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意想不到
    “小横,这幅正气歌留在我这里是个祸根,你就帮我把它处理掉吧!”

    韩秦阳挥了挥手,终于下定了决心。

    “啊,父亲!”

    韩冰蕾娇躯一震,脸色变得难以喻意。

    父亲竟然要把这心爱之物交给张横处理,这确实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但是,最重要的是:当年父母就是为了这幅字闹得很僵。如今,父亲愿意把它处理,这岂不是说,父亲已是用这种方式,在承认他自己的错误。

    这也等于是说,父亲终于醒悟,准备要与母亲合好了。

    一念及此,如何不让韩冰蕾心喜若狂?

    “韩伯伯!”

    张横心中也是一震,望向韩秦阳的目光变得异样起来。

    文天祥的正气歌,对于普通人来说,那是一件会影响到家运和身体的煞物。

    但是,对于张横来说,这无疑就是宝贝,它可是确确实实是一件法器。

    不仅如此,正气歌中蕴含的浩然正气,对张横的修练确实能起到帮助,至少可以让张横在修练时,绝不会再受任何邪磨的侵扰。

    “好了,你们去吧!我累了,要休息一下。”

    韩秦阳挥了挥手。

    “那我们就不打扰韩伯伯了。”

    张横也不佼情,当下搬来一张凳子,从墙壁上摘下了那卷正气歌。

    韩冰蕾也早从书房的书柜中拿来了一个檀香木制作的木盒,这就是当年盛放正气歌所用的盒子,把它装了起来。

    “韩伯伯!”

    走到门口,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我刚才虽然为您治疗了体内的阳火之毒,但是,您的身体这些年受阳火之毒侵蚀太甚,需要好一段时间的调理才行。因此,从明天起,我会每天过来给您施针。”

    “还有,韩伯伯,您楼下的那个葡萄架,对您也不怎么利,有那个葡萄架,做事总会绊手绊脚,所以,最好还是把它给拆了。”

    既然来了,还得到了正气歌这样一件宝贝,张横也不准备有所隐瞒,把韩家不利的地方全说了出来。

    “嗯!”

    韩秦阳点点头,却不再说话,直到两人离开书房。

    望着张横和韩冰蕾离开的背影,韩秦阳的目光变得莫名起来,口中喃喃地道:“小子,你千万别让老子失望啊!”

    韩秦阳之所以要把正气歌交给张横处理,确实就是有送他的意思。

    他也从女儿的神态中,看出了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不仅如此,想到张横在浣溪渡假村的表现,以及他事后的调查,他也感觉出来,这个年青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再加上张横今天为他治病,也算是救了他一命。

    所以,他才会对张横另眼相看。

    高建华一直守在楼下,没有韩秦阳的吩咐,他还真不敢随便进楼上来。

    看到张横和韩冰蕾下楼,高建华的眼眸不由陡地一凝,心中更是大震。

    他自然是立刻看出了张横手中所拿的木盒里装的是什么,那是首长最心爱的正气歌。

    天啊!

    首长视若珍宝的正气歌,竟然交给了这位年青人,这意味着什么?

    高建华望向张横的眼神已完全变了。对张横的态度中,也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几分谦卑。

    如果此刻有外人在,一定会被高建华的这副神情给震惊。

    不是吗?堂堂江南省公安系统一哥的大秘,即使是省里的一些领导都要客气地称他一声高秘,现在,却是对张横这个草根表现的如此的谦卑和恭敬。

    “高秘书,有点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张横很客气地与高建华打了个招呼,把自己这段时间每天要过来为韩秦阳施针的事说了一遍。

    韩秦阳做为江南省公安系统的一哥,可以说是真正的日理万机,他平时的工作时间,确实是有严格的时间安排。

    所以,为他施针的事,的确需要与高建华这位秘书商量,以便能安排出时间来。

    “好的,张老弟,首长每天下午的时候,会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我看这个时间段你是不是方便?”

