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竟然是你
    缓过劲来的韩秦阳,第一句话问的就是张横的来历。

    此时此刻的韩秦阳,心中确实是非常的震惊,对眼前的年青人,也充满了惊异。

    要知道,他是最清楚自己的病情,这一次发作,比以往任何一次都严重,他甚至感觉自己要撑不下去,几乎要被体内那团灼热的烈焰给焚化了。

    然而,眼前的年青人,却是只用几根木针,就消除了他的危机,把体内那汹涌的烈焰消弥于无形。

    这可以说,是救了他一命。

    不仅如此,现在的韩秦阳,感觉是从所未有的舒服。

    自从身体出现问题,他的体内整天都如同有一团烈火在焚烧,让他每天承受着痛苦的煎熬。

    纵然是他意志无比的坚韧,却也是为这种痛苦而倍受折磨。

    以前就算是华老为他施针压制,但每每发作的时候,却也需要好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过来。那里象现在这样,能立刻见效。

    那么,这个年青人竟然有如此高明的手段,他到底是什么人?

    韩秦阳的心中对张横越来越好奇了。

    “韩伯伯,我叫张横,是韩冰蕾的朋友。”

    张横微微一笑,不亢不卑,再次自我介绍了一遍:“我是位阴阳风水师,学的是医卜星相。”

    “你真的是位阴阳风水师?”

    韩秦阳目光又是一凝。

    刚才,就是因为张横说他是阴阳风水师,这才让韩秦阳博然大怒,把张横当成了江湖骗子。

    不过,有了刚才的经历,他却不得不再次重新审视这位年青的阴阳风水师。

    “张横,张横!阴阳风水师?”

    韩秦阳喃喃着,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异样:“张横?难道你就是那个在浣溪泥石流现场,王书记所见的那个张横?”

    韩秦阳陡然记了起来。

    当日省委王书记去浣溪泥石流现场视查慰问,韩秦阳因为有事在上京出差,所以他并没有随同。

    但是,省委书记在公众场合的各种消息,他自然也是非常清楚的。

    尤其是当日王书记还在泥石流的安置点,慰问了净禅大师,这一事情,更是在省府的一众官员里,引起了观注。

    当然,其中的一个细节,也被许多有心人给留意上了。那就是当时的净禅大师,隆重地向王书记推荐了一位年青人,那人就叫张横。

    不仅如此,事后,许多人暗中对这位叫张横的年青人进行了调查。

    不是吗?净禅大师是什么人?那是华夏佛教界,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大师级人物,连他都要隆重向省委王书记介绍的年青人,岂是平凡之辈?

    因此,那些留意上张横的人,都对张横充满了兴趣。

    做为江南省公安系统的一哥,韩秦阳自然也是个有心人。

    以他所掌握的权力,也很容易查到张横的一切。

    只是,让韩秦阳惊奇的是:以前的张横只不过是位打工仔,并无出彩的地方。

    直到最近一段时间,似乎才有了突然的变化,不仅与金泰公司的美女总裁走得很近,而且还得到了她的赏识。

    更重要的是:在对张横的调查中,韩秦阳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浣溪渡假村泥石流发生的时候,曾经有个叫猫大师的网名,在网上发布了一个预言泥石流的贴子。

    从各种迹象表明,那个猫大师极有可能就是张横在网上的化名。

    还有,泥石流发生的前期,渡假村大酒店里,曾有一名疯子抢走了一名少女,这在后来的网络上,被流传为内裤哥。

    正是这一事件,让大酒店原本要被泥石流埋没的人们,大多数免遭了这一场灾难。

    可以说,内裤哥那出格的举动,无意中救了无数人的性命。

    这一事件中,当事的女主人就是韩冰蕾。另一个男主角,据事后技术部门人员的处理,对那个脸上涂了肥皂泡沫的人面貌进行还原,认定他极有可能就是净禅大师向王书记隆重推荐的张横。

    虽然,因为内裤哥事件涉及到了女儿,在韩秦阳知道了这事后,立刻采取措施,让所有网站删掉了有关不雅的照片,以避免影响到女儿的声誉。

    但是,韩秦阳对于张横这个人,却已是记在了心上。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却会在这样的情形下,与张横相见。

    刚才他之所以没一下子认出张横,只是因为当时太愤怒了,根本没在意眼前的年青人是谁。

    然而,被张横救治,此刻冷静下来,他已是立刻想起了有关的事情。

    “是的,韩伯伯,那天我确实就是在浣溪渡假村。”

    张横点了点头。

    “果然是你!”

    韩秦阳眉毛微微一凝,脸色变得有些难以喻意。

    原本以为,当日在渡假村的时候,自己的女儿与他相遇,只是一个巧合。

    那知,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事情并不这样简单,女儿竟然带他回到家里来了。

    心中想着,韩秦阳目光望向了一边的高建华。

    “老板,我到外面看看,华老是不是来了。”

    高建华会意,那里能不知道自己这位首长的心思,连忙找了个理由退了出去。

    说着,他已走出了书房,并轻轻地把门关上。

    顿时,书房里只剩下了韩秦阳父女和张横。

    “小蕾,你现在可以说了,为什么带张横来家里?”

    韩秦阳目光转向了女儿,神情变得肃然起来。

    对于女儿与张横的交往,以及今天未经自己同意,便带他来家里,甚至还让张横进入了自己的书房禁地,韩秦阳心中充满了狐疑,他是必须把事情都弄个清楚。

    这也是他的为人,做事绝不含糊。

    “我!”

    韩冰蕾娇躯一震,俏脸不禁一阵羞红,一时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次带张横回家,本就是想趁韩秦阳不在,以免引起误会。

    但是,事情就是这么不凑巧,偏偏给他碰个正着。

    韩冰蕾还真不知该如何向父亲解释。

    “韩伯伯,这次我来您家里,是来看风水的。”

    见韩冰蕾语塞,张横只好替她回答了。

    “看风水?”

    韩秦阳目光一凛:“为什么?是谁让你来给我家看风水?”

    “没有人让我来看,而是因为我看出你们家阳宅有冲煞。”

    张横不避不让,迎着韩秦阳的目光,淡淡地道:“韩伯伯,说句实话,小蕾的病以及您的病,都是因为受了你们家中阳宅的冲煞造成的。”

    “什么?”

    韩秦阳这回是真的无法淡定了,陡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你给我说个清楚。”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