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暴怒
    书房正是韩秦阳的禁地,平时的时候,没有他的允许,连他女儿韩冰蕾都不准进去。

    但是,今天他不在家,女儿却带着一个陌生人进入了他的书房,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生气?

    “阿!”

    韩冰蕾娇躯剧震,脸色刹那变得惨白一片,神情中更是现出了一抹惊惶。

    虽然她与父亲的关系比较冷淡,但是,在骨子里,她还是非常畏惧这位掌握着一省公安力量的父亲。

    所以,此刻看到父亲生气,韩冰蕾确实是有些手足无措了。

    不仅是她,韩秦阳身后的秘书高建华,看到这副情形,也不由脸色大变。

    这次韩冰蕾之所以敢带张横回家,正是从高建华那里知道,父亲今天要主持一个重要的会议,这一整天都不会在家里。

    那知,现在韩秦阳偏偏回来了,而且还正好就撞到了韩冰蕾带陌生人进他的书房。

    这也就是说,事情归根结底,要是追纠起来,还要算在高建华头上,是他给了韩冰蕾一个错误的信息。

    做为韩秦阳的秘书,平时负责韩秦阳的工作及生活起居等事务,可以说高建华就如同是韩秦阳身边最贴身而可信任的人。

    因此,他是必须与韩家的人都保持良好的关系,否则,他是根本无法在韩秦阳身边呆下去。

    可是,现在他却提供给了韩冰蕾一个假消息,让她遭到了父亲的责骂,这事自然就不是小事了,极有可能影响到他今后与韩家人的相处。

    果然,刹那的愣怔,韩冰蕾冰冷的眼神望向了高建华,眼眸里有毫不掩饰的愤怒,她显然是真的把高建华提供给自己假消息的事,暗暗给恨上了。

    高建华心头一震,神情更加的难看,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起来,韩秦阳责问起了韩冰蕾,满脸的怒气。

    韩冰蕾咬了咬樱唇,却是倔强地不愿说明理由,也不再吭声。

    “您是韩伯父吧!”

    张横无奈,不得不开口了:“您好,我是给小蕾治病的医生,我叫张横,也是位阴阳风水师,因为给小蕾治病,这才进了您的书房。”

    “给小蕾治病?”

    韩秦阳的目光陡地转向了张横,脸上怒气更炽:“医生?阴阳风水师?”

    “乱弹琴!”

    韩秦阳怒喝一声,已是愤怒之极:“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欺骗小蕾。”

    张横也是心急了点,所以,他的自我介绍确实是有些乱,这顿时让韩秦阳误会他是个骗子。

    不是吗?既是医生,又是阴阳风水师,还是给韩冰蕾看病,这根本就是个神棍啊!

    这如何不让韩秦阳震怒?

    “小高,马上叫警卫,把他给我抓起来。”

    不容张横辩解,韩秦阳陡地又是一声怒喝:“给我查查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啊,老板!”

    高建华浑身一震,讷讷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是知道今天韩冰蕾会带人回家,而且,他从当时韩冰蕾的语气中,已听出她带来的人可能与她关系不一般。

    此刻,自己的老板却要让他去叫警卫,竟然要把韩冰蕾带来的人抓走。这顿时让他左右为难。

    “啊,不要,他是我朋友!”

    韩冰蕾也急了,那里还顾得上别的,立刻惊叫道。

    “什么?他是你朋友?你,你,你……”

    韩秦阳脸色又是一变,原本压抑的怒气在这一刻轰然爆发。

    韩家的家教一向严格,虽然父女两的关系并不亲热,但是,韩秦阳对韩冰蕾的要求却是从来都没有放松过。

    因此,他是绝不允许女儿背着他交朋友,更何况,眼前的这个男子,还是个来历不明,看起来象神棍的骗子。

    所以,韩冰蕾一说张横是她的朋友,即使是没说是她的男朋友,以韩秦阳的见识,那能看不出女儿与这个男子关系非同一般。

    所以,韩秦阳是真的暴怒了。

    他你你你地指着韩冰蕾,却是怎么也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陡地,韩秦阳身形一阵摇晃,原本已气得通红的脸,突然涌上了一层紫黑色,额上的青筋都根根在突兀地跳动。

    “老板!”

    高建华一见韩秦阳这副神情,顿时大惊失色,连忙上前来扶他。

    然而,他还没扶住韩秦阳,这位江南省公安系统的一哥,身体陡地一震,再也站不稳身形,摇摇欲倒着就迎面向地上摔去。

    “伯父!”

    张横就在身前,那里能让韩秦阳摔倒,连忙伸手一把扶住了他。

    “啊呀,他的老毛病又发作了。”

    韩冰蕾此刻也已是俏脸变色,不禁再次惊呼起来。

    说话间,韩冰蕾已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韩秦阳,急切地摇晃着呼喊道:“你没事吧?你不要紧吧?”

    纵然是平时关系冷淡,但是,此刻面对父亲突然病发,韩冰蕾早已忘记了别的,心急如焚。

    不管以前有什么隔膜,但是,父女间的那种血脉的亲情,却是永远不会改变。尤其是在这一刻,韩冰蕾内心深处对父亲的那份关切,已不由自主地表现了出来。

    “张大哥,你快救救他,你快救救他。”

    刹那的惊惶,韩冰蕾猛地想到了张横,立刻朝着他喊了起来。

    在这危急的时刻,让他信任的还是张横。

    “小蕾,别急!”

    其实不用韩冰蕾催促,张横在扶住韩秦阳的同时,手指已叩在了他的脉博上,一缕巫力探入其中,在细细地探察韩秦阳的情况了。

    “小蕾,今天首长他本来在主持会议,但是,因为突然感觉身体不适,这才会回来休息。”

    高建华这个时候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向韩冰蕾说道。

    他这是在解释韩秦阳之所以会突然回家的原因,也是在向韩冰蕾说明,他先前提供的消息,并不是假的,只不过是韩秦阳临时改变了主意。

    “他身体怎么会不舒服?”

    韩冰蕾此刻也无遐追纠高建华提供消息的事,她现在最关心的是父亲的情况:“难道又是老毛病发作了吗?”

    韩冰蕾自然清楚,自己的父亲早年参军时落下了病根,后来就成了老毛病。这些年来更是发作频繁。每次发作起来,情况都非常的危险。

    此刻,看父亲的情形,就象是老毛病发作了,而且,这一次的病情,似乎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严重。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韩冰蕾又惊又急又是害怕?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