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醉酒迷情
    “嘻嘻,我毕业后就在金川园林公司工作啦!”

    陆晓萱咯咯笑道:“现在每个月就几千块,嘻嘻,老同学,我看你倒是发迹了哟,刚才看你开的车都是几百万的陆虎越野,你可得多关照一下我这个老同学哦。”

    陆晓萱妩媚地笑着,那对勾魂夺魄的媚眼,娇嗔地瞟向了张横。

    “哦,金川园林公司?”

    张横一怔,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金川园林公司他自然听说过,因为,这个公司正是朝百万的那个大儿子朝平川在省城的花木公司。

    而且,玉皇山后面的山林,就有金川园林公司的苗木基地,金川园林公司在省城的办公地点好象就在那儿。

    这让张横的心里猛地一突,似是想到了什么,望向陆晓萱的眼神也变得异样起来。

    “怎么啦?”

    见张横神情有异,陆晓萱嗔怪地道:“是不是说要你关照,你不愿意啦?”

    “呃,不是了。”

    张横终于回过了神来:“晓晓说笑了,那里会不愿意,我的那辆车子,是公司的,我只不过今天临时借来开一下。”

    “是吗?”

    陆晓萱满脸的不信。

    “嗯,当然是真的。”

    张横点点头。

    “好啦,好啦!”

    陆晓萱举起了手中的杯子,晃了一下:“不说这个啦,来喝酒,难得老同学见面,今天陪我好好喝几杯。”

    说着,她一仰脖,把杯里满满的一杯葡萄酒喝了个精光,还把杯子倒过来,示意她喝的一滴不剩。

    张横的眉毛却是不由微微地挑了起来,望向陆晓萱的眼神更加的异样。

    张横还记得,陆晓萱以前是不喝酒的。

    当年在毕业的时候,大家一起聚餐,她就因为被人灌了几杯啤酒,醉得路都不会走了,最后还是张横和马萍儿一起送她回去的。

    然而,现在的陆晓萱,竟然把一大杯葡萄酒就这么喝了下去,完全象是个没事人一样。

    如今的陆晓萱,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变得让张横几乎认为是换了一个人。

    心中有些莫名,张横却也不能扶了陆晓萱的意思,也拿起了杯子,喝光了杯中的酒。

    “嘻嘻,张横,来,再喝一杯。”

    陆晓萱拿起了酒瓶,再次为两人倒满:“我们好几年不见了,今天你一定要好好陪我喝几杯。”

    说着,也不等张横说话,又咕咚咕咚地把杯里的酒喝了个精光。

    两杯下肚,陆晓萱的那张脸上,浮起了异样的红晕,那对原本就水灵灵的大眼睛,也变得更加的妩媚。

    她站了起来,走到了张横身边,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嘻嘻,张横,说实话,在学校的时候,我和马萍儿两人都喜欢你。”

    “呃!”

    张横一愣,他还真没想到,陆晓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嘻嘻,告诉你也不要紧。”

    陆晓萱目光有些迷离,也不知是真的有些醉了,还是张横让她勾起了往事:“我和马萍儿有个约定,我们两个都喜欢你,就相互竞争,看到底谁能争到你。”

    “只可惜,后来你辍学了,我和马萍儿却都考上了大学。”

    陆晓萱的语气变得有些哀怨起来:“所以,最后我们的那个约定,也就不了了之啦!”

    “可是,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着我们当初在学校里的情形。”

    陆晓萱幽幽地道:“那时你和马萍儿同桌,我就坐在你们的后面,你常常帮我们解题。你那时的脑子真好使,我和马萍儿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你已是能用好几种方法解出题来了。”

    “那时,我和她真是把你佩服得不得了。”

    陆晓萱似是呢喃般顾自说着,身体已靠到了张横的身上,一只手也搭到了张横的肩头。

    顿时,一股女子的悠香传来,张横的心不禁一颤。

    “晓晓,你有点醉了。”

    看到陆晓萱又要倒酒,张横连忙阻止,想劝她不要再喝。

    “嘻嘻,我没醉,这点酒,那里能醉倒我呀!”

    陆晓萱伸手拍落了张横伸过来阻止的手,嘻笑着又倒了一杯,咕咚咕咚地再次喝了个精光。

    “张横,你知道吗?”

    陆晓萱的眼神变得更加的迷离,声音也似乎变得梦幻般飘乎起来:“我和马萍儿真的好为你可惜,你这样的好成绩竟然都没去考大学。我和她甚至当时都决定了,要是你们家困难,没钱供你上大学,我和她愿意出钱让你去读大学呢!”

    “可惜,你还是没去读,所以,我们那个计划也就落空啦!”

    陆晓萱摇头叹息。

    “晓晓!”

    张横的心头却是陡地一震,神情也刹那变得难以喻意的莫名。

    今天陆晓萱所说的话,都是以前张横所不知道的。

    虽然,在学校的时候,他确实是可以感觉出来,陆晓萱与马萍儿两人,对自己很有好感。

    但是,他还真没想到,两女之间,竟然会有这样的约定。

    不仅约定了要竞争自己,而且,还为自己以后读大学都做了准备。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心中震动?

    “唉!”

    陆晓萱又是叹了口气,突然拿过了整瓶的葡萄酒,嘴对着嘴,咕咚咕咚地灌了起来。

    “晓晓,你不要!”

    张横大惊。

    现在,就算他是傻瓜,也看出陆晓萱今天有些不对劲。

    貌似两人见面,没说上几句,陆晓萱就开始自己猛灌酒。

    这怎么看也不象是老同学见面时应该有的样子。

    那么,她今天这是怎么了?

    张横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还有,自己与她好几年没有联系,怎么她今天就会突然找上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好象都有些不同寻常。

    张横一时还真有些猜不透陆晓萱的意图了。

    好不容易把酒瓶从陆晓萱手中抢了过来,但酒瓶里的酒也已被她喝得差不多了。

    “张横!”

    陆晓萱这回显然是真的醉了,她突然一把抱住了张横,整个人往他怀里软软的瘫倒,嘴里更是喃喃地念道着:“要我,张横,要我!”

    “啊,晓晓,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

    张横大惊,心中的那个疑团更甚。

    一个与自己已好几年没有联系的老同学,纵然是以前对自己有好感,但无论如何,也不会一见面,就会想要献身给自己吧?

    这其中到底有着什么蹊跷?

    然而,张横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他们包厢里发生这怪异一幕的时候,此时此刻,在这包厢旁边的另一间包厢里,一个男子正阴厉地站在那儿,眼神怨毒而仇恨。

    在他的面前,有一台电视机,上面的画面赫然正是张横所在那个包厢里的情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