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道地三角煞
    “啊!张少?”

    朝平川这回是真的惊呆了。

    他做梦都不会想到,龙翔酒业的少总,竟然会叫张横张少,看他们的情形,貌似关系那是铁的不行啊!

    不仅是他,站在张横旁边的陆晓萱也是娇躯剧震,整个人呆在了当场。

    她虽然不认识汪经伦,但龙翔酒业的名头却如何没有听说过。

    可是,堂堂龙翔酒业的少总,竟然与张横如此的熟络,这完全出乎了她的想象。

    “汪少,你还跟我客气什么。”

    张横与汪经伦打了个招呼,脸色却是变得难看起来,手指一指地下的那个摄像头:“汪少,你看这东西,就是这家伙私自安装在这里的,他想偷拍我。”

    “什么?”

    汪经伦的神情刹那变得阴厉无比,目光猛然望向了朝平川:“靠,小子,你敢在本少的地盘上玩阴的,看来,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啊,汪少,我,我,我……”

    朝平川这回是真的吓坏了,结巴着那里还说得出话来,额头上顿时汗如雨下。

    他这次在大富豪安装摄像头,自然是买通了这里的服务人员。

    但是,他那里会想到,张横竟然与汪经伦是哥们。

    现在,张横更是把这事给捅了出来。

    “这回糟了!”

    朝平川暗叫不妙。

    果然,还没等他做出任何的解释,汪经伦已是怒吼道:“妈的,保安,把这家伙给我抓起来,先打一顿,然后给我送派出所,查查他到底是什么目的,竟然敢在我们大富豪偷偷安装摄像头。”

    汪经伦大怒,他又不是傻瓜,早就看出眼前这个家伙与张横不对头。

    他原本就准备收拾朝平川,此刻抓到了把柄,那里还会客气。

    “啊,汪少,我,我,我……”

    朝平川大骇,拼命地想解释。

    但一切都迟了。

    一大群保安冲了过来,象拖死猪一样,把他给拖走了。

    外面传来了杀猪般的惨号声,那些保安那里会对他客气。

    有汪经伦的吩咐,朝平川今天自然是要被脱层皮,还得去派出所好好交待交待。

    “张少,要不去我那儿坐坐?”

    望望包厢里的情形,看看那还没有吃过多少的酒菜,再看看张横身边哭得梨花带雨的陆晓萱,汪经伦很识趣地问道。

    “汪少,你忙你的,我与我的这位朋友还有点事要说。”

    张横摆了摆手。

    “好,那我就不打扰张少了。”

    汪经伦眨了眨眼,做了个会心的微笑,手一挥,把所有人都赶出了包厢,出门时还为张横把门给带上了。

    “晓晓!”

    见包厢里没有了人,张横目光望向了陆晓萱:“没事了,我们好好聊聊。”

    “嗯,张横!”

    陆晓萱乖巧地点了点头,望向张横的眼神满是异样。

    见识了张横收拾朝平川,如今的陆晓萱,望向张横的眼神完全不同了。

    她现在已真正的明白,眼前的张横,已不再是以前那个连大学学费也交不起,不得不辍学的那个穷学生。

    “张横,对不起!”

    望着张横,陆晓萱的脸上又浮起了愧疚的神色,她咬了咬樱唇:“不过,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没有骗你。”

    “嗯,晓晓,我知道。”

    张横神情一阵莫名。

    他自然明白陆晓萱所说的刚才那些是指什么,应该是指她与马萍儿的那个约定。

    这顿时让张横心中很不是滋味。

    当年的陆晓萱,那个清纯可爱的女子,现在竟然成了这副样子。

    “张横!”

    陆晓萱深深地吸了口气:“你刚才说我家的风水有问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家风水肯定是被你家门口造路时给破坏了。”

    张横点了点头。

    陆晓萱的家里,当年张横是去过的,因此,也记得她家里的地理环境。

    正是因为听她说起了家里的变故,这才猛然想了起来,她家的变故,极有可能是与风水的破败有关。

    张横记得,陆晓萱的家原本在白洋村的村口,门前有一大片平地。

    在江南一带,门口的平地被称为道地。

    只是,几年前,白洋村进行村路改造,一条村机耕路正好从她家门前穿过。

    由于造路的关系,她家的道地,被路占去了一半,原本长方形的道地,成了一个三角形的面积。

    以前的张横不懂风水,自然不会明白这对她家的阳宅风水会有什么影响。

    但是,如今的张横,得到了天巫传承,却是立刻想到了这一情况对陆晓萱家的影响。

    天巫传承有言:门前道地成三角,家居阳宅必不妙。冲煞难免家财破,久居得防人丁少。

    这句谒语的意思是说,如果家居门前的道地,是三角形,这是凶煞的表现,因为,三角形三个角,会损财损气损人丁。

    住在三角形道地的阳宅里,不但会破财得病,还会人丁不旺,这自然是极不好的风水冲煞,有一个专有的名称,叫做三角煞。

    道地是门口的出气场所,如果把阳宅的门户比作家居的咽喉,那么,道地就是家居的脸面。

    脸面破损了,那里还会有什么好结果?

    “那怎么办?张横!”

    陆晓萱有些急了。

    “晓晓,别急,等我下次回家,就给你家里去看看。”

    张横安慰道:“你放心,我一定可以帮你们家改过来的。”

    虽然记忆中陆晓萱家的环境在脑海中还算清晰,不过,风水这事却是马虎不得,到底要怎么样来扭转陆晓萱家被破坏的风水,张横确实是要到她家里实地再去看过再说。

    “那就谢谢张横你了。”

    陆晓萱满脸的感激。

    “晓晓,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

    张横目光望向了陆晓萱。

    她原本在朝平川的公司工作,现在,与朝平川闹翻,自然是回不去了。

    所以,张横要问问她今后的打算。

    不管怎么说,陆晓萱都是因为自己的事,才弄成这样。

    “唉!”

    陆晓萱的脸色顿时变得黯然下来:“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没地方去了。”

    陆晓萱是住在金川园林公司的住宿里。现在,她自然是不可能再住到那里去。

    而且,在省城,她想要找个临时住处,人生地不熟的,还真不知道该去哪里。

    所以,此时此刻的陆晓萱,心中确实是有些无助。

    “没事,我来给你安排吧!”

    张横挥了挥手,安慰道:“以后你也不必怕朝家,他肯定要完。”

    张横的眼眸里射出了凌厉的光芒,神情也变得肃然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