子,脸色都又是微微一变。

    刚才隔热层上太暗,他们只能模糊地看到个大概,现在一楼客厅光线明亮,却是完全看清了这东西的真面目。

    “怪不得我天天晚上会梦到被一条大蛇缠着,原来这东西的额头上画了一条蛇一样的玩意。”

    余百美满脸的感慨,摇头叹道。

    她这几年来几乎每天做这样一个类似的梦,如今对蛇都有阴影了。只要一看到类似蛇的东西,就心战胆寒。

    “嗯,余总的梦魇确实与它有关。”

    张横目光转向了汪海龙:“如果我猜得不错,汪总想必也是受了影响。汪总是不是有偏头痛的病?”

    “啊,你怎么知道?”

    汪海龙一惊,但立刻醒悟了过来:“难道我的偏头痛也是这东西造成的?”

    “嗯!”

    张横点头:“这消魂钉就能造成偏头痛!”

    当年黄雅芝的父亲,显然是对汪家三口都怀恨在心,所以,他下的这个厌镇,虽然针对的是汪经伦,但同时也是对汪海龙和余百美夫妻有很大的影响。

    “唉!”

    汪海龙摇头叹气,心中也有些感慨。

    他这偏头痛最近几年越来越厉害,每次发作,都必须用强效镇痛药才能止住。

    为此也曾看过不少的医生,跑过许多着名的医院,却丝毫无效,甚至查不出原因。

    想不到,这一切的一切,根源竟然还是当年儿子做下的那件孽事。

    “厌镇虽然化解了。”

    张横的神情又是一肃,目光却望向了汪经伦:“不过,汪少的癫狂症却还需要一些手段治疗,他被厌镇影响了这些年,已是有了些病根。”

    “啊!”

    张横此言一出,顿时让汪家三人不由脸色都是一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