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冤家路窄
    “小子,你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车啊!”

    后面那辆车的驾驶员身高有一米八零左右,身材很是魁梧,他一走下车来,就毫不客气地怦怦拍了几下前面王馨兰的别克,怒声喝道。

    这家伙虽然穿着一身得体的名牌服饰,开的又是一辆汉马越野,看起来确实是很有那种高大上的气场。

    但是,他的行径却很是野蛮,一副二世祖的模样。

    事实上,这人还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名叫平山,正是这西城区公安分局局长平振南的儿子。

    现在的平山心中确实是有些恼火,今天他来分局办点事,带着新交的女朋友遥金魅。

    那知,在分局门口,却差点被前面的车子吃个屁。

    这本来就让他心情有些不好。

    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就在刚才,他身边的遥金魅告诉他,前面车子里的那个男的,曾经欺负过她。

    这还了得,平山的一团怒火顿时被撩了起来。

    他也不问遥金魅与前面男子的过节,就准备出来为他这位新交的女朋友出口气了。

    “啊呀,你想干什么?”

    突然被人拍车子,正在打火的王馨兰吃了一惊,连忙回头惊问道。

    “哦!”

    看到前面的驾驶员是个女子,而且还是个如此美貌的漂亮姑娘,平山不由一怔。

    不过,眼角瞄到后面自己车里的遥金魅,正一脸哀怨地望着自己,他总算回过了神,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妈的,怎么开的车,还有你,一个大男人死皮赖脸地坐在一边,想当小白脸啊。”

    他的茅头指向了坐在副驾驶的张横,这本来就是他出来挑衅的目标。

    “怎么,想找事?”

    张横眉毛陡地一挑,目光凌厉地望向了平山。

    他根本不认识平山是谁,自然也不会怕这家伙。

    “哟呵,小子,嘴还这么硬,信不信本少给你几个嘴掴子。”

    平山还真愁找不到借口,此刻张横说话,正好给他抓住了话头,立刻怒喝起来。

    “而且,刚才你这破车突然熄火,差点让小爷的车吃了屁!这帐又该怎么算?”

    平山是存心找碴,怦怦怦地用脚踢着别克的车门,厉声喝道:“要是真的让小爷的车撞了,你这辆破车就算是卖了,也陪不起小爷的修车费啊!”

    一边叫嚣,这家伙的气焰更上来了,脚上踹车的力道也更加的凶猛了。

    “你想干什么?”

    王馨兰终于忍不住了,朝着车外的平山叫道。

    人家不当这别克是一回事,但王馨兰可当这车是自己的宝贝,自然不能让平山这样肆意地踢车。

    “哟呵!美女,这么厉害!”

    平山顿时象受了刺激的公鸡一样,陡地发起了脾气,一根手指几乎指到了王馨兰的鼻子上:“要不要本少教教你怎么做人。”

    “你!”

    王馨兰一滞,她还真没有遇到过这样蛮不讲理的人。

    而且,她本是个性格温和善良的女子,还真是很少与人争执,一时间,委屈的都想哭了。

    “拿开你的狗爪子。”

    啪的一声,平山的手被张横一巴掌打了开去,张横脸色难看地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这个家伙竟然走上前来故意挑衅,甚至还羞辱王馨兰,张横就算是最好的脾气,也是忍不下去了。

    “大哥哥,这个坏人好凶!”

    车里的黑妞,被车外平山的野蛮给吓着了,不由小脸一片煞白,紧紧地抱住了他哥哥郑虎的胳膊。

    “黑妞,没事!”

    张横安慰了一句。

    原本今天是来为黑妞办户口的,自己还真不想多事。

    但是,看现在的情形,貌似眼前这家伙是存心找碴,就算自己忍让也都没有用。

    那么,这事估计还真不能就这么算了。

    心中想着,张横朝一边的郑虎使了个眼色:“嗯,郑虎兄弟,你带黑妞先进分局,我们等会进来。”

    郑虎默不作声地朝几人望了一眼,终于点了点头,拉开了车门,带着黑妞走了出去。

    郑虎与张横现在还不熟,虽然看出后面车子的人有意挑衅,但他也不想参和这事,更是不愿让黑妞看到他们的冲突。

    等会若是真是打起架来什么的,确实是对黑妞的影响不好。

    所以,郑虎倒也同意张横让他先带黑妞离开的意见。

    “大哥哥,我们一起走!”

    黑妞却还有些不放心张横,急忙道:“这坏人好凶!”

    “没事,黑妞。”

    张横摸摸她的脑袋:“你看,前面就是公安局,坏人都怕警察叔叔,所以,黑妞不用怕,大哥哥没事。”

    “嗯,大哥哥!”

    黑妞毕竟还是孩子,而且在她幼小的心灵中,对警察叔叔还是无比信任的,所以,看到前面的公安局门口,果然站着站岗的民警,顿时小脸上露出了喜色:“大哥哥,要是坏人敢欺负你,就叫警察叔叔抓起来。”

    说着,朝车外的平山扮了个鬼脸,挥起小拳头狠狠地甩了甩:“坏人!你小心!”

    “草!”

    被一个小孩子给鄙视了,平山差点气结。

    不过,他把这股怨气,全发到了张横身上,脸色刹那变得狰狞无比:“小子,今天让你知道本少的厉害。”

    “阿横。”

    王馨兰又惊又怕,想拉住张横。

    但是,她身形刚动,不由陡地一僵。

    因为,这个时候,她也看到了从后面车子里走出来的遥金魅。

    此时此刻,遥金魅双手抱胸,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冷冷地瞄着王馨兰和张横,神情中却满是怨毒。

    上次在奔腾四s店,被张横狠狠地摆了一刀,不但让她的男朋友输了一辆别克,最后更是让她男朋友恼羞成怒,把她给一把甩了。

    不仅如此,当遥金魅发彪的时候,却是当众撕破了衣服,几乎在那么多人面前来了一回裸展。

    此事,可以说是遥金魅有生以来的奇耻大辱,早把张横和王馨兰两人恨到了骨子里。

    不过,说来这位遥金魅确实也是有手段,刚被长有德甩了,就又爬上了一根高枝,认识了平山这位官二代,还与他交往了起来。

    今天,竟然在这西城区公安分局的门口,意外地遇到张横和王馨兰,遥金魅那里肯放过他们,她自然是要教唆平山为她出头。

    此刻,望着一脸愤怒的平山,再看看惊惶的王馨兰,遥金魅的心中无比的畅快,嘴角浮起了一抹阴冷而怨毒的笑意:“你们这对狗男女,今天看你们怎么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