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户之咽喉
    走到二楼,伏以神尺的司南反应更加的剧烈,这让张横意识到自己已接近了这里的冲煞源头。

    只是,让张横心中疑惑的是:伏以神尺的司南,所指示的方向竟然是书房所在的方向。

    “这怎么可能?”

    张横心中咯噔一下。

    要知道,张横原本心中怀疑这里也有可能是象汪家别墅一样,被人下了厌镇。

    可是,厌镇只能下在房屋的地基以及梁和卧室的床等地方。

    现在,冲煞的源头竟然在书房,这实在是出乎张横的意料。

    “难道是在大门上?”

    张横的眉头陡地一挑,目光望向了书房的门。

    他猛然记了起来,厌镇还可以下在门上。

    阳宅中,除了地基和梁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门户。

    古时工匠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与人家造十坟,不与人家修一门。

    说的就是这修门的难度,比起建坟来,有过之无不及。

    要知道,一户人家的门户,好与不好,分毫之差,却有生死之别。

    为什么如此慎言修门?其实是因为阴阳风水中,把门户视为咽喉,在天人合一的古代理论下,出入的大小门户,关系到一户人家和气、乖气,致祥、致戾的原因。因此,门户就成为举足轻重的事。

    在古人看来,门户得体,顺应天地造化,不悖自然规律,就能同人们生存其间的气运取得和谐。

    否则,乖气则致戾,会引灾祸入门,自然也就会影响到住在屋里的主人。

    清代所编《古今图书集成》“堪舆部”所收《阳宅十书》“论开门修造”,以古人的风水观,讲建筑物门户沟通天地造化的奇功,即所谓“通气”。

    《阳宅十书》云:“夫人生于大地,此身全在气中,所谓分明人在气中游若是也,惟是居房屋中气,因隔别所通气,只此门户耳,门户通气之处,和气则致祥,乖气至此则致唳,乃造化一定之理,故古之先贤制造门尺,立定吉方,慎选月日,以门之所关最大故耳。”

    这段话,说的就是门的重要性,事关一家吉凶。

    当然,要判断门户开的是否好与坏,张横手中的伏以尺一量就知。

    伏以尺的八个字为“财、病、离、义、官、劫、害、本”。一般来说,古人认为八字中财、义、官、吉所在的尺寸为吉利,另外四字所在的尺寸表示不吉利。但在实际应用中,伏以尺的八个字各有所宜。

    如义字门可安在大门上,但古人认为不宜安在廊门上;官字门适宜安在官府衙门,却不宜安于一般百姓家的大门;病字门不宜安在大门上,但安于厕所门反而“逢凶化吉。”

    《天巫传承的风水篇中认为,一般百姓家安“财门”和“吉门”最好。

    单扇门宜开二尺八寸,这是最吉利的门户尺寸。

    心中想着这些,张横那里还会迟疑,手腕一抖,叩在手腕上的玄玉护腕已化为了伏以尺的样子,开始测量起了面前的书房门。

    “本字位上!”

    张横的眉毛又是一凝:“这门开的没有问题。”

    那么,问题在哪里呢?

    张横这回是真的奇怪了。

    “张大哥,怎么了?”

    见到张横来到楼上后,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一边的韩冰蕾也不由很是紧张。

    “嗯,小蕾,我们先进这间书房去看看。”张横指了指中间靠左边的一个房间,这正是刚才韩冰蕾所指她父亲所用的书房。

    “哦!”

    韩冰蕾却显得有些迟疑起来。

    “怎么,不方便?”

    张横一怔。

    “嗯,确实是有些不方便。”

    韩冰蕾咬了咬樱唇,还是说了实话:“他平时也会在书房里办公,所以,他的书房里有时会放着一些秘密文件。以前我在家里的时候,也是从不允许进他的书房,甚至家里人从没有人敢在没有得到他的允许前,进入他的书房。”

    “原来这样。”

    张横皱了皱眉头。

    他虽然不是官场中人,但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

    尤其是象韩冰蕾父亲这样能住在省府大院的高官,他手头上的资料,也许许多就是关系到国家机密。

    因此,他的书房确实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去。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自己所发现的这处房屋的冲煞,根源就来自这个书房。

    那么,不进这书房,又如何能找出冲煞的问题?

    “张大哥,一定要进去看才行吗?”

    见张横皱眉,韩冰蕾也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不由又问了一句。

    “是的,小蕾,我感觉你们家的问题,就出在这书房里面。”

    张横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只是,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引起的冲煞,所以,必须进去看看,否则,我确实是无法找到根源的所在。”

    “张大哥!”

    韩冰蕾沉吟了起来。

    好一会儿,她咬了咬牙,脸上的神色现出了一丝绝决:“那我们进去看看。”

    她终于做出了决定。

    虽然她父亲的书房是个禁地,但是,自己身上的怪病来自这房屋的冲煞。

    想到自己曾经发病时的痛苦,韩冰蕾可绝不想这怪病再缠上自己。

    要知道,她现在体内的阴煞虽然被张横清除,但是,按张横的说法,只要冲煞的根源还在,她的心之结就不会断根。

    这也就是说,不把阳宅的冲煞弄清楚,化解掉,她以后仍是有可能会再生那怪病。

    这却是韩冰蕾所不想再发生的事。

    因此,她就算是冒着被父亲责备,也要带张横进去看看。

    更何况,现在家里没别人,自己带张横进去看一下,也不会有人发现。

    至于书房里放的什么秘密文件,有自己在旁,以张横的性格和为人,自然不会去偷看,韩冰蕾还是非常信任张横的。

    心中想着,韩冰蕾拿出了钥匙,打开了书房的门。

    她现在虽然住在外面,但家里的每个房间,钥匙还是有的,这次为了带张横过来看这里的风水,更是做足了准备。

    书房不大,也就四五平米的空间,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几个大书柜,满满的全是各种书藉。

    在靠西的位置,还摆着一张巨大的书桌,上面也堆满了书藉和文件。

    整个书房里的摆设很简单,除了书之外,基本上就没什么东西。

    然而,望着书房,张横的眼眸陡然暴缩,目光却已是凝注到了书桌后面的墙上,心中也是陡地一震:“难道是这东西?”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