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省府大院
    省府大院就在钱塘市的省府路上,前面是省委省政府的办公大楼,后面就是省府各位领导所居住的大院。

    后院有一扇大门,张横和韩冰蕾就相约在这里见面。

    当张横开车来到这里的时候,韩冰蕾已等在了那儿。

    “张大哥,你来了!”

    见到张横,韩冰蕾清冷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娇羞:“又要麻烦你了。”

    “没事!”

    张横摆手,目光灼灼地凝视着韩冰蕾,心中却是暗暗点头:“小蕾,身体感觉怎么样?”

    从韩冰蕾的气色中,张横可以看出,经过那天的治疗,盘踞在她心脉的阴煞之气,基本已全被清除了。

    因此,她现在的气质,也似乎有了些变化。少了几分原本的那种拒人以千里的冰冷,多了一种圣洁的清雅。

    “现在与以前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韩冰蕾眼眸中闪过感激的神色:“这两天晚上睡觉也睡得很香,没有象以前那样总是睡不好,身体的感觉更是特别的精神。这都是张大哥给我治的病,我真不知该怎么谢你。”

    想到当日张横为自己治病的情形,韩冰蕾的俏脸更红了,头也不由自主地低了下来,羞涩的不敢再看张横一眼。

    “嗯,这就好!”

    张横点点头,却也不愿再在这话题上说下去,以免韩冰蕾尴尬。

    “张大哥,我们走吧!”

    微微迟疑了一下,韩冰蕾挽住了张横的胳膊,向省府大院后面的大门走去。

    省府大院门口站着两名全副武装的武警在站岗。

    一般情况下,普通人是不能随便入内。

    不过,有韩冰蕾带路,自然是通行无阻,甚至两名武警看到韩冰蕾过来,还举手敬了个礼。

    整座省府大院占地有数十亩,是一处园林式的建筑,曲径通幽,建有不少的亭台楼阁,中心处更是有一个湖泊。

    湖水清澈见底,习习凉风从湖面吹来,湖中荡起层层涟漪,泛起点点鳞波,仿佛是洒下了满湖的星光,让人有一种迷幻的感觉。

    十数幢二层楼的小洋房,就星罗棋布地围绕在湖泊的四周,花草掩映,树木成荫,环境清雅而宁静。

    只是,走入省府大院,张横就感受到了一股厚重的压迫迎面扑来,在天巫之眼的视野中,更是蒸腾着一团氲氲的紫气。

    这正是省府大院做为一省政治中心,所凝聚的气象。

    细细观察着四周,张横的眉毛不由挑了起来,心中暗自赞叹了一句:“好地方,果然不愧是一省的心脏之地,确实是好风水。”

    不错,张横已大略地看出了整座省府大院的风水格局。

    省府大院虽然地处钱塘市的繁华都市中,但是,它其实承接了一条龙脉的地气。

    远远的可以看到,在省府大院的正北方,矗立着一座孤峰,突兀耸立,紫气缭绕。

    孤峰之后,是更远处连绵的群山。

    那座孤峰,就仿佛是一条昂首怒龙的龙角,矗立在省府大院后方。

    省府大院,就坐落在这条地脉之龙的龙口,仿佛是一粒被龙口吞吐的龙珠。

    “龙珠格!”

    张横心中暗暗点头:“好巧妙的风水局!”

    从天巫之眼的视野里,张横可以看到,从远处延伸而来的地气龙脉,与省府大院相连接,在空中形成了一道紫气凝成的蜿蜒龙形,而省府大院,就是这条蜿蜒龙形龙口吞吐的朱子。

    这正是龙珠格的风水格局。

    “怪不得这里会被选做省府大院的座落之地,原来这里竟然是龙珠格。”

    张横心中竖了个大拇指:“看来,那位风水世家的冯老先生,确实是在风水上有很高的造诣。”

    看出了这里的风水格局,张横想起了当时在五洲大酒店时,杜明曾说过的话,那就是省府大院,当年是风水世家冯家的老家主冯老先生所规划。

    他能把省府大院选址在龙珠格的阵眼上,足见他的高明。

    要知道,在天巫传承关于相道中的说法,龙珠格的风水局,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

    天地精华蕴龙珠,万千气象任吞吐。坐镇河山八万里,敢叫邪祟尽臣服。

    意思是说,龙珠格的风水局,具有镇压气运的力量。

    以这一风水局选址,在此上面建设省府大院,正是符合了一省之府首脑所在的重要位置。

    不仅如此,省府大院内的布置,也是巧妙无比。

    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围绕在湖泊边的这十数幢小洋楼,如同是星星一样,闪烁着氲氲的华彩,在湖泊边形成了一个众星拱月之局。

    要知道,这十数幢小洋楼,就全是省府内那些大佬的居住地。

    这也就是说,这个众星拱月之局,让这里形成了一股齐心协力之势。完全符合了治理统治的某些理念。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

    十数幢小洋楼,虽然形成众星拱月之势,但却又有群星争辉之格,相当于是说,在齐心协力的同时,也各自存在着竞争。

    这更是把权力的真蒂演绎的淋漓尽致。

    一个风水局,就内涵了这么多的至理,让人不佩服都不行啊!

    现在的张横,对规划和布置了这省府大院格局的那位冯老先生,确实已是高看了一眼。

    只可惜,如今的冯老先生已是不问世事,否则,张横还真想找机会,与冯老先生会上一会。

    “张大哥,怎么了?”

    见张横神情怪异地望着四周,韩冰蕾很是讶异。

    “小蕾,没事,我只是看到了这里风水局的巧妙。”

    张横回过了神来。

    见韩冰蕾满脸好奇的样子,当下,他也不隐瞒,把自己对这里风水局布置的看法,说了出来。

    “啊呀,原来这处地方还是块风水宝地呀!”

    韩冰蕾大是惊讶。

    她曾在这里住了好多年,对四周的景物已是有些熟视无睹,那知,今天被张横说破,却也是看出了点端倪,不禁心中很是感慨。

    说话间,两人已来到了一幢小洋楼前,这里是省府大院的三号楼,虽然只是一幢两层楼的建筑,但前后院都有花园,环境十分的清幽静雅。

    “这里就是我以前住的地方,现在,他就住在这里。”

    韩冰蕾神情变得有些难以喻意起来。

    “哦!”

    张横的目光却是不由微微一凝,心中咯噔一下:“果然有问题,这里竟然有一股强烈的煞气在波动。”

    “难道省委领导所住的小楼,也会有风水的破败之处吗?”

    张横又惊又疑。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