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秘闻
    张横利用沉香制作的禅香,让正气歌中蕴含的力量显示了出来,震惊了韩秦阳父女。

    事实上,之所以可以用沉香显示正气歌中蕴含的力量,这还得说到一个有关唐太宗李世民的秘闻。

    禅香最常见的有沉香、檀香、丁香、肉桂、菖蒲、龙脑香、麋香,其中檀香是使用的最多的,至于沉香就很是珍贵了,而麝香一般人就根本用不起。

    不过,这么多材料制作的禅香中,其中沉香却是具有一些特殊的作用,那就是能显现某些神秘的力量。

    据净禅大师那本玄门秘闻的手抄本中记载,唐太宗李世民,在未登基前,就曾利用沉香的这一个特性,收买人心。

    当时李世民身为二王子,他意欲与当时的大王子争取王位。

    因此,李世民一直暗中收罗各地的人材,以辅佐己用。

    为了让这些收罗来的人材死心踏地,李世民也是想尽了办法。

    一次,李世民带着他的一众心腹游玩少林,当时李世民因为路途劳累,患了风寒。等到了少林寺,少林方丈大师看到李世民后,亲自给李世民制作了一种禅香,叫做:祈福香。

    李世民接过这禅香礼拜佛祖,结果这香气凝聚不散,在佛祖雕像前袅袅萦绕,形成了九五二字。

    这顿时让所有陪伴李世民上香的那些心腹个个心中大惊,却也是人人惊喜若狂,以为这是佛祖显灵,在向他们昭示天机。

    人们都知道,九五乃是至尊的称呼,只有皇帝才可以称为九五之尊。

    现在,李世民焚香礼佛,佛祖象前竟然凝聚出了九五二字,这岂不是就是在说明,这位礼佛的李世子,就是将来的九五之尊吗?

    至此事后,那些被李世民收罗的人材,个个死心踏地,为他夺取江山而誓死不悔,也终于帮李世民登上了九五之位。

    只是,李世民的那些手下却那里知道,这完全就是李世民与少林方丈串通表演的一场好戏。

    据玄门秘闻记载,当时的少林方丈就是李世民的一位支持者,而且,他也是玄门的佛家之人。

    在李世民上香前,他用深厚的玄门功法,在佛祖的象上,用清水写了九五两个字。

    因为是清水所写,这两个字在水干后,自然就没有了痕迹。

    但是,那两个字中,蕴含了方丈的佛法念力,却是凝而不散。

    当李世民点起沉香所制作的禅香,那两个隐去痕迹的字体,在沉香的作用下,就显示了出来。

    从而,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了一出佛祖显灵,预示九五之尊的好戏。

    事实上,这完全就是沉香的奇异作用,与佛祖显灵完全无关。

    张横此刻使用的方法,也正是与此类似。

    韩秦阳不是玄门中人,张横根本无法跟他说什么浩然正气以及玄门秘法等事。

    而且,以韩秦阳的性格,就算是张横磨破嘴皮子,也是很难让他信服。

    所以,张横只能使用这特殊手段,让正气歌里的力量自己显形。

    这样,比他说上一千句,一万句都管用。

    现在,望着韩秦阳那难以莫名的古怪神情,张横心里偷着乐,知道他如今就算不信也得信了。

    果然,微微沉吟,韩秦阳的脸上露出了怅然之色:“唉,我对不起晚亭。当年我不应该为了这幅正气歌不听你的话。”

    “唉!”

    韩秦阳说着,又是长长地叹了口气,神情也变得无比的落寞,他转向了韩冰蕾:“小蕾,父亲对不起你。”

    “父亲!”

    一边的韩冰蕾娇躯陡震,眼眸里不由刹那擎满了泪花,她终于叫出了多年未曾再叫的父亲两个字。

    “呃?”

    张横不禁眉毛陡地一挑,一时却是有些西里糊涂,不知道韩秦阳怎么会有这样的落寞,更不清楚,他怎么就向女儿道起歉来。

    “小横,你坐!”

    韩秦阳向张横招了招手,称呼也从原先的小子,变成了现在的小横:“谢谢你今天终于让我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没有你,只怕我到死都是执迷不悟。”

    说着,他向张横讲起了一段往事。

    韩秦阳刚才口中所说的晚亭,正是他的妻子唐晚亭。

    唐家和韩家一样,都是上京的世家,两家的老爷子都曾是当年共和国的开国元勋,两家联姻,自然是顺理成章。

    韩秦阳和唐晚亭生有一男一女,除了韩冰蕾外,还有个儿子。一家人最初的时候,关系还算和谐。

    但是,十多年前,自韩秦阳得到了那幅正气歌后,两人之间就出现了裂隙。

    一方面是韩秦阳受正气歌的影响,脾气越来越坏,另一方面,唐晚亭以及家里的两个孩子,也因正气歌的冲煞,身体出现了异常。

    唐晚亭是位细心的女子,家中所有人突然身体都有了异况,这让她似是想到了什么。

    于是,她就请来了一位阴阳风水大师。

    当时,唐晚亭请的就是江南冯家的上一代家主冯老先生,他便指出了家里的这幅正气歌有问题。

    然而,韩秦阳当时正是四十多岁最少壮的时候,年轻气盛的他那肯信冯老先生的话,认为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

