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逼不得以
    “张横,要我,张横,要我!”

    陆晓萱喃喃着,整个人挤入了张横的怀里,似是要把自己溶入张横的身体。

    软玉在抱,温香入怀,张横的心一阵狂颤,鼻间满是少女的幽香,眼眸里都是陆晓萱那充满某种渴望的眼神,张横还真有种无法抑制的**。

    但是,他毕竟不是普通人,尤其是心中那个疑团让他难以释怀,他那里能就这么西里糊涂与陆晓萱乱来。

    “晓晓,你醒醒!”

    张横深深地吸了口气,陡地手指一点,就点在了陆晓萱的眉心上。

    “阿!”

    陆晓萱娇躯剧震,那迷茫的眼神也陡地有了一丝清醒。

    下一刻,陆晓萱却是发出了一声惊呼:“啊,张横,我,我,我……”

    张横的那一指,蕴含了巫力真元,把处于醉酒中的陆晓萱点醒了大半。

    但是,清醒过来的陆晓萱,却是被她自己的行径给吓着了。

    此时此刻的陆晓萱,情形确实是有些不堪,不但身体象八爪鱼般缠住了张横,整个人都挤在了他的怀里。

    而且,陆晓萱身上的衣服,本就只是一件吊带小背心,现在更是几乎滑到了肩下,上半身完全都要**了。

    如此的不堪,如何不让陆晓萱羞愧难当?

    “晓晓,你到底是怎么了?”

    张横轻轻地为陆晓萱拉起了滑到肩下的吊带小背心,语气变得柔和起来,神情却是肃然一片。

    “我,我,我……”

    陆晓萱仍是我我我的我不出个所以然来。

    紧接着,她却是哇地一声,捂着脸哭了起来。

    “晓晓,没事,有什么你尽管对我说!”

    张横轻轻地拥住了陆晓萱,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肩头上,一边轻轻地扶着她的柔肩,一边安慰道。

    说着,张横突然似是发现了什么,陡地神情一凛,猛然站了起来:“卑鄙!”

    说话间,张横手指轰然一弹,一股劲风朝着前面的墙壁急射而去。

    啪!

    墙壁上一个东西应声而落,却正是一个摄像头。

    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起来。

    大酒店的包厢里,是绝不会安装摄像头的。如果有这玩意,客人的**不就是要全部被暴露?

    要知道,许多时候,无论是生意场还是官场,交易就是在吃饭的当口完成。因此,酒店的包厢,无疑就是最需要被保护的**之地。

    如果有摄像头,谁还来吃饭?

    所以,这包厢里的摄像头,绝对不是酒店安装的,而是有人存心为了某件事而设置。

    甚至张横可以立刻断定,安装这摄像头的人,目标就是自己,貌似此事也应该与陆晓萱有关。

    心中想着,张横目光望向了陆晓萱。

    “张横,对不起!”

    陆晓萱此刻也已看到了张横打落的摄像头,脸色大变,呜呜呜的哭得更加的伤心起来:“我,我,我是逼不得以,我对不起你。”

    “靠,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

    旁边的包厢里,当这边的摄像头被打落,电视屏幕上顿时变成了一片噪杂的雪花。

    那个男子吓了一跳,却也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破口大骂,脸色阴郁之极。

    “晓晓!”

    张横摇了摇头:“我没有怪你,我知道你不会害我,但是,请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横耐心地安慰着。

    他可以感受到,怀里的陆晓萱身形在剧烈的颤抖,显然,此时此刻的陆晓萱,心情也是无比的惶恐。

    从今天陆晓萱异常的表现中,从她如今巨大的改变中,张横也已感觉出来了,这些年,在她的身上,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否则,以前那个清纯可爱的陆晓萱,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更不会与自己多年不见,就一见面要与自己做那种事,想限害自己。

    所以,张横并没有责怪陆晓萱,而是耐心地安慰着她,想弄清她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横!”

    好久好久,陆晓萱终于有所平静了下来,她泪眼婆娑地望着张横,脸上露出了难以喻意的悲切:“我对不起你,这都是朝平川指使我做的,他给了我十万块,要我与你做那事,然后,然后……”

    陆晓萱说不下去了,羞愧地低下了头。

    “果然是他!”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凛,神情中也现出了愤怒的神色。

    陆晓萱虽然没说出后面的话,但张横却也已明白了她的意思。

    一旦自己真的与她做了那事,只怕都会被那个摄像头给拍下来。

    那么,这就是自己的一个污点,对方就可以拿这视频来威胁自己。

    “卑鄙!”

    张横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两个字,心中一团怒火已轰然蒸腾。

    “张横你知道吗?”

    陆晓萱声音哽咽:“这几年,我家里发生了很大的变故,不但我母亲生了重病,而且,我父亲也因为要为母亲治病,挪用了村里的钱,几乎要被抓去坐牢,最后虽然陪了钱,没有进去,但我家里已是……”

    陆晓萱原本平静下来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呜呜呜地哭泣着,难以自己。

    “晓晓!”

    张横爱怜地轻抚着她的柔背,心中一阵酸楚。

    张横自然也是知道以前的陆晓萱家里的情况。

    陆晓萱的家在白洋村,与白马山村是邻村,彼此就隔了一个山头。

    陆晓萱的父亲原本是村里的村主任,家里条件还算是可以。

    只是,张横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与她没有联系的这几年,她家里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陡地,张横似是想到了什么,神情又是一凛:“晓晓,我想问你,你母亲生病,还有你父亲出事,是不是在你家门前那条路造好之后?”

    “啊,什么?”

    陆晓萱一怔。

    她一时没弄明白张横的意思,不知道张横怎么就把话题转到她家门前造路的事上去了。

    不过,见张横严肃的神情,陆晓萱还是仔细地想了想,脸色却是陡地一变:“啊,张横,你怎么知道的?”

    陆晓萱确实是吃惊了,因为,细细想来,自家母亲生病,父亲贪污村里的钱,竟然真的都是发生在自家门前的路造好后。

    这顿时让她也意识到了什么。

    “晓晓,别担心,你家里的情况,都是你家阳宅受到风水破坏造成的。”

    张横道:“所以,你母亲的重病,你家里的情况,只要风水改过来,仍然会好转的。”

    “啊!”

    陆晓萱娇躯一震,一时呆在了当场。

    “咚!”

    这个时候,突然门被人踢开了,一个男子恶狠狠地一脚踹门走了进来,神情凶狠之极。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