    高建华思索了一下,立刻给出了答案,但却是用问询的语气,姿态放得很低。

    “这个没问题。”

    张横点点头。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

    高建华更加的客气了,与张横握了握手:“那就一切拜托张老弟了。”

    “还有,我看我痴长几岁,你也不用那么生疏叫我高秘书,就叫我一声老哥吧。”

    高建华目光迫切地望向了张横。

    “哈哈,恭敬不如从命,那以后就叫你一声老哥了。”

    张横那里能不明白这位高秘的意思,这是人家有意想结交自己,他自然不会拒绝高建华的好意。

    “哈哈,这才对,张老弟。”

    高建华很是开心,两人的手紧紧地握了一下,神情变得更亲热起来。

    送张横走出省府大院,韩冰蕾这回并没有直接回她的那个住宿,而是再次回到了韩秦阳这里。

    今天,父亲的心意终于改变了,这让她看到了父母和好的希望。她的心情也是难以莫名。

    这些年来,虽然因为受正气歌的冲煞,她体内阴煞积聚,从而让性格变得冰冷。

    但是,在内心的深处,她也是渴望着全家人其乐融融地生活在一起。

    现在,这一切总算有了希望,而这都是张横所带给自己的。

    一时间,望着张横离开的身影,韩冰蕾的眼眸里浮起了一抹难以喻意的东西。

    此刻,张横的心情却也是有些激动莫名。

    怀里揣着一卷儒家先贤文天祥亲手所书的正气歌,感受着它散发的那股浩然正气,体内的巫力似乎都引起了共鸣,在轰然激荡。

    张横现在也有些迫不急待,想细细研究这卷正气歌。

    回到群居楼,已是中午的时候,张横根本没有心思吃饭,随便弄了两包方便面充饥,西里哗啦吃完,就小心翼翼地拿出了那卷正气歌。

    心念一动,意识已缓缓地探入正气歌中。

    嗡!脑海一阵嗡鸣,一幕奇异的影像浮现在了张横的心底。

    只见一位高冠羽衫的男子,手握狼毫,正疾书怒舞,一个个闪烁着奇异光芒的文字,在他的笔端龙飞凤舞,仿佛是具有了灵性。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张横喃喃着,脑海中却是轰鸣如雷,那一阙正气哥的词句,每一个音节,都仿佛是霹雳一般在响彻。

    与此同时,一种无比玄妙的意境丝丝的溶入了张横的心神,让他的心灵轰然巨震。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眼眸陡地亮了起来,心中的激动已是无以复加。

    出现在意识中的影像,正是当年文天祥用毕生功力书写这正气歌的情形,现在却是如同烙印般印在了张横的神魂里。

    这种意境,溶合了文天祥这位儒家先贤一生的精华和感悟,如今却是全部便宜了张横。

    对于张横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崭新的体验。尤其是他所学的是天巫传承,本身所擅长的是医卜星相,对于儒家的书**底,其实是最薄弱的一环。

    然而,天巫传承中许多时候需要用到符篆,而符篆的基础就是儒家的书法。

    现在,有了当年先贤文天祥一生的感悟,却是让张横开启了另一个书法世界的大门。

    不仅如此,正气歌中蕴含的那股浩然正气,也如同是涛涛的洪流,缓缓地洗涤着他的心神,让他的神魂中渐渐的散发出了一缕奇异的光芒。

    这正是一缕蕴含在正气歌中的先天浩然之气。

    不知不觉,张横整个人沉浸在了这种奇妙的感觉里。

    轰!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横陡地睁开了眼来,眼眸里暴射出了一抹精芒。

    此刻,再看张横,似乎与先前又不同了,多了一种凛然的正气,俨然间,便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

    得到正气歌,溶合了当年文天祥的一生感悟,张横的修为虽然没有进阶,但是,他的气质中却已多了那种凛然的正气,体内的巫力也似被粹练了一遍,变得更加的精炼。

    “哥们这回又是捡到宝了。”

    细细地感受着自己的变化,张横心中惊喜莫名。

    有这正气歌浩然正气力量的洗涤,自己今后的修行,将会事半功倍,完全不必怕有邪魔侵扰的时候。

    正心中激荡,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是,当张横接起电话,听到话筒里的声音,神情陡地变得无比的古怪:“啊,怎么是你?”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