    可是,唐晚亭却非常信任冯老先生所说的一切,就苦苦劝说韩秦阳,把这幅正气歌处理掉。

    最终,两人为此事闹得关系非常的紧张。

    唐晚亭一气之下,带着儿子离开了钱塘,回到了上京,从此,一家人就分成了两半。

    这样的关系一直僵持到现在,韩秦阳性格极为刚愎自用,这十多年来,他始终不肯认同自己最心爱的正气歌有问题,所以,双方的关系也就这么变得越来越冷淡。

    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的是:今天,张横再次指出了这幅正气歌有问题,而且,还当面给他证明看。

    在事实面前,纵然是韩秦阳心中一万个不愿,却也不得不相信张横,他花了无数心血所得到的正气歌,确实是有冲煞。

    想到当年的事,这顿时让韩秦阳心中陡然醒悟,他这些年确实是太固执,也是对不起妻子儿女,这才会向韩冰蕾道歉。

    “原来是这样!”

    张横眉毛微微一挑,这下却是恍然了。

    怪不得韩冰蕾与她父亲的关系会如此的冷漠,原来这其中还有这样的曲折。

    韩冰蕾的心之结,一半是受正气歌的浩然正气影响,激发了她体内的阴柔之气,让阴煞凝聚。

    另一方面,正是因为家里父母出现间隙,让她心情积郁。

    说到底,还是因为正气歌的原故。

    如果没有这幅正气歌,也许韩家就不会有如今这样的状况。

    一幅当年大儒文天祥的字画,不论其他,就以文化历史价值来说,也算是文坛一宝,却让韩家弄得全家不宁。

    也许,这也只能算是天意。

    不过,有关得宝招灾的事,其实并不少见。

    无论是民间传说还是玄门秘闻中,都有所记载。

    据说在北宋年间,有一位农民,在地里耕作时,挖到了一只玉蟾。

    那东西晶莹透彻,纵然是在大夏天,仍是透体冰凉,看起来无比的珍贵。农夫以为是掘到了宝,便立刻偷偷把它藏到了家里,谁也不肯告诉。

    然而,就在这只玉蟾被他藏到家里后,他家就出现了异状,家里的人身上竟然都生出了一个个红斑,甚至最后全身腐烂,痛不欲生。

    农夫大惊,带着家里人去看病,但医生却是一个个束手无策。

    眼看农夫家人全要死亡,就在一天,一个风水先生路过,看出了他家人的不对劲。

    当下,风水先生就问农夫,他是不是捡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一语惊醒梦中人,农夫这才想起自己从地里挖来的那只玉蟾。

    风水先生一看,便说他家人生病,完全是受了这只玉蟾冲煞。

    只要把这玉蟾丢掉,就可以治他的病。

    农夫本来还有些不舍,但看到家人痛不欲生的惨样,最后也不得不信那风水先生。

    于是,他把那只玉蟾交给了风水先生。那位风水先生倒也不食言,给他们家人治了病。

    果然,拿走了那只玉蟾,农夫家人的病全部治好了。

    此事被当成一个传奇故事流传到社会上,人人称奇。

    许多人以为,这是农夫无德无品,所以才会得宝而招灾。

    这就是所谓的天地异宝,有德者得之。

    而据现代一些专家的猜测,说是当年的那位农夫,所挖掘到的玉蟾,极有可能含有放射性元素,这才会让家人生怪病,全身腐烂,这与被放射性元素放射后的结果非常类似。

    但是,净禅大师记载的玄门秘闻中,却对此有详细的解释。

    因为,当年为那农夫治病的人,正是玄门阴阳家中的一位高人。

    按他的说法,那只玉蟾是一件法器,而且,是蕴含了极阴属性力量的法器。

    农夫之所以得到玉蟾后,全家人会生怪病,就是受到了玉蟾中所含极阴力量的冲煞。

    那位高人取走了玉蟾,断绝了冲煞源,农夫全家人这才能免去灾难。

    事实上,法器并不是随便那一个普通人都可以拥有,尤其是属性中极阳和极阴的两类法器,对普通人具有不可预测的危害。

    当年北宋时期的农夫如此,这次韩秦阳家也是这样。还真与所谓的有没有德,才能拥有异宝没什么关系。

    心中想着这些,张横却也是不禁无限的感慨。

    正心中寻思,这个时候,韩秦阳再次站了起来:“小横,有一件事我要拜托你。”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