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葡萄架
    竟然在省府三号楼感受到了煞气,这让张横心中一震。

    照说,整个省府大院座落在龙珠格上,而这里的建筑,又相互形成了众星拱月以及群星争辉之局。

    想必这里的房屋,也应该都是经过风水布置。

    那么,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如此强烈的煞气,留下风水破败之处?

    难道也是有人在房屋里下了厌镇?

    想到了汪家的事,张横心中浮起了一个疑问:“可是,这也不怎么可能,省委领导的住宿,谁敢下厌镇?这可绝不是闹着玩的。”

    “看来,得仔细查查了。”

    心中想着,张横也没有再在门口停留,跟着韩冰蕾走了进去。

    小洋楼里只有一个保姆在,看到韩冰蕾带人进来,连忙迎了出来。

    “小芳,这里没你的事,你忙你的。”

    保姆是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姑娘家,梳着根大辫子,显然是个农村来的女孩。

    韩冰蕾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这次来的目的,所以吩咐了她一句。

    这个叫小芳的姑娘,在省府大院里也做了好几年的保姆,自然清楚这里的规矩,不应该知道的事,绝不能知道。

    所以,她很乖巧地答应一声,就避了开去。

    张横站在了小洋楼的院内,举目观察起了四周。

    前院是个小花园,有百多平米的方圆,种植了许多的盆景,但大多都是兰花。

    显然,这里的主人对兰花情有独钟。

    兰花的品种很多,张横还真叫不出那些兰花的名字,只觉千姿百态,很是让人赏心阅目。

    不过,张横可也没心思欣赏这些兰花,他的注意力全在这院落的格局上。

    整个院落呈长方形,从院门处进来到小洋楼门口,是一条铺着鹅卵石的小路,各色的兰花盆景就放在这小道两边,却是把整个小院一分为二,形成了两个正方形的花圃。

    东边的花圃靠墙的地方,有一个葡萄架,现在正是六月,葡萄架枝叶茂盛,一串串葡萄挂在架下,让人垂涎欲滴。

    葡萄架下还摆着一张石桌和四个石凳,石桌上刻着一个象棋的棋盘,上面光滑清洁。可以看出,这里的主人经常使用这个棋盘,并不是纯萃的装饰。

    右边的花圃却只是铺了一层草坪,旁边放着一些石锁哑铃等锻练的器械,甚至还竖着一副单杠。

    从那些哑铃以及石锁和单杠上光滑的痕迹来看,这些东西显然也是经常有人在使用,并不是一个摆设。

    院内的布置一目了然,从这些设施来看,可以看出,这里的主人应该是个有品味的人,不但平时很注重身体的锻练,而且在养性修身上,也有一定的功夫。

    只是,在东边种葡萄,搭起葡萄架,却是有些不妥。

    要知道,葡萄是蔓藤植物,它种在屋前的喻意并不好。

    天巫风水有言:葡萄蔓藤长又长,蜿蜿延延向四方。莫道果子甜又香,可知纠结总有伤。

    意思是说,葡萄虬根错结,种在家中,容易让此家多纠纠结结的事情。

    更何况,这株葡萄还种在东方青龙位,葡萄架又是个方形的架子,看起来就象是个笼子一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于是囚禁了青龙,这自然对本家不利了。

    所以,这院中的葡萄架很不妥。

    当然,这只能说是不妥,还不能算是破败,因为,仅仅一个葡萄架,还影响不到整座宅院的气运,最多也就是对住在这里的主人有些影响。

    所以,这小洋楼里的冲煞,并不是来自这葡萄架。

    心中了然,张横举步走向了屋内。

    但是,脚步刚踏入门槛,手腕上的伏以神尺却是陡地震动了起来,水晶片上的司南针也急剧地晃荡起来。

    “震针?竟然是震针!”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心中微微一凛。

    震针是阴阳风水中的术语,指的是司南或指南针上的针发生了强烈的震动。这是这里气场有很强煞气的一种表现。

    “看来,这里的问题果真不简单。”

    张横的心里更加的警觉起来。

    伏以神尺的异动,更印证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心中想着,张横也不迟疑,脚步已跨入了门内。

    进入大门就是个客厅,地面铺着石木的地板,虽然打磨的光可鉴人,但色泽已是有些黯淡,显然这里的地板已用了好几年。

    客厅并不大,也就四五十平米,中间放着一张餐桌,和几把椅子,左边靠窗的地方摆着一套布沙发和茶几,右边是一排壁柜,上面摆的并不是什么古玩瓷器,而是几盆兰花。

    客厅里的布置很古朴,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简陋,与张横想象中的豪华丝毫搭不上边。可见这里的主人平时生活的非常的简朴。

    扫视了一周,这里的布置并无什么不妥之处,更没有特别明显的破败。

    客厅的后面就是上二楼的楼梯,左边是个小橱房,右边是卫生间,旁边还有一个小储物室,一切井然有序,所有的装饰都以简单朴素为主,并无任何一丝奢华的气息。

    当然,从阴阳风水的角度来看,也没有发现任何的破败之处。

    “小蕾,我们上二楼看看。”

    张横朝韩冰蕾点了点头。

    “哦,好的,张大哥!”

    韩冰蕾一直默默地注意着张横的一举一动,神情却是有些紧张。

    她此刻的心情比较复杂,又是希望张横能尽快地找到这里风水的冲煞之处,心底里却又不希望他能发现什么。

    这种情绪让她有些很纠结。

    不过,此刻看到张横在一楼并没有发现什么,她这才回过了神来。

    当下,韩冰蕾在前领路,两人向二楼走去。

    楼梯也是铺了石木地板,擦洗得很干净,只是楼梯的台阶上,有许多地方都褪了颜色。

    走上二楼,就是一个走廊,一溜四个房间一字排开。

    “走廊两边是两个书房,靠左边中间的一间是他所住,右边那间是我以前的住房。”

    韩冰蕾向张横简单地介绍着这里四个房间的分布。

    “哦!”

    张横轻应了一声,目光却是再次落在了手腕上的伏以尺上,眼眸陡地眯了起来。

    走到二楼,伏以尺水晶片上的司南,指针震动更加的剧烈,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已靠近了这房屋煞气的来源。

    只是,让张横心中一震的是:指针竟然指向了一个他意料不到的方向。

    “难道?”

    张横的心咯噔一下,一个疑团陡地浮上了心底,神情也猛地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